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速写一组

绘画及文字:蔡平

2021又是一个不寻常的年份,新冠疫情干扰正常秩序,只好放弃外出写生计划,龟缩在乡下画室里。每天除了看看画,画画速写,无所事事晒晒太阳,喝喝茶,走走绿道,养精蓄锐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

正是在这种不经意间画出的一些速写作品,人物,生动、轻松、随意,景物挥洒自如,点线面巧妙结合形成了自己独立的绘画语言,看着这些成果,画速写的热情更高了。

6月的天气,骄阳似火,人就象掉进了蒸锅里闷的难熬。只好躲在家里画些速写,用毛笔和钢笔结合自己绘画特点,随心所欲地画,描绘人物及场景,运用黑白灰、点线面,浓淡相宜巧妙结合处理,画出了一些还算满意的速写作品,但离要求很远,继续行走在探索的路上。

简单的画面速写,也能感受画中意境,意趣,情调,快乐在其中……

(原创作品图片及文字由作者提供并授权)

《竹庵里》手绘花笺

书法、绘画及文字:竹庵

《竹庵里—诗词 小楷 花笺》后记


初中时,我对古典文学和书画产生了浓厚兴趣。

将毛边纸裁齐,厚厚一摞,对折,中间垫张画有竖格的硬纸,利用每天午休时间,用毛笔小楷一页页抄《唐诗三百首》。经两个学期方得竣工,然后加上封面,用丝线装订起来,又做了个布面函套,弄成了人生第一部手抄本。

记得彼时渝州夏日的酷热,西窗下,蝉鸣嘶嘶,汗水顺着臂膀浸湿了臂下的毡布;冬日阴冷,端坐抄书,不知不觉双脚早已冻木。这部抄本,至今仍在身边,字迹虽然稚拙,但少年的心实在虔静,跟随笔尖文字,在古人诗境里遨游。如此书写经历与只是阅读背诵,给人不一样的体验,把笔之际,似乎离风雅不远。这种美好经历的加持,使得后来我对文学、书画的热爱一直不减。

2016年初移居喜洲万花溪畔的竹庵,读书写字、种花灌园之余又开始手痒。从古典里拣出些平日喜欢的诗词,取宣纸裁成统一规格,用影格先计算好字数和位置,单页成篇,陆续书写了几十万字的这类小楷册页。

整体再看白纸黑字,直觉得寡淡,于是调色点染,索性画成花笺。

花纹笺纸最早可见实物是北宋时期很含蓄的砑花笺纸,隐隐约约,含蓄典雅,砑花技术类似现在的钢印原理。挨到晚明时期,木版水印的套色花笺才开始大量盛行,著名的如《萝轩变古笺谱》《十竹斋笺谱》等。这类笺纸的使用,一直到晚清民国时期,依旧可观,其间郑振铎与鲁迅曾一起编过赫赫有名的《北平笺谱》。在此类纸上书写,比素纸上雅致美观,即便日常书信,也仿佛是一件艺术品了。

《齐白石自述》里回忆早年在乡间参加诗社雅集,他手绘一些花笺给大家用,想来真是风雅又奢侈的事情,只可惜实物竟然一张也没能留下来。晚近名家留下的手绘花笺书写的墨迹,印象中没见过几件。一般木刻水印花笺,图案和后来书写者所写内容难有呼应。与印的花笺比较,手绘花笺每页都可以不尽相同,取材造境自由,能与书写的内容相贴合。书与画的风格,整体更能统一,这便是我闲暇时乐于以此自遣的美好理由吧。

