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各地疫情日记:关爱使者,加拿大

编注:关爱还是惊恐,care or scare,英文里的一个字母之差,划分出面对全球性疫病时不一样的境界与态度。今天的疫情日记让我们了解大多数加拿大人是如何做出选择,共同应对当前困难的。

孔书玉,加拿大

在疫情面前,请做一个关爱者

1
过去的几个月,几个星期,几天,从中国到世界,一场由冠状病毒引发的灾难正以令人恐惧的速度向各地扩散。从超市到股市,从机场到国境,从疾病控制中心,到医院学校政府,世界开始混乱,恐慌,危机四伏,人类似乎逐渐陷入一个还无法估量其底部的疫情深渊。

存在主义作家加缪笔下的“鼠疫“故事似乎正在上演,当世界变成一个个隔离封锁的孤城,国家和城市进入紧急状态,股市接连下跌甚至熔断,人们被迫停止往日习以为常的工作,娱乐, 社交和户外活动,他们开始显露出自私、恐惧、无助。而恐慌也借助病毒之势, 在精神空气中快速蔓延。

在疫情面前,众生必须做出选择。 一场灾难让个人、家庭、社区和国家,表现出他们在平常状态下无法看到的性格、教养、文明和道德底线。

我们开始担忧的不只是病毒, 还有我们自己对人类的信心,“如果这次疫情带来的是人类之间更严重的不团结和不信任,那将是病毒的最大胜利” ,《人类简史》的作者赫拉利说。

有人把大量口罩防护服等宝贵资源驰援给邻人他国,也有人为了转移责任掩饰无能,煽动国族仇恨,指责他人是病毒传播者;有人筹集善款慷慨捐赠抗击疫情;也有人利用自己的双重身份,从一个“安全“”免费“的地方跑向另一个。

是的,如果因为要生存,我们选择敌对、算计、冷漠,即使最终幸存下来,面对一个只有自私、仇恨、你死我活的世界,你还会热爱它吗?如果这个世界不再值得你热爱,活下来又有什么意义?!

2
做一个关爱使者(caremonger) 而不是恐慌传播者 (scaremonger),这是越来越多的加拿大人的选择。

在过去的几天里,一个由普通公民发起的民间互助行动,通过社区义工以网上和线下同时活动的形式,正从东向西,在加拿大的社交媒体和社区邻里之间蔓延开来。这些通过脸书组成的“关爱使者”,从多伦多开始,发展到渥太华哈利克斯埃德蒙和温哥华等各地,七十二小时的时间里,已经有三十几个脸书小组,三万余人加入。

”关爱使者“发起人是多伦多的Mita Hans 和Valentina Harper。她们最初的想法只是帮助那些在疫情中不便的人做些日常杂务,让隔离中的人有与外界交流的机会。参加的会员有两种:求助(ISO)和帮助(Offer)。本来以为也就是十几人的小群体,一夜之间,发展成遍布多伦多有几千人的运动。

为残疾人做饭,帮助老年邻居购物取药,为失去工作的送去日用品礼券,为行动不便者排队买东西。连锁餐馆每天为多伦多地区的食品银行提供食品,大学生帮助医疗工作者照看他们的孩子,有人为单身母亲征集婴儿食品,还有人把本来用于度假的钱买各种消毒液洗手液和各种防护用品。

加拿大地广人稀,人际之间关系平时也说不上密切,但是这场危机把他们的距离忽然拉近。

Caremonger 发起人Valentina

对一个残疾了二十九年,免疫系统很微弱的保罗来说,消毒洗手液是生活的必需。当大家抢购清洗用品的消息传来,他很担心自己的用品还有几天可延续。但有人替他在哈利法克斯的“关爱使者”发出求助帖,不久就有人回应了。 “就像得到一个拥抱一样温暖,让我有信心继续活下去“。

3
社交距离是疫情中人们采取的最重要的自卫措施之一。但每一天,有很多人因为旅行,因为发病,或者仅仅因为怀疑,不确定,要居家或者集中隔离观察。这些人常常成为人们规避的对象。

