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剧舞台上的《啼笑因缘》

文/ 宋海东

1930年,张恨水的长篇小说《啼笑因缘》发表,此后数十年间追捧者众多,被誉为“创造小说界的新纪录”。小说不仅十余次被改编为影视剧,还化身为20余种舞台剧及曲艺形式,尤其是在话剧舞台上频频被改编,久演不衰。然而,因年深日久,地方志及文史资料上的相关记载或一笔带过,或错谬百出,且音像资料匮乏,无法客观全面地反映其改编史。所幸的是,近20年来,或从书肆冷摊,或自旧书网站,或经亲友转让,我的书橱里已经堆叠起《啼笑因缘》的数十种话剧节目单。梳理这些大多已泛黄的纸品,我们可以从一个特殊的视角,追溯《啼笑因缘》在话剧舞台上近百年的辉煌。

早在1931年,大华话剧团便在上海齐天舞台上演话剧《啼笑因缘》,每天日夜两场,场场爆满。我所见到的戏单为32开单页,上面不见编导大名,只重点介绍朱飞饰樊家树,卢翠兰饰沈凤喜,杨耐梅饰何丽娜。这些演员不单单来自话剧界,亦有电影圈、京剧和歌舞剧的艺人客串,因此与普通话剧不同的是,作为噱头,剧中插入了一段闹轰轰的歌舞。戏单上还宣称该剧系“打破舞台纪录的急先锋,创造电影化戏剧的大成功”,大吹法螺,言过其实。其时,正在拍摄电影《啼笑因缘》的明星影片公司以齐天舞台及大华话剧团未经张恨水授权为由,阻拦该舞台剧公演,并将对方告上法庭。

同一年,上海尚乐社请来洋场才子王君达,根据张恨水的这部小说改编了三集话剧《缔笑因缘》。改“啼”为“缔”,系尚乐社蓄意为之,目的是回避版权纠纷。我手头的一份残缺不全的戏单上找不到该剧演员名单,但尚存一行醒目的大字:“轰动全国风光旖旎奇情曲折机关布景空前伟大新剧”,下面还有一段介绍机关布景的小字:“特制布景富丽堂皇、鲜艳悦目、美术新颖,关秀姑被捉一场机关奥妙、出神入化、样样考究、空前绝后。”

上海金都大戏院上世纪40年代公演戏单

上海金都大戏院(后更名为“瑞金剧场”)于1940年建成开业,专映电影。日伪占领期间,电影营业不佳,改演戏剧,上演过《家》、《上海屋檐下》等名剧,同时演出过上联剧团出品的话剧《啼笑因缘》。上联剧团《啼笑因缘》戏单为32开,内页有6页,另有封面和封底。这部七场剧的导演和编剧均署名“集体”,陈璐饰沈凤喜,陈述饰樊家树,林彬饰关秀姑。戏单上不仅有演职人员表和《<啼笑因缘>本事》,还有一篇《<啼笑因缘>的剧本》,介绍剧中为何使用独白形式,并且解释为何删除何丽娜这个人物:“我们的剧本最初是有何丽娜的,最后我们决定删去何丽娜的存在。为什么要在这方面使观众失望?首先,何丽娜的命运永远不和沈凤喜的进展交插,永远是平行的。第二,何丽娜沈凤喜面貌相似,剧本原来虽然已经想出办法安排,然而演员是否能够完全克服演出的困难,毫无把握。胡来一番,未免失掉舞台的真实性。第三,《啼笑因缘》的才子佳人的气息几乎全在何丽娜身上,她的存在有趣然而决不真实,更坏的是,她的存在增加樊家树的性格的模糊。”戏单上还用两个页面刊载剧中人物独白:“幸福是什么,没有人知道。我觉得自己应该放心了,可是就在我放心的时侯,一点点疑心也没有起,幸福就偷偷把我卖给痛苦。……”删除何丽娜这个人物后来被话剧界普遍沿用,使用独白从民国到当代却属于独一份。