大理四季确乎不同于渝州。春季窗外垂柳新绿,鹅黄如丝,田塍间各种花开,散步折几枝野草、野花插在案头的陶罐里,颇有些古朴的神味。夏季空气温润,几乎每日都会落一阵雨,却不缠绵悱恻,雨停后迅速回到蓝天白云,窗明几净,使人舒展。清秋良宵,月光洒进来,虫鸣唧唧,在窗外,在阶前,甚至书橱边,却使人感觉静极了,时间也仿佛凝固。冬日生起壁炉,阳光从天窗照到书桌上,煮水壶冒着水汽,滋滋地柔声轻响。四季光阴流转,最多的消遣,便是一边阅读,一边磨墨,进而将一个个汉字转换于纸上,从临帖中渐渐找到符合自己审美意趣的小楷,这本身便是种非常享受的过程。

以前读书人日常书写,除去书信、文稿,其他多是这类的书写状态,在一笔一画中,人慢慢放松,静下来,便能够更深刻地体会到古人“重帘不卷留香久,古砚微凹聚墨多”这样的心境。久之,诗词与字迹、画笔,自然相融,可以让人忘却诸多忧愁烦恼,得到一个安住内心的地方,渐渐地学会与自己相处。

在以前,书法基础是基于人们的书写日常。见字如见人,人们常把字和整个人联系起来。字写得好,能得到一份别人的尊重,还能成为科举仕途的敲门砖。在今天这个键盘和网络与日常生活密不可分的时代,用笔书写,已经彻底从实用中退出。书写日渐变成人们在忙碌的生活中,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消遣与静心的方式。诗词之美、汉字之美、绘画之美,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尝试亲近它们。中国传统艺术自有其超越时代的魅力、不朽的价值,因为它们凝聚着中华民族独特的审美气质与高超智慧。

不必苛求拿起毛笔,人人都能成为书家,我们完全可以轻松地用现代人的方式去亲近古典。得闲抄写几首诗词文学作品,浸淫其中,获得艺术上的陶冶与身心的安顿。

这本小书所收录的诗词,都是任由个人趣好,书写时不成体系的选择,时间先后跨度也有两三年。加上手边的底本版本并不统一,多以影印木刻线装宋版书和明清的精抄本、影宋刻本为主,加上一些长期临帖、书写养成爱用异体字与省笔、简笔写法的“恶习”,如将“闲”字写成“ ”、“明”字写成“ ”、“灯”字写成“鐙”等等,与今日规范汉字和通行本写法不同。没有重写和修改处理的原因,是想保留日常书写的这点“原生态”。今选取部分付梓,每首诗词一侧,都按照今天标准的通行本,做了释文和简单的注释,便于读者对照阅读。另加一句按语,是我对这些诗词一点随性的感受。

在此感谢范景中先生的赐序,感谢扬之水、陆灏先生的推荐。愿这些遣兴小品,能在大家欣赏阅读古典诗词的同时,收获另一种方式的审美体验。

(以上内容选自“竹盦”,获作者授权)

人体速写的水彩表现意趣

绘画及文字:杨帆

人体是历代大师都感兴趣的题材。

从文艺复兴的达·芬奇、米开朗基罗,到二十世纪初的毕加索、莫迪里阿尼等,诸多大师留下大量人体绘画的手稿,从写实性的结构形态描绘到情感抒发的表现性速写,简练的线条尽显大师之风采。

人体写生是高校美术专业重要造型基础课,学习大师优秀人体作品是人体课教学的途径,学生如此,教师亦然。从达·芬奇的素描中研究人体结构表现,从莫迪里阿尼的线条中体会人体的优雅与情趣。

铅笔人体速写画多了就想换一种表现方式,水彩是首选。

用于画水彩人体速写的笔,我选取了水溶性彩铅和4号扇形笔两种,一个用于线条勾勒,一个用于大块水色的挥洒。扇形笔含水量大,既可以铺画很整的团块状形态,也可以顺人体结构组织有细节的笔触,还可以侧锋勾画线条。因扇形笔不似大白云那样整齐,故宜粗放的表现,在人体造型上求大放小,取势重趣,展现速写之“写”的神韵。