在埃德蒙顿的关爱小组“爱的隔离“ (Isolation 4 love),主要帮助那些在家居隔离中的加拿大华人,迄今已经帮助了二百多家。这些人从亚洲回来后面临两个星期的隔离期,生活上遭遇种种不便。她们为隔离者或家庭买食品,日常用品和手纸,然后留在家门外。

从最开始的二十个义工如今已经发展到一百多人,一些得到这个小组帮助的脱离了隔离期的人也开始报名参加。

“两周的与世隔绝,对谁来说都是很不容易的。所以我们希望用这种积极的办法来鼓励人们遵守社交距离,避免病毒的传播。我们希望其他社区的人也能这样做。”(Michelle 张)。

“爱的隔离” 义工 Victoria Zhang

感谢他人为了我们的健康做出隔离的牺牲,我们用行动帮助他们度过这困难的隔离期。


“爱的隔离”这样的民间组织让人们在理解和感恩的基础上重建信任和互助。

4
短短几天里,“关爱使者”不仅已经发展到三万人,它守护的内容也多种多样。

多伦多一个电影制片人Kari Hollend 组织了专门帮助电影制造业的脸书小组,在这里电影人之间提供工作和寻找工作。 另一位音乐表演者组织了一个网上音乐节,让那些音乐表演活动被取消的表演艺人从中得到收入而不必在公共场合冒险;还有一位作家,每天为那些父母必须出去工作的孩子们做网上直播的故事会。

在一个充满焦虑,孤独和不确定的时刻,“关爱使者”带给隔绝的人们以联系,让失望无助的人对自己的同类还抱有希望,所以,“关爱使者“不只是提供生活上的帮助,这些脸书小组也交流信息,交换想法,提供感情支持,唤醒人们心中的善意,并给他们表达这种善意的机会。

总理特鲁多在最近一次致国民的发言中说,“我们国家的力量在于,在最需要的时刻, 我们能够走到一起,互相支持。”

加拿大不是强国,加拿大人也很少咄咄逼人,但这些有教养的加拿大人,用最有常识的行动,提醒我们,我们和我们的邻居,应该彼此照应。

因为在灾难面前,“没有谁能做一个孤岛,在大海里独踞。每个人都象一块小小的泥土,连成一块陆地。“

5

随着疫情的恶化,各地都涌现出越来越多像关爱使者那样的人群组织和行动,他们用自己能够掌控的行为来对抗疫情带来的恐慌,隔绝和荒谬:

在最先受到新冠病毒打击的中国, 医护人员牺牲了他们的假期,家庭甚至生命,遏制了最严重的灾情, 赢得了世界人们的尊重;

在身处重灾的西班牙和意大利,人们在隔离的阳台上唱歌, 开音乐会,练健身操,互相问好;

在加拿大美国,很多大型连锁商把开店的第一个小时专门用来为老人和残障人士服务, 使她们可以避免拥挤的人群,以及可能的传染风险;

在世界各地,艺术家, 专家, 教师陆陆续续在网上利用社交媒体提供他们的服务,让待在家中的人们也有学习 “社交” 的可能, 减少因隔离造成的心理疾病。

如果说,两天前我开始写这篇文章时还引用加缪的那句话来开头,“比鼠疫更可怕的是人类自身精神里那样一种平庸“, 那么现在我更愿意用哈佛校长致师生的邮件来结尾:

”没有人能预知在之后的几个星期里我们将面对的是什么, 但是我们每个人都要懂得COVID-19将考验我们在危急时刻所显示的超脱于自我的善良与慷慨。我们的任务是在这个非我所愿的复杂混乱的时刻,展示自己的品格和行为。”

让我们都做关爱使者。在黑暗的时刻,守护人类的智慧,同情和教养,守护心灵对阳光的渴望。

(日记内容参考BBCNews, The Global and Mail等相关的英文资料,在此致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