哈尔滨市群众艺术团1957年公演戏单之一

1957年10月8日,哈尔滨市群众艺术团在哈尔滨工人俱乐部公演三幕七场大型话剧《啼笑因缘》。我藏有该剧两种戏单,其中一种在那个年代堪称豪华,使用的是16开对折页道林纸,上面有9位主演的剧照,其中王凡娜饰沈凤喜,聂鲁夫饰樊家树,郑素梅饰关秀姑;剧中还添加了得胜、小牛、老奶奶等配角,但见不到何丽娜这个人物;另外,其执行导演为文辛。戏单的设计者显然读过三友书社出版的《啼笑因缘》,封面借鉴小说封面创意,描绘军阀刘将军鞭打沈凤喜的一幕。另一种戏单为32开单页双面,套色印刷,正面保留了刘将军鞭打沈凤喜的画面,并介绍该剧的原著作者和主要职员,背面是纯文字的《剧情说明》。

哈尔滨市群众艺术团1957年公演戏单之二

同一年,吉林市话剧团亦公演五幕九场话剧《啼笑因缘》,并且赴京演出。所印制的戏单为套红印刷,介绍导演为成滴石,董萍、章杰分别担任樊家树AB角,沈凤喜由华惠出演,依然不见何丽娜。单子上的《前言》交代了演出背景:“《啼笑因缘》改编剧本,是在我团老演员手中保存了十九年的话剧本,改编者是谁?已经无从讯查了。《啼笑因缘》是张恨水先生三十年前的一部巨作,流传很广,影响比较深。它揭露了当时军阀的专制蛮横的统治,对人民的压迫和残害,也反映了对人性和道德的摧残。虽然是一部社会言情小说,但是有它一定的现实意义。将它改编成剧本搬上舞台,对丰富话剧上演剧目是有益的事情,但是我们这次演出对原剧本稍加整理并未进行修改。此剧保存十九年前的样子,贡献在观众面前,是为了征求原著作者张恨水先生及各界观众的意见,再进行修改,使它成为一出更完整的戏。”重病缠身的张恨水当时不可能从他所生活的首都远赴吉林观看演出,那么,此剧是否进京公演,以便原著作者一睹风采呢?不得而知。同样是1957年,该戏还出现过一种套色印刷的戏单,导演依旧,主演也无太大变化,只是为沈凤喜添加了一个B角演员;但该剧结构有极大调整,改为三幕七场。时间来到1962年6月,该团又将其改编为十场话剧公演,剧本整理者和导演均为单崇敬,扮演沈凤喜的AB角分别是刘忠秀、贾文,扮演樊家树的AB角分别是董平、王端志,关秀姑的扮演者为周岚。吉林话剧团的戏不错,但所印制的3份戏单相形见绌,均为普普通通的32开对折页,普普通通的用纸,普普通通的文字,未装饰任何图案。分析3种“吉话版”的剧情和人物表,显而易见与金都大戏院版本一脉相承,该团演员手中保留的那部民国剧本,很可能便来自上联剧团。

我这里还有一份1957年12月28日的上海《大新游乐坊演出说明》,系16开单页两面,介绍当日在该剧场分下午和夜晚两个时段公演通俗话剧《啼笑因缘》的上下集,由雪飞剧团、兰友剧团联合演出,张冲和小王君达分别担任樊家树AB角,王雪艳饰沈凤喜,陆文飞饰何丽娜,胡桂英饰关秀姑,其他上了演员表的优伶亦有二三十人之多,并且增添了李次长、傻大姐等书中未出现的角色。尽管集中了两个剧团的力量,人员使用上却依然捉襟见肘,有些伶人不得不身兼多职,如陆文飞既担当女主角,亦扮演傻大姐这个龙套角色。总体来讲,这是话剧史上较忠实于原著的一次改编,何丽娜、陶伯和、陶太太等人物被一并保留。