另外,人体水彩速写的意趣还体现在水色的运用上。色彩表现以水为媒,冷暖两色经过水的拨弄调理,人体色彩沉稳而温润,从而获得雅致、通透与灵动的水色意韵。

将人体速写与水彩结合产生的诸多意趣,只有动笔才有更多的体会,这也许是画水彩人的一大乐趣吧。

2021.7.14

(原创作品图片及文字由作者提供并授权)

速写之于我

绘画及文字:高晓明

速写之于我,是一个借笔迹于方寸间随心从意游走的过程。它以当时所见物象为载体、并随机将其迅速转化为有意味的形式符号——笔性、布局,从而记录下由此而生发的所思所想、情绪情感。

速写,以我实践,重点在一个“写”字,便如同“写字”。一笔下去,在欲左先右欲下先上的笔势中自始至终气脉贯通,由点及节——由节及段……在轻重缓急中顺笔成形,在疏密错落中自然成章。

昨晚跟朋友语音聊天聊到绘画基本功的话题。我说基本功的培养是建立在认知基础上的。例如“头像”,从“具象”论,有形体结构、解剖结构,不是石膏像式的全因素块面塑造就行了。例如光一个鼻子,从上到下就有一个鼻骨两侧鼻软骨三块鼻肉硬朗半软柔软三种质感,具体不同的人还有不同的度,要把这个认知画进去表现出来;从“抽象”论,怎么布局怎么取舍怎么概括,要把这个意图画进去表现出来。再例如外面铁丝上晾着几件衣服,有丝绸的有呢子的有棉布的,它们之于地面吸引力的重量感是不一样的;风一吹,它们飘的幅度和灵巧程度也是不一样的。速写的时候,要把这个认知、感受,以用笔的轻重缓急方式画进去表现出来……

(原创作品图片及文字由作者提供并授权)

微展谈:大暑

采访 | 符坚=F
策展| 孙凤=S

F:大暑见《潇湘奇观图》,果然顿觉清爽。

S:大暑意指炎热已极,湿热交蒸,宜饮伏茶、观墨色、解溽暑、销永昼,隐逸悠游于山川之间。品赏文人墨戏的代表作“米氏云山”,此时十分恰切。《潇湘奇观图》是米友仁登临其父米芾在镇江所筑的海岳庵时所写,墨色在茧纸上运化自如而少见勾勒。画面山色空濛,烟霭缥渺,雨雾苍茫,峰峦隐现,草木华滋,水墨氤氲,山形的起伏感与云气的空间运动感蔚为奇观。后纸自跋云:“此卷乃庵上所见山,大抵山水奇观,变态万层,多在晨晴晦雨间,世人鲜复知此。余生平熟潇湘奇观,每于登临佳处,辄复写其真趣成长卷以悦目,不俟驱使为之,此岂悦他人物者乎。”率性真趣,自然生发。此时最为相宜的,当属饮茶。宋徽宗《大观茶论》曰:“至若茶之为物,擅瓯闽之秀气,钟山川之灵禀,祛襟涤滞,致清导和,冲淡简洁,韵高致静。”在历代文人心目中,茶是山川钟灵毓秀之承载,心性精神之寄托。其形色清雅:

唐 元稹

茶,

香叶,嫩芽,

慕诗客,爱僧家。

碾雕白玉,罗织红纱。

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

洗尽古今人不倦,将至醉后岂堪夸。

其滋味鲜爽:

七碗茶诗

唐 卢仝

一碗喉吻润,二碗破孤闷,

三碗搜枯肠,惟有文字五千卷。

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

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

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

其解酒消酲:

夜饮即事

宋 陆游

天涯久客我何堪,聊喜灯前得纵谈。

磊落金盘荐糖蟹,纤柔玉指破霜柑。

烛围宝马人将起,花堕纱巾酒正酣。

更作茶瓯清绝梦,小窗横幅画江南。

其意境幽远:

西湖春日

宋 王安国

争得才如杜牧之,试来湖上辄题诗。

春烟寺院敲茶鼓,夕照楼台卓酒旗。

浓吐杂芳熏巇崿,湿飞双翠破涟漪。

人间幸有蓑兼笠,且上渔舟作钓师。

惠山茶会图 明 文徵明 纸本设色 纵21.9cm 横67cm
故宫博物院藏

若遇好水更是如获至宝,“青箬小壶冰共裹,寒灯新茗月同煎”(明 文征明《雪夜郑太吉送慧山泉》),《红楼梦》“栊翠庵茶品梅花雪”的章节也十分精辟有趣。也可以是信手拈来的随性:“汲来江水烹新茗,买尽青山当画屏”(郑板桥)。或意味深长的绮思:“花笺茗碗香千载,云影波光活一楼”(何绍基)。

画有真趣,茶有真味,览画掩卷之余,不如一同“喫茶去”:

山泉煎茶有怀

唐 白居易

坐酌泠泠水,看煎瑟瑟尘。

无由持一碗,寄与爱茶人。

《潇湘奇观图》长卷,请横屏观赏

潇湘奇观图 宋 米友仁 茧纸本水墨
纵19.8cm 横289.5cm
故宫博物院藏

(以上内容获允选自“Phoenix 艺游”)

黄鹤楼建筑师的速写

编注:今日刊载的速写系列第三辑,作者系黄鹤楼总建筑师,甫于今年去世。特发本专集以资纪念。

绘画及文字:向欣然

我从1950年起,就在武汉生活,至今我对城里大街小巷的老房子,还保持着童年时的记忆和感情。有人说,这就是乡愁。在我成为一名建筑师后,职业的习惯促使我把一些有名的老房子逐个画下来,这就成了在“武汉每天不一样”的口号声中能够永久保持“一样”的东西。

建筑师绘画,作为一种职业技能和艺术修养,是需要不断练习的。上世纪60年代初参加工作后,只要有出差外地的机会,总不会忘记带上速写本。频繁的差旅生活增长了见闻,这就有了后面所画的桂林山水、重庆山城、上海外滩和江南水乡等等速写。

不曾想到的是,当年如实记录的景色,时隔多年之后,竟成了时代和社会沧桑巨变的见证,这就是所谓写实绘画的功能体现吧。

上世纪70年代末参加黄鹤楼工程设计以前,我一直是用普通钢笔画速写,并刻意追求单线白描之美,其实这对表现力是一种束缚,采用何种技法还是应该根据对象而异。

黄鹤楼筹建初期(1978-1980),为了使新黄鹤楼的设计有所借鉴,有关部门组织设计人员赴国内一些名胜古迹调研考察,了解现存大型古建楼阁(含塔)造型方面的资料,研究未来制作仿古建筑的可能性问题。同时广泛搜集各地古建园林的资料,为未来黄鹤楼公园的建设做准备。我在调研过程中绘制了大量速写,通过集中时间内全神贯注地眼观手绘,大大加强了我对古建范例的理解和记忆,也加深了对中国传统建筑文化的内心体验,对后来的设计工作有很大帮助。

这些速写都是用美工笔绘制的,线条可粗细自如,还可以大块涂黑,颇有国画韵味。

(本期作品图片及文字由作者亲属提供并授权)

洪瑞生速写手稿

《老友肖像(之一)》,1993年, 洪瑞生 于厦门

绘画及文字:洪瑞生

我的速写体验

速写是因观察的兴奋所引发的,它信手拈来短时画成。画家的感觉聚焦于一点,画得很兴奋,很动情,很生动,常常画出很有艺术感觉的速写。所以,多数速写含有一定的艺术价值,它既是生活的记录,又是艺术的灵犀;既是感受的凝聚,往往又是创作的素材。它饱含画家对生活、人物、自然的敏锐观察与艺术冲动,甚至由此而触发创作灵感的萌动!这是我的体会,更是我的经历。

《大鱼岛的渔民》,1962年, 洪瑞生 于山东大鱼岛

以前没有相机,画速写几乎是一个习惯,平时以及下乡下厂都带着速写本,有发现、来画兴,就画起来,或记录生活,或画下兴奋,或积累素材;总是有收获!几十年后的今日,翻看自己的速写,依然新鲜,仿佛那生活历历在目,那画里依然意趣盎然。

