伊大东亚系及研究中心联合声明:谴责针对亚裔的暴力行为

伊大东亚及太平洋区域研究中心主任与伊大东亚语言文化系主任近日代表各自部门发表联合声明,谴责针对亚裔的暴力行为。联合声明原文如下:

CEAPS/EALC Joint Statement

Dear CU Champaign Chinese Community,

A recent rise in anti-Asian violence has heightened awareness of the importance of inclusion and diversity of the Asian-American community and the community at large. The Center for East Asian and Pacific Studies along with the Department of East Asian Languages and Cultures appreciates the support that has been shown to our units from the University and the community. We condemn any threat or violence based on one’s race, ethnicity, identity, religion, or national origin. We are committed to diversity, inclusion, and intercultural learning through teaching, research, and public engagement based on the history and fundamental values of humanity. We stand in solidarity with all of you that have reached out and sent messages to us.

For background and resources please visit:

Office of the Vice Chancellor for Diversity, Equity & Inclusion

The Bias Assessment and Response Team (BART) Bias-Motivated Incident Reporting Form

Stop Asian American and Pacific Islander (AAPI) Hate

With kindness,

Misumi Sadler
Director, Center for East Asian and Pacific Studies

Chilin Shih
Department Head, Department of East Asian Languages and Cultures

More info: https://emails.illinois.edu/newsletter/558441415.html

十一月三日,我、你、她/他

I voted, and you?

November 3rd, 2020, make your voice heard, and be nice to others.

I Voted, photo: Dan Smith, Champaign resident

我投票了,你呢?

十一月三日,发出你的声音,并请善待他人。

对十一月大选前后时局动荡的担忧,对伊州病毒新增感染人数创全美第一的焦虑,以及对国运及民生的祈愿:一张清新的纸,放上简单的一朵花,一切尽在不言中。

制图:冯岚,香槟

尊重并善待所有的生命

疫情记忆系列:新泽西高地公园

文| 盖蕾

6月8日 晴 周一

美国新冠确诊人数近200万,四分之一治愈,11万多死去。新泽西的确诊人数明显下降,高地公园六月以来已经出现新增为零,身边的部分朋友开始如常的出行和锻炼。当然,遵照地方政府的提醒,大多数人还是自觉佩戴口罩出门。

大家好像不再关注这些数字,各地的游行示威以及警民之间的各种形式的互动成为热点。家长群里,党派争论和不同的观点立场也纷纷呈现。朋友圈里,开始有人因为支持和反对的不同而退群或者互相拉黑。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 and the Remaking of World Order by Samuel P. Huntington——当年为完成作业读过的书,再度跃入视野。

矛盾和冲突,无处不在,无时不有,现在汇聚到一起,被一个导火索点燃。平日里察觉或者未察觉的这些矛盾和冲突,正在改变我们的命运。由此,也许很多人也正在借助他人的力量,来撕裂般地更多地了解自己。

有哲学家认为,决定一切的,往往并不是事物本身,而是我们看待事物的方式。如同我们评价一个人做的一件事,因为对此人了解的深浅圆缺有别,往往得出不同的甚至相左的结论。有时候甚至会忽略客观事实,仅凭情与理之间的动摇,就决定了正确与错误,而意识不到,这情与理的动摇,并非是正确与错误的摇摆,而是一种理智与非理智的徘徊。按照这样的说法,这世间的正确与错误都可以用理智与非理智来判断吗?那理智的错误和非理智的正确存不存在呢?怎样才能做到理智?法律和道德在规范理智上起着怎样的作用?…… 这些问题很烧脑,但眼前的变化不得不让人们不断地地思考,并尝试用目前人类独有的智慧解决面对的问题。权且让我们根据历史的回望和对比,乐观一点看待我们人类逐步提升的解决诸多问题的能力吧。

由于近些年中美之间游走的经历,我深知有效沟通的重要性。虽然我们深处信息爆炸的时代,但也正是因为信息量太大,增加了我们选择的困难,反而局限了我们对事物的客观公正的认知。有时候外围的误导我们认识事物的信息,往往比接近事物本质的核心信息更多地充斥我们的周围,信息渠道的选择越来越重要。因此也有人认为,现在影响我们认知的是传播信息的媒体。而当我们环顾四周的时候,已经有这么多的他媒体自媒体第N方媒体…… 所以,经常会听到这样一句话:Build Your Community! 这种构建,也许应该包括信息渠道选择的构建。当然,这种构建应该首先遵循客观公正的标准。建立在彼此认为的客观公正且来源相似的共通信息基础之上的沟通,应该才算是比较有效的沟通吧。

涵姐曾经给自己定位为中美文化的小桥梁,她主要的课外活动,不是去参加各项比赛给自己加分,而是动员身边力量,通过各种方式传播中华文化,比如居住到哪里,就积极参与或者举办春晚,也积极参与居住地本社区的各种文化活动。我们这座小桥,希望身边的人能通过她,更多地了解中国,喜爱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我坚定不移地支持她。希望更多身边的人也成为一座又一座大大小小的桥梁,把这八方四水无障碍地联通起来!