上海人民艺术剧院方言话剧团1962年公演戏单之一

自1962年7月7日起,上海人民艺术剧院方言话剧团在长江剧场连演百余场方言话剧《啼笑因缘》,剧场门前经常出现车水马龙的盛况。这部戏共13场,另有尾声,第七场和第八场之间安排有剧间休息。该剧由苾莎、钱祖武整理,应云卫执导,蒋天一、李明分别担任樊家树AB角,王雪艳、陶醉娟分别担任沈凤喜AB角,唐雯、孙燕玉分别担任关秀姑AB角。这部戏效仿上联剧团剧本,删弃小说中的重要人物何丽娜,突出樊家树、沈凤喜二人间的情感纠葛。十余年前,我在上海文庙淘得该剧两份16开对折页戏单,内容及排版基本一致,只不过一种为黑白版,一种为套红印刷,无太多特色。近两年,我又从网上淘得两种让人眼前一亮的戏单。一种为32开油印本,除封面封底,有内页4页,用钉书针直接装订成册,这种装订手段在我收藏的戏单中绝无仅有。封面上方为剧名,下为套红印刷的一簇花卉;首页主要是《职员表》,并注明演出时段,即1962年7月至10月;第2页至第4页依次为《剧情介绍》《场序》和《演员表》。另一种为大32开横式对折页,其封面经过精心设计,以充满悒郁氛围的紫色为底色,左上方是一位年轻女子的悲凄面孔,凝神注视着右方侧路灯下一名长衫男人瘦小落寞的背影——显然,他们便是被恶势力无情拆散的樊家树和沈凤喜;其内页及封底分别是《故事梗概》《场序》和《演职人员表》,但与前面的油印戏单相比,演员阵容略有调整。正因为该版本的公演获得巨大成功,这之后,国内话剧舞台上的各种版本均脱胎于苾莎、钱祖武改编的这种剧本。

上海人民艺术剧院方言话剧团1962年公演戏单之二

上海人艺方言话剧团的剧本很快便传到安庆市话剧团,后者借用该剧本,公演了这部话剧。系由任东黎执导,程雪丽、冯晓枫分任沈凤喜AB角,徐寄陶、李承铨分任樊家树AB角,杨美饰关秀姑。据安庆地方史料称,该团不局限于在当地公演,还携带此剧“逆江上行千余里,演红了安庆作家的作品,也演红了他们自己”。其戏单系特殊开本,尺幅为18.5×11cm,对折页,封面是樊家树在路灯下顶风趔趄前行的身影,右侧剧名为瘦长的彖体字。

景德镇也是张恨水童年生活过的地方,当地人对这位小说家情有独衷。上世纪60年代中期,景德镇市话剧团克隆上海人艺方言话剧团剧本上演同名话剧,乔木任导演,刘一兵、程金梅、郭阿芳分饰樊家树、沈凤喜、关秀姑。该剧戏单为横式48开对折页。

南通市歌舞话剧团上世纪60年代公演戏单

同一时期,南通市歌舞话剧团亦公演《啼笑因缘》。我手头的一份繁体竖排、32开对折页的戏单显示,这部十二场另加尾声的戏剧系杜友渔“根据原小说,参考上海人艺方言话剧团的演出,及北京市曲剧团的台本改编而成”,导演为陶衍、杜友渔,作曲为陶衍,唐水英饰沈凤喜,邵统动饰樊家树,周水英饰关秀姑。该剧严格地说属于话剧,但带有歌舞剧元素。