《五一节之前》,1960年, 洪瑞生 于北京
《五一劳动节》,1960年, 洪瑞生 于北京

画于1960年的两幅北京五一节的速写,那时我还在读央美大一,初习速写。那一溜送花的三轮车队,画于天安门广场,富有动感和节奏的简洁线条传达了节日前那些工人的忙碌和轻松的心情。那大人带着手牵气球的儿童,是在劳动人民文化宫画的,洋溢着节日喜庆祥和的气氛,水彩色都是回宿舍凭记忆后加上的。我也是第一次在北京过五一节,自己的心情比市民们还兴奋哩!

《贵州惠水县圩日桥上》,1965年, 洪瑞生 于贵州

画于贵州惠水县城的圩日桥上那幅,现场的感觉使我夸大了人物与桥的大小比例,用色彩点画出少数民族的美丽身影,而其余仅用寥寥数笔淡墨勾画,别有一番情趣,自己也感到挺满意的。

《惠安净峰集市》,1980年, 洪瑞生 于惠安

画于惠安的《净峰集市》,当时我很兴奋,用彩色铅笔捕捉集市的阳光与色彩的气氛,没想到这张速写后来孕育出我的“闽南红”系列的一幅最重要的代表作:三联画《大集市》——源于那集市的现场及自己多方位的生活感受的复合而形成的构思 !同一次在惠安写生时画的《惠安渔家室内》后来也形成了另一幅“闽南红”的重要代表作《渔家过厅》。

《惠安渔家室内》,1980年, 洪瑞生 于惠安大岞村
《巴黎女郎》,1998年 ,洪瑞生 于巴黎
《老友肖像(之二)》1993年, 洪瑞生 于厦门
《老者头像(一)》,1995年, 洪瑞生 于厦门大学
《老者头像(二)》,1995年, 洪瑞生 于厦门大学

“个性化语言”一组速写里有五个人像和一幅全身像,全身像《巴黎女郎》是我在1998年访欧时画的巴黎时髦女郎,我力求把那巴黎女郎的精致优雅形象表现得淋漓尽致。其余的五个人像因他们的气质与形象不同而运用个性化的造型手法,而且有三人都探索性地画了三张以上;这样手法画一张,另外手法又画第二张第三张。

《乌江上的艄公》,1968年, 洪瑞生 于乌江

“乌江上的艄公”是1968年深入生活时在乌江木船上,画那掌舵的艄公师傅,以雕塑般的手法去塑造船夫刚毅耐劳的形象。我大多喜欢依着对象、人物的个性面貌,依着我的感受,寻找一种更能表达对象个性并具有一定表现意味的艺术手法。

《双人舞》,2005年, 洪瑞生 于厦门
《演奏琵琶的手》,2005年, 洪瑞生 于厦门
《琵琶演奏》,2005年, 洪瑞生 于厦门
《舞者》,2005年, 洪瑞生 于厦门

“动态”这组,是看演出时的快写,快速捕捉运动的整体、神态、组合,不在乎所有的细节,唯一地捕捉对象的运动神韵。

《公社的书记》,1960年 ,洪瑞生 于北京郊区
《抽烟的农民》,1960年, 洪瑞生 于北京郊区

“记录与刻画”,都是七十年代以前的速写,最早的是那幅正在打电话的公社书记,那是在央美大一时到北京郊区官厅水库花园公社劳动锻炼时画的。其余就不一一细说了。

《火车司机(三)》,1987年, 洪瑞生 于厦门站机务段
《火车司机(五)》,1987年, 洪瑞生 于厦门站机务段
《调车员》,1978年, 洪瑞生 于厦门火车站
《老司机》,1978年, 洪瑞生 于厦门站机务段