6月1日 晴 周一

一早起来,看到朋友传来一张十年前的旧照片。照片是跟老同事一起带着孩子出游的时候,八岁的涵姐和闺蜜以及一位大哥哥在一起玩的留影。三个孩子十年前的笑脸,如今隔着屏幕再次把欢乐传递出来,满屏洋溢着童年的味道。现在,照片中的三个孩子,一个在纽约做医生,已经升级为爸爸,另外两个也步入和即将步入大学生活。

今天是国内的六一儿童节,但美国这边的朋友很少有庆祝这个节日的。他们的理由是,美国的儿童,走到哪里都是受照顾关爱的对象,已经过着几乎宠坏的日子了,不在乎再多一个节。

趁着这个由头,加之疫情的延续,我们虽然还当这是个重要节日但也有着崭新的打开方式——早饭的时候,听了家里的儿童喜欢的一个音频故事:麦兜响当当——里面那句“没有鱼丸,没有粗面”,永远都是我们共同的笑点。然后开车到Rutgers的Livingston的校区,在宿舍楼前的大草坪中间奔跑,轮滑,游戏,玩到大汗淋漓。再然后,两顿家常美食,一个满足的午觉。

疫情让生活简单起来,任何不必要的活动都删减无余。简化再简化之后,留下的是如此轻快的节奏。新冠病毒,给了我们极度自律才有的勇气,告别一切奢华与繁冗。

说起童年的记忆,我们这一代人和上一辈还有相似的地方。比如我和我的母亲,回忆童年的生活,总有一段偷瓜摸枣的经历。我的母亲,有运动天赋,从小善于爬树就小荷露角了!她们村头有棵大枣树,母亲带着大舅避开大人视线,一个爬到树杈上使劲摇树,另外一个在树下麻利儿挑拣,配合得天衣无缝,还没等树的主人家和自家大人反应过来,两个已经提着一篮子红枣跑回家“分赃”了!而我,也记得小的时候,曾跟街坊邻里的小伙伴儿,一起到城南菜地里偷摘过番茄和茄子。那个时候知道,自然生长的番茄,虽然外面还未红透,里面已经是香甜多汁;自然生长的茄子,剥皮生吃就是甜丝丝的,不像现在菜场买到的茄子,只是生茄子味儿,有的时候还没有茄子味儿。我只记得跟着去过一次,就被父母叫停了,默写十遍《悯农》了事。跟母亲一样,我小时候没那么调皮捣蛋,出去玩的什么,回家如实汇报。该承担的责任,想必父母事后都给担起来了,也就没有惹出偷菜后菜地主人来找家长的麻烦和是非。

现在的偷菜,只能是电子屏幕上的事情了。数字化的时代,别说偷菜,养宠物也可以在网上进行。前天涵姐跟我说,她养了一只猫,咋一听,我吓了一跳——她养了一只猫,我竟然不知道!原来是在一个APP上养了一只猫!有时间了就上网登录去喂一喂,遛一遛,倒是挺省心。哪像我小时候养猫狗,洗澡梳毛,每天三顿喂,至少两次出门遛,还要防疫和社交,跟多一口家人一样。当年养了十二年的德国黑贝生病离世,心痛难忍,直到现在想起还有不舍。电子的猫和狗,不知道是不是忘记喂食也不会有问题,是不是有了问题也能满血修复或者永生不死?如果是,那怎能体会与它们生离死别的痛苦,是不是也就无从感知对生命的足够尊重……?

现在萱宝儿还不能完全分得清楚生命物体与非生命物体,甚至有时候玩皮球也会担心开缝的地方会流血。而我自己,虽然从小养了不少的猫和狗,经历过不少与它们的生离死别,但真正懂得如何尊重生命体,应该还是更晚的时候,是在经历了更多生命给予的大大小小的震撼之后。这其中也包括看过的一些电影带来的启示。记得第一次看巨幕电影,是在广州大学城科技馆的电影院,看的是《阿凡达》。至今记得的不是当时耳目一新的试听效果,而是女一号Neytiri捕捉猎物的时候,她口中的喃喃有词:你的生命将与我同在!这是电影所描述的Na’vi族人与潘多拉星球其他物种和谐相处的信念——所有生命循环往复,彼此应当尊重善待。从那以后,每当我杀鱼宰鸡,都会效仿默念一句:你的生命将与我同在!不仅想化解对眼前生命的一点歉疚,还想表达一下对所有生命平等的认同。

当然,泛灵论不是完美的教条,更像是兒童天真的善意,但對所有生命的尊重與善待应当是一个星球延续绵长的秘诀吧。

(图片来自网络)

如何和孩子讨论社会问题

文 | 大壮小美妈

关于社会问题,比如美国种族问题,如何和孩子进行既有心又有脑的讨论和交流?今天突然想写写这个话题,有三个原因:

1. 社会和政治问题的讨论和思考,对于华裔孩子来说,我觉得在成长过程中是必不可少甚至举足轻重的。数学再好,科学再牛,写作文笔再优美,对于社会问题和价值观上想不清楚,成绩再好的人也可能在阴沟里翻船,或者在做人生重大选择的时候被带沟里去。而且美国大多数人关心社会问题也讨论政治,这是必不可少的公民教育。

2. 这是华裔家长最容易忽视的一块,或者说最不知道如何跟孩子交流,或者如何引导孩子在这方面成长的。学校教的社会学,就如美国老师教的数学一样,难免有偏颇,也不能保证清晰的逻辑思维。家庭沟通不可缺失。如果家庭中不讨论,家长和孩子之间会缺失一大块有意义的交流,孩子年龄越大,鸿沟越大。

3. 我自己的本科正好是政治学,(只不过在北大学了四年的国际政治之后,发现此政治非彼政治,不好玩,所以转专业改行儿了)。有老底儿有兴趣,也一直读了不少这方面的书,所以借这篇文章回归一下老本行。

需要先声明一下,这篇文章不想为了给哪边拉票,也不想强卖某种价值观,纯属讨论跟孩子交流时可以有哪些切入点,可以在讨论社会问题时既尊重对方的想法,又能进行有深度有意义的交流。可以引导孩子进行理性思维,在学校和同学中既能坚持独立思考,又能有效跟别人沟通。

我自己不想单纯地凭族裔、国家、政党、信仰、经济利益站队。中华文化里的 “仁智礼信义”,以及圣经中的那句“whatever is true, whatever is noble, whatever is right, whatever is pure, whatever is lovely, whatever is admirable” ,这是我希望自己和小朋友们追寻的价值。

所以,这里讨论的重点是:

  • 跟孩子交流时可以有哪些切入点;
  • 在讨论中如何尊重孩子的想法,避免单向灌输家长的观点;
  • 引导有深度有理性思维的交流;
  • 锻炼孩子独立思考的能力;
  • 培养孩子就社会话题跟别人平和有理地交流。

方法分四步:

  • 对于一件事一个行动一个政策,分清楚其目的,方法,和结果;
  • 讨论可能达到目的多种方法;
  • 通过列举利弊,寻找证据,理清代价来分析某个方法的可行性;
  • 用质化和量化的信息尽量展现事件客观全面的状况。

具体内容下面说。

有心 vs 有脑

几十年来美国一直流行丘吉尔的这么一句话 : “如果你二十岁的时候不是自由派(liberal),那你就是没心;如果你四十岁的时候不是保守派(conservative), 那你就是没脑子。”

因为美国的自由派和保守派和中文字面的意思其实很不搭,所以这里简单解说一下。

自由派(liberal)主要是左派思想,偏社会主义的均贫富,希望通过政府调节缩小贫富差距。所以也支持政府采取措施和制定法规去额外帮助处于劣势的人群。

保守派(conservative )主要是右派思想,偏自由市场经济,希望政府减少对市场干预和限制制定有倾斜性原则的法规,通过自由市场给予个人相应的反馈(工资,地位等等)。

所以丘吉尔这句话,就是说年轻人更容易对社会充满理想,向往人人平等贫富均分的美好社会,这是有心。而到了中年,经历过工作家庭社会生活的洗礼,会看到社会中现实理性的一面,以及各人在各方面需要自己承担的经济工作家庭的种种责任,所以更趋向各人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而不是寄希望于政府做救世主,这叫有脑

看看美国民主党(自由派/liberal)和共和党(保守派/conservative)的年龄分布,似乎这个年龄分层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存在。

所以说家里的孩子偏理想主义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年轻人充满理想和希望,社会才有希望和进步的动力。

但是,理想和理性必然要对立么?有心和有脑子只能二选一么?

我们不反对孩子有爱,更应该鼓励和支持孩子有爱,但是要让爱和理性共存

就拿长期以来讨论最激烈矛盾最尖锐的种族问题来说。最近因为George Floyd 被暴警杀害,引发了对非裔生存状况的关注。长期以来,非裔在经济、教育、工作、健康、犯罪等等各方面都处于美国社会底层, 这个事实无可否认。从这一点来说,绝对是劣势群体,需要额外的帮助,也无可厚非。这是有心。

那么咱们再看看近几十年针对这些问题,政府的帮助措施,

  • 经济:提供针对低收入和单亲妈妈的多方面的经济救助;
  • 工作:提高最低工资(黑人从事低收入工作的比例较高),鼓励/要求一定规模公司聘请少数裔员工(特别是非裔和墨西哥裔)
  • 教育:通过AA平权制度,保证不同族裔的大学入学率
  • 犯罪率和医疗保险:没有特别长期的政策。

无疑,这些政策都是为了帮助非裔从劣势中站起来,是好意。但是为什么实施了这么多年,情况却没怎么好转?

有人的解释是有心人不够多,有心的政策不够多,所以没效果。有心人,有心的政策多不多,这是个量的问题,即使不够,至少也能有点点进步吧?但是如果没进步,甚至有些方面的种族之间差距更大了,那好像就不能用有心的量来解释了。

想解决问题,光有心是不够的。该轮到脑子上场了。

区分目的,方法,和结果

这三个词的定义如下

目的:为什么去做

方法:如何去做

结果:做了的后果

举个例子:

目的:妈妈想让孩子成绩好,以后找个好工作。

方法:给孩子报了一堆课后班竞赛班,天天从早到晚盯着做题,不让玩,不让参加其它活动。

结果:孩子抑郁。

妈妈的目的好么?好

好目的等于好方法么?不一定

好目的等于好结果么?  不等于

可以用坏结果去否定妈妈的好目的么?不可以

这三个词,概念清晰,词义完全不同,没人不理解。

但是在讨论社会问题中,却经常会被非常神奇地混为一谈。

咱们回到帮助非裔的问题上来,来看一个相关政策:

Affirmative Action (AA)大学平权入学

指的是给非裔学生一定比例的名额进入大学。

这个翻来覆去讨论过的问题,往往停留在下面这张图:

这张图是哈佛大学录取的本科生的SAT成绩分布图(全美绝大多数其他大学的录取学生SAT成绩分布都差不多这个形状)。可以看到,大学录取的非裔分数远远低于亚裔和白人。

于是很多亚裔家长觉得不公平。认为自己小孩那么努力,家长也花了那么多时间精力去辅导孩子,结果即使小孩的分数比很多被录取的非裔高,也仍然没被录取,太不公平了。

这种观点也自然传到了自己孩子耳朵里。于是出现了不少那个耶鲁大学华裔女生那篇文章里说的情况,理想主义的亚裔孩子批评爸妈的功利自私,觉得自己有爱心,宁愿牺牲分数上的公平,换取非裔更多的教育机会。

好,我们承认她有心,也不否认她的目的:为非裔争取更多的教育机会。

(这里我们先不讨论是不是对亚裔公平,只关注“提升非裔教育机会”这个目的)

我们纯讨论这个政策:

给非裔学生一定比例的名额进入大学,即使他们的成绩不如其他族裔的学生。这是一个看起来很直接的解决问题的方法。

下面来看看这个政策实施的结果:

大学本科六年内的毕业率(包括转学的情况)

由图可见亚裔的毕业率(蓝色+橙色)最高,63.2%;白人62%;非裔38%。所有被大学录取的非裔学生,只有不到40%能毕业。剩下的那60%非裔录取生没有大学文凭。

不少人在想到大学录取和毕业这两件事的时候,很容易只考虑到某个非裔学生:

被A学校录取 vs. 不被A 学校录取,

从A学校毕业 vs. 不能从A学校毕业。

而忽视了其它的可能,比如:

被A学校录取 vs. 被B学校录取

不能从A学校毕业 vs. 从B学校毕业。

在宽入紧出的美国大学教育系统里,SAT ACT这种录取考试成绩,并不仅仅是一个录取通知单,而是预测该学生是否能承受该大学的教学要求,顺利毕业的最有效的预测值

虽然现在大多数高校都会为需要额外帮助的学生开设高中内容的补课(就是那种大学课程物理101,化学101也跟不上的,需要额外补课),参加这些额外补课课程的绝大多数都是非裔和墨西哥裔。即使这些课程有些效果,这些需要额外帮助的非裔学生也是在很多学科都面临更多的困难。而这些困难,正是因为他们被推进了与自己能力不相匹配的学校。

一个被分数预测为可能从B学校毕业的学生,被好心推进了难度更大的A学校,得到A学校的录取通知书的同时,也代表了她/他大学毕业的可能性被大大降低了,并且被彻底剥夺了从B学校毕业的机会。

如果对一个族裔的学生来说,如果一个分值群里都有20%的学生被人为推进了毕业难度更高的大学,而这20%的人里,很可能只有10%能顺利毕业。那么这个族裔整体的大学毕业率实际上是会因为这个平权政策被降低了的。

这个平权政策的目的是好的么?是

好的目的等同于好的方法么?似乎不是

好的目的等同于好的结果么?肯定不是

在平时的政治辩论中,最常见的逻辑错误为:

目的=结果,不支持方法=不支持目的

争论起来就是“AA平权是为了让非裔进入更好的大学接受更好的教育,如果你不支持AA平权(方法),就是不支持帮助非裔(目的),所以你是坏人”。

如果平时在家里讨论社会问题的时候,对于一个政策或者一个行动,多注意区分它的目的、方式和结果,分析一下大家的分歧究竟是在哪儿,可能会发现其实目的的分歧并不那么多,分歧更多的不同是在于达到目的的方式。

这是有心有脑的第一步。接下来,第二步。

寻求多种解决方法

一旦能区分目的和方式,自然而然地就能理解到:尝试去达到目的的方法肯定不只一个。家长和孩子之间一个很有意思的沟通点,就是找一个问题,然后讨论各种可能的解决方式。

继续用非裔的最常被提及的不平等问题做例子。

非裔的种族问题一大根源是教育资源不平等,特别是中小学时期。因为美国按居住区划分学区,学区资金主要依靠本区的房地产税,所以穷区的房地产税收少,学校得到的资金就少。加上学生背景也更多是低收入,家长没时间/精力/能力辅导,所以学生起点低,难教,也很难吸引到好老师。这个钱少+好老师少+课外活动少的状况,大大降低了黑人区中小学的教学水平。这是事实。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问题不难理解,在和孩子讨论种族问题,黑人教育资源问题的时候,这是个很好的探讨话题。咱们家长和孩子一起想想都有哪些方法可能改善这个问题。可以脑洞打开,随便聊,鼓励孩子想办法,也可以列举一下现在已经在实行或者被建议的方法,比如:

  • 学校资金由州里统一发配,所有学区的学校资金统一标准;
  • 每个学生发一张入学券,可以凭券跨区,自由选择学校入学;
  • 按成绩申请和跨区录取学校;
  • 抽签决定跨区录取;
  • 实行老师轮换制,每个老师在不同区不同学校里轮换教学,每1-3年换一次,平均教师水平;
  • 州里额外拨款给弱势学区的老师加奖金,提高工资;
  • 学校一帮一互助;

想出来那么多方法,就可以进行第三步了。

反正就是尽管脑洞打开继续想,这是用脑的第二步,不把目的和某一种方法捆绑在一起。

分析方法/政策的可行性

即使目的是一致的,但是方法不一样,肯定还得吵。

怎么理性地交流和探讨不同的方法优劣呢?

一. 列出出每个方法利弊

每一件事,每一个政策,肯定会有利有弊。

利弊的强弱可能不同,作用的对象可能不同,发生的时间可能不同,但是肯定不会只有利或者只有弊。无一例外。一旦哪件事哪个政策被宣传得百利而无一害的时候,脑子里就该敲警钟了。

比如说,针对低收入人群的经济救助政策,直接的利处就是低收入人群的生活质量可以相对提高,特别是有小孩的单亲妈妈们,在没时间没精力工作糊口的情况下,可以保证基本的衣食住行,特别是能给小朋友提供所需的饮食和居住条件。

但是有没有弊处呢?

  • 会不会因为减轻了十几岁单亲妈妈抚养孩子的难度,让年轻非裔女性不用担心非婚生子带来的困难,使得这个现象更普遍了?
  • 会不会因为经济上的救助,让单亲妈妈有能力负担男朋友(多为非裔)的经济开销,从而减少了非裔男性工作的动力?
  • 会不会因为政府的长期救助项目,让单亲妈妈觉得政府应该承担孩子养育的责任,而不是自己?因此放松对孩子的管教?

再说最低工资(minimum wage)。

这个政策的利处已经被宣传了几十年,就是提高低收入人群的收入。方法很直接,政府直接出面规定最低时薪,随着最低时薪的增加,做这份工作的收入肯定就增加了。

那么有没有弊处呢?

  • 工资升高,门槛不变的情况下,竞争这个职位的人会不会增加?
  • 在申请职位的人增加的情况下,处于劣势的是谁?
  • 那些学历低没有工作经验的人是不是更难找工作了?
  • 初级工种人力工资的增加,会不会加大雇主用机械代替人工的动力?更减少了初级工种的工作机会?
  • 学历低工作经验少的人难以找到入门级别的工作,是不是更失去了积累工作经验和晋升深造的机会?