福建省话剧团上世纪60年代公演戏单

福建省话剧团在“文革”前后两度上演福州话版方言话剧《啼笑因缘》。“文革”前的这份戏单系特殊开本,尺幅为21.5×11cm,三折页。除《演出前言》版块为横排,其余文字均为竖排。其封面设计清新淡雅,乃是以白色为底色,左侧为绿色篆书剧名,上方偏右位置是在一簇盘曲的枝叶下,一位面目清秀的长辫姑娘正凝神弹奏月琴。长达650余言的《演出前言》信息量颇大,介绍福州话版方言话剧的滥觞,披露“为了让不懂福州話的观众也有欣赏‘啼笑因缘’的机会,我们并用普通话演出,以满足广大观众的需要”,并大胆地承认该剧借用的是上海人艺方言话剧团的改编本,同时阐明由于放弃了何丽娜这个人物,“这就确立和进一步突出了沈樊二人单一纯洁的爱情关系,并使这个情节成为剧本的主线,这样也就把由于封建軍阀刘德柱的蓄谋破坏,以至使樊沈二人美好的恋爱成了一场大悲剧的罪恶,揭发得更为深刻,开给以予情的咀咒和鞭鞑!”其演职人员表显示,该剧由黄家赋、陈滨生联合执导,陈玫、徐冰如分任沈凤喜AB角,何钰生、蔡怀玉分任樊家树AB角,王琴如、林照明分任关秀姑AB角。

福建省话剧团上“文革”后公演戏单

另一份“文革”后的戏单同样是特殊开本,尺幅为23×11cm,三折页,封面以绿白两色为底色,金色篆书剧名移到右上方,主体画面为丝丝垂柳下的一名以手捂面的长裙女子,氤氲凄美之情。戏单上的演职人员表显示,这部舞台剧新版本人员变更较大,第一导演仍是黄家赋,但第二导演换作林明;之前担任关秀姑A角的王琴如改任沈凤喜B角;之前担任沈凤喜B角的徐冰如改任关秀姑A角;之前饰演哑子的林守武晋升为樊家树B角。

九江市话剧团上世纪70年代末公演戏单

寒舍另有江西省九江市话剧团公演《啼笑因缘》时编印的两种戏单,一种封面为枣红色,一种封面为墨绿色,皆为32开对折页。单子上未注明演出日期,经考证,均属于上世纪70年代末产物。1979年秋,该剧曾到南京公演,夫子庙剧场一时间座无虚席。其导演为徐典、张峰,吴有熙、方坚分任樊家树AB角,李爱群、童雁冰、洪丹华分任沈凤喜ABC角,于丽、余荷艳分任关秀姑AB角。戏单上未提编剧之名,是不愿提,也是不敢提。

2007年,在纽约市政府艺术基金资助下,美国长江剧团在纽约剧艺中心公演《啼笑因缘》。通过半个多月的精彩演出,给纽约华人和美国友人留下深刻印象。该剧编导为陈尹莹,沈凤喜的扮演者为舞蹈演员马千,樊家树的扮演者为吴越坤,饰演刘将军的李昌林是当地中文电视台著名主持人,另外该剧还保留国内话剧舞台上甚少出现的何丽娜、陶伯和等人物。据张恨水之婿洪旻在网络上发文称,公演之时,长江剧团“因地制宜,创用了‘城池俯瞰’,‘一堂多景’的表演阵式。所谓‘城池俯瞰’,即观众席节梯如城,演出场地聚似盆池。观众在上,演员在下的表演格局,打破了传统舞台在上,观众居下,遐远延伸的形式。观众通过表演区进场入席,大大贴近了演员与观众的距离,也拉近了观众与剧情的位差,使观众融入剧情,随情节发展、演员表演亦啼亦笑。所谓‘一堂多景’,即把整部戏的舞美、布景、道具设计,溶集一堂。前景左为沈凤喜家,右为关秀姑家,收拾了简单的道具,实时变为天桥杂耍、鼓书表演场地。中景是陶伯和府地,后景高踞正中是军阀刘将军府。多景紧凑相连,使用竹凳、木凳,高矮茶几,典型简洁的陈设点明环境,手法极为洗练。这一堂多景,让观众随灯光聚灭,进入聚焦的表演景区,观赏剧情的推进扩展”。非常遗憾,这部海外话剧的戏单我至今未得手。

(图片由作者提供)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