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肖像漫画

绘画及文字:智玲

关于漫画,妈妈说我是从不记事的时候就开始画了。记得小的时候画了第一张漫像,画的是哥哥,当时只是觉得用夸张的手法,简单的线条,放大对方的特征,特别的好玩。每个人看了画都会哈哈大笑,又会称赞画得像极了,后来长大了,回想才知道,那就是漫画了。

鲁美毕业后,初到深圳,在公司里做设计。一次心血来潮,给部门里的十几个人每人画了一张夸张好笑的漫画,想不到他们喜欢极了,腾出整整一面墙来张贴我的画,正巧老总带国外客户来公司参观,他们看了大为赞叹。

直到五年前,身在香港的我从网络上认识了一群画漫画的朋友,才知道中国漫画原来有一个好大的群落,很多人已经在里边浸泡了几十年。我像一个终于找到归宿的浪子,从2015年深圳打铁创意十二月活动开始,便拿起画笔加入了现场漫画的行列,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干脆放弃了香港的工作,几年来频繁奔波于国内各大城市,包括深圳,广州,东莞,中山,济南,嘉兴,杭州,桐乡,海盐,邯郸,邱县,郑州,广西,湖南,湖北等地参加现场漫画活动,义卖活动,漫画颁奖开幕式以及参加漫画展览和采风,我的现场漫画也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喜爱。

2018年,我的肖像漫画作品《张爱玲》在首届中国国际肖像漫画大赛中进入前30名获大奖,并在北京嘉德艺术中心展出。

智玲喜欢安安静静地画自己想画的画,不盲目模仿,不追随别人的或者流行的画法。

智玲画漫画喜欢从心出发,喜欢透过表象,展现对方的气质和隐藏起来的美感,总能在纸笔之间让对方看到一个令人惊喜的不一样的自己。

大墨肖像漫画

绘画:大墨

读朱立生(大墨)近作有感

/ 落子

我有个朋友大墨老师,最近两年才出现在线上漫画圈子里,一出来便是石破天惊。

好的作品不靠连篇累牍,更不仗领纂巨秩,明眼人眼光一扫,便知风物所在,风情所在,用不着以尺度吓人,用不着以制作惊艳。

落子读画,如若读书,读好书之余,不免抚案长叹-人间也有这一道好风景!

读大墨老师画作,方寸间痕迹斑烂,点点滴滴都带功力,都带情绪;似是做作、卖弄,却若信手拈来,拈花一笑,若西子作态,能无迷上蔡、下阳城乎?

画者有若神助,读画人心驰目迷。江城、鹏城瞬间比邻焉。

2019.12.17旧作

附:读者评论

在任何时代,任何国家,坚持批判立场的漫画家都不易。比如戈雅,一面是现代意义上的漫画创作者,另一面孔是宫廷画家,顶级的。

给上网课的学子发福利

编注:对着视频镜头与屏幕作肖像漫画,这大概是疫情中保持社交距离时的一种创新吧。下面的图文经作者授权,人像照片也由作者提供并获授权。照片仅限用于下文与肖像作品对照,不得用于它处。本系列分两次发表。

文字及漫画| 落子

落子于肖像漫画,伸展手脚只在现场。对人对已,目之所接,若有憾焉,个中即是小欢场着大世界。

三月间,我在线上给抗疫前线的医护战士,视频漫画写生,首开个人先河,手机屏幕上神态毕现,也算聊对众生。

日前,线上与星子笑谈。星子即吴兴红老师,在长江师范学院美术学院任教。危情百日里的春光中,大家彼此的言语更短。

落子:长江师范学院若缺一个看门老头…..

星子忙说: 那我们请不起的!

落子借势与她聊开来: 你那里要是开学了,给你组织个活动,在视频上为你的学生们作漫画肖像,免费的!

星子: 巳经开网课了。能不能这样子 我奖励的学生您给她/他画一个,这样子他们就会想要,就要好好学习。

哈哈,便有了这几日的公益活动: “疫情中,给坚持开网课的学生送福利”。

上一段画的是服装设计专业的学生们,侧重加了服装画的影子进去,下面是视觉传达专业的学生们,这里面就侧重于变形视觉语言的组合。不管是哪种方式为主,总要画出对方的或我强加于对方的神韵、情趣与感觉来。

每张写生,都是十来分钟,隔空交流,肯定是不畅通的,况且时空穿越,时间所限,中有败笔在所难免,望识者明鉴。也知沉溺画作中之老者在在用心也,良苦,良苦!

星子

抗疫众生相4:漫画家的飘移心路

绘画及文字 | 落子 

我是一个漫画家,是一个专画漫画肖像的漫画家,绝大多数时间是在市井中,面对着市民写生的肖像漫画家。主要精力专注于公益活动,免费为各色人等作漫画肖像;这样说吧,脱离了每天熙熙攘攘不同面孔的世相百态,落子就不知如何打发这苍白乏味的日子了。

朋友谈落子,肖像漫画 3

肖像漫画家落子

朋友谈落子:

“落子的准现场漫像。武汉抗疫期间,不获批准出小区,仅能以人物出视频作画,绝非画照片也。是为”准“。本人为落子写背景文字”肖像之相“,以示站台意。”

“落子,文革前高中六六届,画与文俱佳。现场漫像,全国前三位。”

“落子画不错,高手在民间!”