当然,提出弊处不代表就要否认一个方法的可行性。但是为了让孩子能养成理性思维的习惯,就不能因为个人的情绪或者偏好去无视某些利弊的客观存在。把一个做法的利弊都尽量列出来了,才可以方便梳理判断这个方法是否可行。

二. 找到证据

利弊列举出来了,如何判断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呢?

不可否认,个人的价值观在这方面的权衡上起了很大的作用。为了某个目的,因为个人的价值观取向,觉得弊处不值一提;也可能觉得副作用大于药效。

方法的利弊可以争论,但是实施方法后的结果是有客观数据可查的。家长可以跟孩子一起上网找相关的数据,或者相关研究。Google一下关键词就能找到。

比如之前说的关于最低工资的效应。

最近就有研究表明,提高了最低工资后,因为要出更高的薪金,雇主更愿意用同样的薪酬聘请更高技术的员工,所以这个政策反而减少了相关低技术工作的需求的总工时。即使算上增长的时薪,雇主在低技术工作上给出的总工资反而减少了。

等于说,用提高了的最低时薪,砸了一部分低技术工作人员的饭碗。提高了这部分人的失业率。

这真的达到了政策初始的 “为了增加低收入人群的收入”的目的么?

三. 分析政策实施的代价

虽然我们时不时会听到“不惜一切代价”的说法,实际上没有任何事是真的不惜一切代价的,只在于代价有多大而已。

过于理想主义的年轻人,容易忽略行为的代价,或者说混淆free of charge和free of cost

比如说,为了改善非裔的医疗状况,解决部分非裔没有/买不起医疗保险的问题,最常见的提议就是全民免费医疗。逻辑很简单,他们买不起,那就免费给咯,多美好。

任何一项服务,一个物品,都可以免费给予需要的人,这个没错。但是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我们需要跟孩子讨论这项服务,这个物品的实际花费(cost)是多少,如果免费给人,这些花费都由谁承担。

这类讨论可以从最基本的开始,比如学校,比如图书馆。我们家的小朋友也曾经以为公立学校免费,图书馆借书免费,就真的是没人需要给钱。家长可以简单地问问:

孩子就不难理解这些所谓的免费东西,其实就跟家里买的东西一样,都需要有人买单的。至于和孩子讨论谁应该为什么买单,为谁买单,肯定是件很有意思的事。

  • 老师的工资哪里来啊?
  • 学校的水电费谁出啊?
  • 图书馆的书哪里来的啊?

分析每件事的利弊,找到支持的证据,了解其中的代价,这是第三步。

质化和量化信息的区别

说实话,家庭讨论并不是最难引导的。难度最大的是跟孩子一起讨论和分析外界的新闻和消息,特别是电视上的新闻和社交网络上的信息。

因为这些信息经过高度的过滤和包装,往往有很强的倾向性。特别是为了吸引观众的关注和引发情绪,美国的媒体更喜欢用讲故事而不是列数据的方式做新闻。原因显而易见,故事里的任何一个细节、表情、动作,都很容易激起观众的情绪,而冷冰冰的数字对于美国大众来说(平均数学水平咱们都清楚),实在是说服力不强。

比如最近的Floyd案件,通过八分多种警察跪压Floyd脖子的细节和Floyd的呼救,把警察的暴劣和Floyd的无助展现得淋漓尽致。这是事实,报道也没有掺假,看了这则新闻确实应该愤怒,应该对警察的暴行有不可容忍的愤怒, 应该追究和严惩涉案的警察。

但是这件事究竟关注点应该在阻止警察的滥用暴力,还是在种族问题上,就不是那么容易客观了。

因为事件涉及白人警察和非裔受害者,所以现在全美国范围内把关注点放在种族问题上。这跟只有质化,无量化报道关系密切。

如果媒体报道了以下这些数据:

1. 每年被警察杀死(无论合法与否)的白人多于非裔

2. 超过90%的非裔死者,都是被非裔杀害的

3. 被非裔杀害的白人,比被白人杀害的非裔多

如果更多人了解这些量化的信息,

  • 是不是就不会有那么多人上街举着牌子对白人喊“stop killing black”了?
  • 是不是就会有人更关注如何解决黑人社区内的犯罪率问题了?
  • 是不是就会有人更关注如何改进警察的监督机制了?

因为缺乏量化的信息,个人的情绪和关注点就很容易被带入偏离事实的误区。甚至看不到更需要急迫解决的问题。

作为家长,在跟孩子讨论新闻,讨论时事的时候,除了新闻里的故事部分,不妨和孩子一起搜索一下相关话题的数据,让孩子能在接受感官内容的同时,也能看到big picture.

最后总结一下,和孩子探讨社会事件和政策,记住这四步:

  1. 分清目的,方法,和结果;
  2. 讨论可能达到目的多种方法;
  3. 通过列举利弊,寻找证据,了解代价来分析方法的可行性;
  4. 用质化和量化的信息尽量展现事件客观全面的状况。

祝大家和孩子都有机会关注事实,多聊社会。作为家长,希望孩子们都能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有善良的心的同时,也有清醒的头脑,做出自己理性的判断。想努力为社会问题做出改变,目的是好的,但只有方法正确的时候才是在做好事。

极简中国足球论

编注:作者的专长是治史,著述之外,业余也爱看足球比赛,并戏称自己为伪球迷。这份以观众视角立论的足球建言,作者授权香槟丛刊发表。

| 冯天瑜

(一)中国不能放弃足球

二十年来国足败绩连连,一届不如一届,痛心疾首之国人发出放弃之议,我以为此议万万不可。一者,足球乃世界第一运动,其技艺之精采、民众动员力之巨大,无与伦比,泱泱大国之吾华岂能弃之!二者,中国不乏热爱足球的人群,弃之即大逆民意。既不能弃,则唯有把足球“搞”上去这华山一条路。