我还想简单谈谈“火车司机”,这是1974年我去厦门火车站机务段体验生活画的师傅和徒弟们。当然,我还画了他们在机车上的劳作和火车头。我在和他们的接触中慢慢和他们接近,边聊边观察边画,力求不只是把型画像,更要能刻画点每人的性格和火车工人的气质。因为自己心里的想法明确,所以这些头像是一定程度上达到这一诉求了。当自己进入创作时,脑子里就有了这些司机们活生生的形象了。

《北方老农》,1960年, 洪瑞生 于北京郊区

速写是一种观察生活亲近生活而且很有情致的绘画艺术,它促使艺术家在生活里更敏锐更富于激情,激活艺术表现的热情。所以,速写里总蕴含着不息的活力,是很有意思也是大有可为的!

洪瑞生 

2021,7,12,于厦门

(原创作品图片及文字由作者提供并授权)

作为手稿的速写

编注:自本周起陆续刊发一系列关于速写的作品,敬请关注。


绘画及文字:赵克

“速写”属本土叫法,是从“写生”沛生的,写生为本土美術教育和创作所重视。速写作为独立形式,有专项展,有专事研究的民间机构。至今未见国外有此现象,所知自文艺复兴以来,我们以单项看待的速写是被归属到素描手稿中的。

将速写当回事,还包含融汇其中的传统意写及线描意识,单是线描,就可演化出诸多讲究。因为当回事,往往临场就创作了,讲究语言个性了。

速写的对象,按约定成俗,一般指人景物景地景,即所谓的现实生活,后来内容扩展了,诸如梦境、冥想等,都可捕捉。

既是速写,无须求全责备,但求生命律动、瞬间印记。

既有速写就有慢写,画得从容些罢了,仍属短时作业。

我还乐意对着完成了的作品速速勾画几笔,效果往往比原作更有气韵,更有形式力度,有时也依此感觉,去修改原作中过于理性拘谨部分。

将对景速写连同记忆默写、作品草图、构思文字、想象的笔迹、相关的摄影等统归手稿。惜其瞬间感性和脉动,数笔片纸,敝帚自珍。

2021.6.30


(以上原创作品图片及文字由作者提供并授权)

崇文书局旧版书籍插画

文/ 子张

記得成勇兄來杭州那次,我陪他去一家舊書店,看到他買的書都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版的文學類集子,我多少有些好奇他何以對這些沒有多少文學價值的書感興趣,他說不是為了內容,乃是對這些書的封面設計有興趣。

崇文书局《劳动颂歌》插图《钢厂写真之一》

他的話也喚起了我的一些印象,又進一步想到文字語言相比圖畫語言的確多了些局限性,蓋圖畫語言本身更貼近藝術,不似文字語言那樣容易暴露缺陷。舉例言之,五十年代詩人李季的石油題材詩作《當紅軍的哥哥回來了》就內容說政治性大於藝術性,但其封面和一些插圖仍富有民間藝術質樸率真的美感,而幾乎看不出意識形態的東西,因而也就顯得更加純淨一些。

崇文书局《劳动颂歌》插图《集体农庄的社员们》

當然,除了這層道理,那次買書給我留下的主要印象還是成勇兄對書籍裝幀的濃厚興趣。但當時我無法預測他後來會策劃這方面的事物,一晃若干年過去,直到去年才又在諸暨見到他。時間匆匆,竟未多聊。

崇文书局《劳动颂歌》插图《月夜》

不意近期收到由他策劃並擔任責編的兩冊別緻的精裝書:孫以煜編的《插畫師》和《勞動頌歌》,兩本都是畫冊,卻又不是一般意義上的畫冊。編者是業餘收藏蘇聯老版畫的旅俄商人,去年就由崇文書局出過一本《偶拾拈花——蘇聯老版畫原拓收藏筆記》,今年剛出的兩本則分別是他收藏的四位蘇聯版畫家的書籍插圖、藏書票和蘇聯老版畫中勞動題材的作品。

