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速写情结

图、文:苏朗

我所熟悉和敬佩的许多大画家师友可谓都是“速写起家”的。

在生活中画速写,可以锻炼和提高艺术的造型能力,可以为创作记录形象和积累素材,有时速写本身可以成为一种反映生活的艺术作品。

正好1954年吴运铎到武昌艺师作报告,我很激动地当场为他画了一幅速写像,金校长拿到讲台上请他签名留念,大受赞赏。从那时起,点燃几十年坚持画速写的热情,受益颇多。

五十年代我在武昌艺术师范就读时,我们的金本黄校长常教导我们:鲁迅在对青年美术工作者谈话时曾指出,“作者必须天天到外面或室内练习速写才有进步,到外面去速写,是最有益的”。

1962年冬、原在西北工作的画家黄胄从北京返兰,甘肃日报社派我陪他在兰州农具厂、化肥厂、挽具厂三天为甘肃日报画一组支援农业的速写。他在现场冒着严寒手疾眼快生动地挥毫,而且当场就能完整地组织构图完成一幅佳作,让人佩服感动不已。

他说他在西北各地画的速写累积了几大纸箱,许多都成了他后来国画创作的素材。文革中他身心饱受摧残,1982他再到甘、藏采风时腰疼直不起來,就跪爬在草地上画速写!当年我省博物馆会时我为他画了速写像,他高兴地簽名留念。

大画家史国良1981年到甘南采风,画了大量速写,在兰州办了个专展,我采访后为他在甘报发了专题,作品大受好评。他回京后,还以藏女题材画了幅国画小品赠我,倍受鼓舞。

还有浙江著名画家蒋文兵先生和一行旅游人到甘南画速写迷而忘返,逗留数日画了大量精彩速写。在杭州办展时,华君武赞道,这不只是素材,都是独立的艺术作品。现在印制成画册都成了经典。

我受到他们的影响,从事美术创作以来也学着“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坚持画速写,使之成为我的各类美术创作旳滋养。力求观察凖确、透彻,加深感受,加强理解,掌握住对象的主要特征,才能把速写画好。

我从1960年代到2000年间挑了一些工矿农村矿山草原画的速写,有玉门油矿、克拉玛依、白银有色公司、矿井上下、兰炼、兰化,是实地写生的厂景和人物,都是现场画成,没有另外加工的。

时间允许我就尽量画得充分些,不是画快就是速写,主要是抓住特征,多留些视觉和感觉的记忆。

我当报社美术记者下农村机会多许多农村人物形象对我创作很有帮助。

我习惯了带个速写本來培养观察力和记忆力。我下面发的几个人物头像是大师黄胄、澳州油画大师杨鸣山、伊朗漫画家、香港良友画报总编。最后一组欧州风情是:巴黎凡尔赛宫、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意大利比萨钭塔、威尼斯水城和瑞士阿尔卑斯山。看到这些速写就唤起了难忘的记忆。

(原创作品图片及文字由作者提供并授权)

1 thought on “我的速写情结”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