(二)史之追溯

(1)有人把《水浒》中高俅擅长的蹴鞠(可上溯到唐代)说成足球始祖,这只能视作笑谈,认真不得。现代足球运动英国人发明,百年来一直是西欧拉美的强项,这当然与欧美人的体质特征和技能传统有关,中国从来屈居弱势。然就东亚而论,上海天津等滨海城市在1920年代启动足球,在东亚略居先进,故20-30年代的东亚(或称远东)足球赛,中国有九获冠军的不凡战绩。吾人往往以此证明“老子先前比你阔”,但不要忘记,那时亚洲踢足球的大概只有中、日等三五个国家及地区,且基本是业余球队,东亚足球冠军的含金量甚低,拿来对比今日的衰微尚可,若当真以为那时便有象样的足球传统,则见笑大方了。

(2)上世纪50-70年代,中国足球运动方兴未艾,建立省队及火车头队(铁路系统队)、八一队(军队队),我念中学时看过几场,留下难忘印象。那时的国足在亚洲名列前矛,日本不是对手,但与欧洲比还差距颇大,记得50年代末匈牙利队(非主力队)把国足打了个8比1。记得有报道称,终场后贺龙恼火地对国足说,匈队拼抢厉害,中国队也应该往上拼嘛,怕啥子嘛!这是保有尚武精神的人讲的话。但这个问题国足似乎一直没有解决,凡遇贴身紧逼、合理冲撞,就软下去。这不能单单归结为体质问题,战斗精神缺失不能回避。(2019年11月15号里皮的辞职发言,也涉及此点)。文革中,外国来华比赛的只有阿尔巴尼亚队,从来是阿胜中败,而阿在欧洲大约算得三流队。

综论之,50-70年代,中国是亚洲强队(只稍弱于南北朝鲜队,优于日本队及阿拉伯诸队),但较之欧洲,又弱许多。置之世界,那时中国足球大概三流水平。

(3)1982年中国开始电视转播足球世界杯赛,我们这些人关注足球大概正式发端于此。应该说,80年代国足起步不错,容志行、古广明时代的中国足球技艺与战斗精神为人称道,是亚洲强队无疑,两届皆走到世界杯出线边沿,被新西兰这样的欧式队伍挤压下来,中国队怯于强悍的欧美队这个老问题没有解决。

(4)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足球采纳国际足球的各种前卫办法,诸如俱乐部制,联赛制,高薪聘请外国教练(包括顶级名帅),引入外援球员,派遣少年去足球强国(巴西、西班牙等)留学,球员进入英超、西甲踢球,等等,似乎也收到某些实效,如李铁、李金羽等少时留学巴西的球员成为国足主力,后来充任教练,孙继海、武磊等在欧洲俱乐部踢球者技术提升,中超联赛似乎有声有色,在亚冠赛中表现不凡,等等。但这一切皆未能扭转中国足球颓势,江河日下的国足,如今已沦为亚洲二三流队、世界不入流队,往往臣服泰国,与菲律宾、越南乃至马尔代夫战得不相上下,更多次惨败于战火纷飞、球员不能在国内组队的叙利亚……,种种不堪,使国足成为国人多年嘲骂的对象。一时间,前景迷茫,不知出路何在。

热爱足球如吾者,以为对失败者一味嘲骂,既不人道,亦无济于事,故勉为作原因剖析,并冒昧提出建策,以就教于同好诸君。

(三)一个民众钟爱足球的大国,足球水平却如此低下的原因浅析

大国足球强盛者不少,显赫者如巴西、德国、意大利、英国、法国、西班牙等,世界杯冠军几被列强包揽(小国仅有乌拉圭早年举起过两届大力神杯)。有些大国不是足球强国,非不能也,是不为也:这些大国足球不受待见,如印度人喜欢板球、曲棍球,漠然于足球;美国人热衷橄榄球、篮球,足球却被冷落,近二十年稍加提倡(如请球王贝利加入美国的宇宙队),足球水平迅速上升,多次打入世界杯决赛圈。

中国属于另类,在足球问题上深陷悖论:一方面,国人热爱足球,非欧美国家,像中国这样熟知贝利、马拉多纳、贝肯鲍尔、巴乔、普拉蒂尼、克林斯曼,以至梅西、C罗等足球明星的少见;国足表现长期不佳,但每当国足出战,人们还是屏气凝神地观看,殷殷寄望(然多以失望告终)。国家又给足球事业投资巨万,足球运动员收入远高于屡获世界冠军的女排及乒乓球、羽毛球运动员,国足聘请洋教练,收入超过世界诸顶级强队教练收入之总和。凡此种种,说明吾国吾民对足球的用心之深、期待之切。然而,形成巨大反差的是,中国足球水平却一直徘徊在低档次,进入新世纪,更败落到惨不忍睹的地歩。

中国足球沉沦的直接原因,足球业内在技术层面有所指陈,如中国队一直未能形成适当的风格,学过巴西,学过西班牙,近又倾向意大利,当下的主教练里皮便是意国名帅,曾率意队获得过世界杯冠军。但中国队因频繁更换各国教练,在诸风格间换来倒去,至今四不像,画虎不成反类犬,毫无特色,连早年容志行的中场指挥若定、古广明的边线准确传中、郝海东的中路迅猛突破,现在已难得一见,武磊式的天才球员则凤毛麟角,不成格局;当年米卢的“快乐足球”理念,似有成效,亦未延续下来。而今之国足,已然一支没有风格、少有闪光点、散漫无序的队伍。

反观日本,1980年代末以来认真学习巴西,聘人称“白贝利”的巴西足球名宿济科长期任教练,又汲纳巴西球员入国家队,深获巴西球风,近年又借鉴法国、西班牙技战术,综汇有成,俨然一派颇具章法的日本风;韩国则执着学习德意志战车,强悍甚有过之,21届世界杯赛竟然战胜老师,德国人唏嘘慨叹。比较同为东亚黄种人的韩日,吾国的问题在哪里?这要请业内专家总结,门外如吾等,无法赞一辞。