“落子有一幅照片,挺有意思。背景是一排着红色长裙的女模。落子背相而坐,双手合十。最妙处是一女模扭头观此物。摄影抢下这一瞬间镜头,足以展示落子不羁的个性。”

“先看文祥之文,脱俗!后看落子的画,违俗!”

“落子趣亊多多。我曾当面戏称落子“不是伪君子,却是真小人”。落子大笑。小人而坦诚,活得潇洒自然真性情。”

抗疫众生相:肖像漫画 3

落子

黑龙江医疗队孟祥林
黑龙江医疗队孟泽
黑龙江医疗队陈杨
黑龙江医疗队于海清
黑龙江医疗队曹雪
无名
黑龙江医疗队张丙才
黑龙江医疗队赵垒

抗疫众生相:肖像漫画 1

编注:这个周末的香槟艺苑栏目,继续推出新的品种:肖像漫画。今天一并发表《肖像之相》专文,希望能帮助读者了解这一艺术种类及其传承流变。感谢艺术家授权,落子抗疫众生相系列本刊以连载方式推出。

落子

黑龙江医疗队孟凡莹

王迪医生

李晓光医生

郑岩医生

翁玲护士长

肖像之相

编注:本文系配合落子肖像漫画系列而专门撰写的原创批评。落子《抗疫众生相:肖像漫画》即日起在本刊连载。


文 | 文祥

人生漫长,过眼之人无法永久记忆;能抓住的仅仅只是一瞬,还是借助昔日之绘画,今日之摄影之力。所以,传统肖像画是绘画的功能性最好之证明。通俗地说:就是有用。有记录、证实、纪念的实用价值。文短不能多说,大伙可以自去绘画史上找例子,大把的。还有一途,去找写西洋宫廷、教廷、大家族的影视例子,那种大宅子里,满坑满谷都是肖像画,连楼梯上都挂满,非如此不足以显示“蓝血”血统。

肖像画的垄断地位,被技术颠覆。摄影术兴起百年,人像摄影便宜到几无成本。传统肖像画被挤到边缘。这一局面被艺术史家、社会学家称为“图像的民主”。

肖像画之泽,大有百世而斩之殆。

好在技术促成一个画种衰落,技术也能成另一新画种接生婆。

这次是报刊印制、分发技术的大普及,跟随着摄影术来到工业国家。报刊一举成为新型公共空间,与民主政治交相激荡,催生了政治肖像漫画。欧美工业国家,各色报刊构成的大生态系统,称为各种利益人群各说各话,各有表达,各持己见的民意党表达空间。

肖像画从大宅子的高墙深院一走入公共空间,变身为政治肖像漫画,它的指涉性与表现性充分生长。这在中国现代政治中能找到大行其道,风头极盛的例子,如抗战大后方,尤其是1938年的武汉。如国共决战时的国统区。如文革时的城市大字报墙。

除了这样的时段,中国的政治肖像漫画不受待见,也就难以长成参天大树,如西方新闻传媒中的远亲。

不受待见的漫画肖像,入不了庙堂,自堕入民间,满足了草根阶层的肖像画需求。这种需求自有落子漫画团队流落民间的几万幅作品证明。

以上部分,讲的是本文题目的前半题,算形而下部分。以下讲后半题,稍稍近“玄”,勉强算“形而上”。没兴趣者大可略过。

画像之“像”,是“肖”,是“相似”。它永远不是所画对象本身,不是实存的人物面孔,所以才是“像”是本人缺席的替代品。

所以有“逼真”一词出来。西方绘画,直至十九、二十世纪的印象派之后,一直走的路子就是“无限逼近对象”。不管是透视、造型、明暗、色彩、写生,模特应用,各种技术、方法、都是为了解决迎得象的难题,都要逼近被画者之“真”。一般肖像画之象,说到底就是作品里人物面孔的基本结构、基本特征相符,相似度高。

漫像比一般肖像画更像所画对象,或者说更有辩识度,是因为漫像夸张了人物面孔的基本特征。

对于陌生人肖像来说,观者只会关注基本特征,有了特点认知,就认为达到“像”的程度。
还是拿文革来举证最方便:当年大字报上的“走资派”漫画像,我们凭什么认识谁是谁,还就凭的突出的面部特征。

对于熟人的画像,我们判断的标准就增加了太多的东西,这就是所谓的“相”,肖像画作品中那张面孔,是各种亲缘关系的总和,也是各种情感积淀的总和,最重要的是被画者人生经历,修为的总和。

汉传佛教之禅宗,有个深入民间的说法,叫”相由心生“。某人面孔,或隐或显表达出来的,叫“气质”、叫“韵味”、叫“素质”、叫“气场”、叫“酷”、叫“拽”的那种东西,统统都是某人人生积淀,无论正邪,文野、高下、人皆有之。

所以中国文化传统,无论庙堂之上,或江湖之远,都讲相由心生,也就是从外貌之象深求人生总和之相。比如清代之大挑知县,就是由皇帝面试“县团职干部”,最重要的项目就是观面相。

脸孔之“相”的重要,再举个民间的例子,工艺里,无论塑像、壁画、玉雕牙雕、墙面均由师傅“开脸”。这开脸就是添上五官,但又不仅仅只是添上五官,还得添上生气。此工序之重中之中,在于能不能让作品“活”起来。没有生机的面孔,在民间叫“死相”,挪到肖像画中说,就是有形无神的肖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