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瓷残片入画

绘画:木瓜,文字:木又寸

从白玉无瑕到花好月圆,自古以来中国人便有追求事物“完整”的执念,但是总有一些东西在挑战你的“完整”情结。

你可能会想,这样的破瓷片有什么好欣赏的?还不如一个完整的瓷器来得好。

那你一定不要错过这组画,它会为你的审美打开一扇新大门。

雍正青花瓷片·唐明皇游月宫图

当水彩遇上青花瓷,让人直呼天作之合——水彩的通透、明丽与柔和,最大程度发挥出了瓷片的美感。

崇祯 青花

与光滑洁净的瓷相比,带有细密纹理的纸张与层次丰富的颜料晕染,让瓷片的色彩更有韵味。

万历老马

水彩的色调绝妙地复刻出了青花纹样的秀雅,甚至更添一份朦胧柔美。不论是大面积的铺色还是精细的线条,画面始终不失干净整洁。

大明嘉靖团狮纹

一块碎瓷片,因几经曲折的轮廓、凹凸不平的截面,更添了几分立体感;也正因如此,画面的结构达成了一种奇妙的平衡。



顺治青花折枝花卉纹盘

我们不仅能从中感知到瓷片的厚度,甚至能想象出摩挲瓷片边缘时粗粝的手感……

顺治瓷片
雍正青花瓷片

只画瓷片略显单薄,添上各种昆虫或是花瓣、枝叶,更显风趣。花草昆虫为生长者,是动;瓷片本没有生命,是静。动静结合,生命力似乎就要冲破画纸。

如此独特的画作,让人不禁好奇背后的创作者是如何得来这一番妙思。

画家本人说:

因为我爱人喜欢收藏,十几年来我耳闻目染。他收藏了许多瓷器,明清瓷器、高古陶瓷都有,还收集了几大箱的瓷器残片。闲来无事的时候,他喜欢擦拭观摩瓷片标本,样子很入神。受他的影响,一段时间我痴迷上画瓷片,我发现瓷片上的图案有一种令人心生宁静的“残缺美”,它不完整,却能真实传达遥远过去的时代信息。于是我画了一个系列。”

顺治年·白玉兰
天启年·马

(以上内容选自公号“珞珞看图”,获授权)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