但我们可以说的是:探究中国足球长期低迷的原因,不能仅在足球队内部打转,或仅从技术层面就事论事,还有必要探讨其背后的结构性要素,外行如吾者就此作老生常谈。

(1)从体质人类学分析,国足长期低迷,似乎可归因于中国人体质强健不足。但反例是,以灵巧见长的乒乓球、羽毛球、体操等项目,中国人经艰苦努力,早已攀登极峰,并保持风格,有长盛不衰之势;需要高强度体能的三大球,则落下风,但也不能一概而论,其中排球有网隔两边,球员无须身体冲撞,中国人尚有作为,如女排练就高超技艺,一再登顶,国人拥为民族英雄。对力量要求更高的男排不敌欧美,然在亚洲仍算强队。贴身肉搏的篮球,中国便无法长踞高位,巨人穆铁柱、郑海霞、姚明在场时,男女篮球尚可一战(女篮好像进过世界前四男篮进过前八),但巨人一去,怯于贴身紧逼的中国蓝球便直线跌落,现在常败于韩国、伊朗。至于近逼抢断、飞身堵截的足球,中国人更短板毕露。数十年间,国足逢欧美必败,除技不如人外,气力有亏也一望即知。

有人举韩国、日本之例反驳曰:韩、日与中国同为东亚黄种,为何足球进入世界次级强队行列?这是表浅之议,回避了体质改造上升的必要性这一症结问题。其实,稍究即知,韩、日深知体弱之弊,故在近几十年间从基层做起,持之以恒地培育国民体质,终于明显上升,以日本为例,明治维新以来,一直注重国民体质改良,二战以后,包括经济十分困难的上世纪40年代后期,每天为每个中小学生免费提供一磅牛奶,诸如此类措施,使日本人战后几十年间平均身高增加十公分(现在再不能说“东洋矮子”了。我在日本讲学数年发现,与我同龄人普遍矮于我,而下一辈、下下辈普遍比我高,比我强健)。今天足球赛场上的日本队,体能水平早已超过中国队而可与欧美队抗衡。韩国队体能之强,欧美队亦畏惧三分。韩日足球运动员体能水平高,建立在国民体质普遍上升基础之上。中国足球体能问题的解决,当然不只是给11个上场球员补充营养,而必须在提高全民体质上切实用力用心,例如给中小学生提供营养餐,加強体育锻练之类。时下学生戴眼镜的越来越多,弱不禁风者时常可见,大一学生军训,晕倒场地者常有。高中学生一天到晩昏天黑地地背书、记标准答案,进入大学晕倒军训场一点也不奇怪。

全民健身,中小学生普遍矫健,方有可能涌现如龙似虎的11名健儿驰骋绿茵场。抓国足体能,不能只是把武磊、张琳芃等十几个国家队员养好就可了事的。我们应该建立提升青少年体质体能的战略,切实施行,待以时日,必见成效。以吾国时下财力,只要少铺张浪费一些,少为装饰门面大把投币,学生营养餐问题,以及医疗、教育、养老等民生问题的解决并非难事。这是我们这一代人有能力办到的,要克服“非不能也,是不为也”的毛病。——当年容志行、古广明退役后都有办足球学校计划,但无下文。其实这类学校若能坚持下来必有成就。派少年赴巴西留学之类,也应坚持,若多有几届,多一些李铁、李金羽,中国队状态或许改观。

(2)从文化人类学分析,国足低迷乃因球员在坚毅顽强、求技至精两方面皆有亏欠。里皮辞职时怒斥国足,讲的正是这两方面问题。以前吾对里皮没有印象,只知是高价聘请的世界级名帅,但他也没有点石成金的妙法,在短期克服国足痼疾,但他毕竟洞悉此痼疾,别时口吐实话。老帅离去,其箴言不可随风而去。

足球是勇敢者的运动、顽强者的运动。而从赛场可见,国足的战斗意志不如欧美队、不如韩日队,前几天赛事显示,也不如临时组建的叙利亚队。我们不应单单指责国足,嘲骂也当适可而止,因为国足的不争气,正反映了囯民教育存在的问题,我们都有责任。二十几年前,中日两国中学生组成拉练队伍,行进途中,中国孩子纷纷叫苦叫累,随行的家长心疼孩子,劝其脱队休息,拉练至终点,一清点,多是日本孩子。据说随行日本人笑曰:中国不足虑,看看他们的孩子吧。国足不是天兵天将,是从中国土壤中生长出来的,是从我们的学堂和家庭出来的,他们欠于坚韧顽强,或许可以从那支拉练队伍的中外比较中找到一些成因线索。

足球运动又是高技术运动,巴西、阿根廷运动员将足球技术发挥到艺术境界,他们传球、过人、射门堪称绿茵场上的芭蕾,今之西班牙、法国的球艺之精也可与之比美。而国足一向技术粗糙,传接球失误频繁,富于想象力的塞球、精准射门少见。故在“求技惟精”方面,中国还得向拉美队,向欧洲拉丁派认真学习。以中国人的长于灵巧性 ,应该是可以做到的。还是“非不能也,是不为也。”

这里有必要提出“足球文化”概念,其间包括意志与德行,智慧与技巧,战略与战术诸论题。21届世界杯赛期间,央视曾介绍过法国的足球学校,那里培育着一种兼具勇敢与智慧的足球文化,我们的研习处正在这里,当然,这种文化的精义不止用于足球。

(四)前路何在

前文已言:中国不能放弃足球,因为人民需要足球,人民热爱足球。既然足球不可或缺,那么就应该讨论,中国足球的前路何在?下面略陈两条建策。

甲 奠基培土策

将足球事业比喻为一株生长着的大树,若盼其根深叶茂、花果盛美,必须培殖深厚肥沃的土壤。

国与民切勿急功近利,一味短平快,试图浇一盆水,此树便盛产花果,如外请某名帅装点门楣,引进二三外援疾速提高技术水平,以高薪刺激球员战斗意志等等。以上诸法不妨临时采用,但皆非疗本之策。