崇文书局《插画师》之《哦,俄罗斯大地》插图

假如從先入為主的角度聯想,很可能會想當然地產生對“蘇聯”這一概念的某種偏見,猶如提及不堪回首的過往即會有關於種種歷史病症的不愉快記憶。但是,正如面對李季詩集的封面和插圖時一樣,那種由於過於強烈的宣傳慾望導致的修辭暴力並未出現,加之更加拉長了的時空,我看到的更多屬於生活自身呈現出的美。我從未身臨其境地感受過“蘇聯”的大自然與人,但拋開“蘇聯”這樣的抽象概念,與那些起伏的群山、靜靜的河流、遼闊的草原、勤勞的人民直接面對,則我從畫面上看到的一切就無不與我親身經歷的完全相同。它們提醒我,藝術家也罷,藝術也罷,面對的始終都應該是生活的本相,一切意識形態的表述若不能貼近這本相,遲早都會脫盡它們可憐的金裝。自然的美永恆,人的美永恆,為了自然與人和諧共處的勞動之美永恆,表達了這一切美的藝術永恆。

崇文书局《插画师》插图《致未知的海岸之一》

作為版畫圖書,其構思、設計、裝幀更是臻於極致,我也只有以賞心悅目這類外行話表達我對兩本書的印象了。

崇文书局《插画师》之《致未知的海岸》插图

十一月廿六日晚,子張於杭州午山。

(以上内容选自“佣书斋”,获作者授权)

微展谈:夏至

采访| 符坚=F

策展| 孙凤=S

F:夏至为什么选择马远《水图》来体现“韬光·清和”的状态?

S:“日长之至,日影短至,至者,极也,故曰夏至”。夏至这日北半球白昼最长,正午太阳高度最高,达到时间的一个极致状态。极点也是临界点,阳极生阴,亢龙有悔,从而继续在变化中平衡。

夏至日作

唐 权德舆

璿枢无停运,四序相错行。

寄言赫曦景,今日一阴生。

因此,越是艳阳高照、气温蒸腾,越需要沉静清和,韬光养晦。此时观看南宋重要画家马远的《水图》,顿生清凉意境。《水图》由十二册页成卷,以水为描绘主体,笔法变化万千,曲尽水态之妙。除第一段残缺半幅无图名外,其余十一幅均有皇后杨氏题名,分别是:洞庭风细、层波叠浪、寒塘清浅、长江万顷、黄河逆流、秋水迴波、云生苍海、湖光潋滟、云舒浪卷、晓日烘山、细浪漂漂。据考,《水图》以十二个“天之大数”寓意当时的十二州,因此这幅垂范之作更具历史价值。杨皇后精于鉴赏,题咏恰切,我们之前在“小寒”节气中提到的马远之子马麟《层叠冰绡图》,也有杨皇后题诗。若在今天,或许她会是一位很有见地的“策展人”,联想到英国凯特王妃也做策展,都是文化艺术的积极推动者呢。另外,杨皇后也“颇善丹青”,据传现藏于吉林省博物馆的《百花图卷》即为其做婕妤时所作。

水图(局部) 宋 马远 绢本淡设色
纵26.8cm 横20.7cm / 41.6cm 故宫博物院藏

回到水的题材,在我们的文化中可谓古往今来滔滔不绝。有时间的隐喻,譬如《论语·子罕》:“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有空间体量的认知,譬如《庄子·秋水》:“于是焉河伯始旋其面目,望洋向若而叹”。有史诗般的开阖,譬如张若虚《春江花月夜》:“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有由物及人的比兴,譬如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时而豪情万丈:“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唐 李白《将进酒》)时而意态天真:“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宋 苏轼《饮湖上初晴后雨二首·其二》)时而多情善感:“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宋 秦观《踏莎行·郴州旅舍》)时而怡然自得:“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唐·张志和《渔歌子》)林林总总,不胜枚举。此时再看马远的十二《水图》,便又多了数重意象呼应,波光粼粼,回味无穷。


(以上内容获允选自“Phoenix 艺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