治本之要义,在改良国民体质,提振国民精神。这都需作长远安排。仅以改良国民体质而论,当实行比战后日本更完善的青少年营养餐供应制及少年体操制(切忌学生终日擂功应试),持之以恒实行下去,五年小效、十年中效、二十年大效。中小学生每人营养早餐(一瓶牛奶,一个鸡蛋,一面包或馒头)十元足矣,一年三千元,两亿中小学生共需六千亿,此笔经费,可从肃贪所得款、奢华面子工程款中获取,节制向委内瑞拉一类国家投放有去无回巨款,也是款源之一。营养餐制可在一二十年内,使中华民族的少年体质增强,少年强则中国强,中国足球则强也为题中之义。成此事者,立不世之功,当授诺贝尔和平奖。(决非戏言!)中国球员体能低下之弊,将随之获解矣。

乙 国足民办䇿

几十年来,各项文体事业皆由国办,成败得失俱在,此不具论。仅就国足而言,国办基本失效,则为不争的事实。

吾国可谓重视足球,拨巨款、用能臣,就干部配备言,几近极致。袁伟民,以五连冠女排主帅名闻天下,魄力智慧堪称上乘,他就任国家体委主任后,主管足球,但几年下来,国足一无长进,种种毛病依然故我。后任体育局副局长蔡振华,乒乓球世界冠军、继为国乒总教练,对“国球”屡建功勋,荣任国家体育局副长后,分管足球,几年间常在重大足球赛事上看到他干练的身影。然而,几年下来,国足下滑之势并未遏止,且败象愈演愈烈。可见,袁、蔡等体育界能人即使掌握重权,在旧体制下,也不能疗治足球痼疾,江河日下态势难以挽回。媒体关于足球界黑幕时有报道,吾等外人姑妄听之,底里不明,但足球界病灶深沉,以致国家使出浑身解数,亦不能令其复振,则是明摆着的事实。为国人钟爱的足球计,只能建议——终止国办,启动民办。此议决非意气之论。

第一,世界上所有先进的足球国,足球皆由公司经营,世界杯开赛时,方组建国家队,国家给予资助,而实际队务(特别是比赛技战术、使用球员的决定)全由足球界人士主持。总统或总理的使命是观战以示支持,颁奖以示鼓励。克罗地亚女总统不坐总统专机,与队员同机前往赛地,赛场上更全然混同于球迷。她没有“领导”足球,而是“支持”足球。简言之,足球民办乃国际通例,唯吾国国办,又很不成功,就不必坚守此种中国特色了。

第二,近二十年,我国追随国际潮流,实行俱乐部制,各俱乐部皆为民办,虽不能说成绩卓著,却也差强人意。有些俱乐部办得不错,如许家印的恒大队,某某某的上港队,已成亚洲顶尖的俱乐部队,数获亚冠冠军。阎志的卓尔队今年异军突起,杀入中超,气势如虹。俱乐部队的经验和初步成功,证明足球民办大有希望。里皮指导的民办恒大队,屡获亚冠冠军,与韩、日队交手,从来不落下风,而同样是里皮,率恒大主力(包括两名外援),还精选上港等队优秀选手,组成国办的国家队,却战绩极差(平菲律宾这样的弱队,输叙利亚这样的临时组合队),原故何在?我不了解情况,不能妄议,但从比赛结果看,民办优于国办是一目了然的。

第三,网球女杰李娜拒绝国队干预,自主竞赛战绩辉煌。其经验见于她的自述和记者报道。这是民办优势的一例。有报道说,郎平接手女排教练的一个条件,是不要排协干预。女排近年的几次大胜,得益于她与球队的自主努力。

体育是一种创造性活动,必须调动人的创造精神,民办是调动之一法。约请“有志者”“有才者”“有钱者”合力民办足球,国家给予支持、赞助,积以时日,中国足球或许可以走上康庄大道。

(五)余议

国足惨败,全国一片骂声。国足、足协应该深责,但一味诅咒并无意义,多年经验证明不仅无济于事,而且愈骂愈下行。我们无力无能下球场助战,但还是应该帮着想办法、找出路。现在要补述的是我们观众存在的问题:对运动员(广而言之,对各种人与事)胜宠败辱,这反映了国民性的一个老毛病一一成王败寇。

以现代体育为例,朱建华两破跳高世界记录(最好成绩2米39,至今中国无人企及),国人欢呼,视朱为中国田径运动希望之星。朱参加悉尼奥运会,只跳出2米31,获季军,国人一片谩骂,朱在上海的家,玻璃窗全被砸破。后来朱愤而出国,从此别离故土:伤心!没意思!当时为朱说公道话的,只有时任总理,他说,朱为中国在悉尼奥运会上取得唯一田径奖牌,应该肯定。我以为,还应补充一句,朱即使铜牌没有拿到,其体育贡献也不可抹杀。

今天被视为民族英雄的郎平,也有深受贬损的时候:十年前她率女排失利,也是骂声不绝;她到美国打球、任教练,本是国际惯例,竟被责为“卖国贼”。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中国史学是成王败寇的渊薮,至今余韵犹在。司马迁是一异类,他为失败英雄项羽立本纪,他冒死为败将李陵陈情(历述其优良品格和以往的卓越战绩),遭遇腐刑。太史公为我们树立榜样。

谈到体育观众的态度,鲁迅留有箴言一一他最敬重的是赛跑落在最后却坚持到底的运动员和为这种运动员热烈鼓掌的观众。

吾衰老,当不了运动员,却应该做那样的观众。那样的观众多了,中国足球的希望也就多了一分。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