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sabor:乞求的爱情苦恼无味

文/ 海鸥

Sinsabor,苦恼,无味,这是探戈音乐诗人埃德加多·多纳托(Egardo Donato)领衔的传统乐团在1939年录制的一首探戈。尽管传播度和知名度无法与其代表作《半明半暗》相媲美,却是舞者们追捧的一首探戈,张弛有度,柔情缠绵,且节奏欢快。

在我看来,《无味》不仅可以是大型表演的选曲,也可以是舞者甚至初学者练习走路和节奏的神曲。在多纳托的这个经典版本中,融入了探戈音乐中少有的男女二重唱,是多纳托在当时的一大法宝。

埃德加多兄弟九人中,三人从事音乐,他哥哥阿斯卡尼奥是大提琴家和作曲家,这首《无味》就是他为阿斯卡尼奥在1939年创作的。词作者是当时已经闻名阿根廷和欧洲的著名词作者塞萨尔·维达尼,早在1927年,维达尼的代表作《永别了少年们》(Adiós muchachos)问世,经加德尔演唱,名扬欧洲。

《无味》是一首以失恋为主题的探戈,这是维达尼擅长的话题,他直白的诉说中隐藏着对怜悯的乞求,就像对爱情的乞求一样。乞求的爱情遭人唾弃,乞求的怜悯更容易引起共鸣,这是探戈文学的一个普遍现象。维达尼的探戈特别直白,他几乎不用俚语单词,也不用拗口的词汇。

《无味》这首探戈讲述的是男主被乞讨来的爱人无情抛弃之后的无助。他苦苦追寻、用力讨好而得来的爱情,换来的却是对方冰冷的无情和果断的抛弃,于是自己陷入无法自拔的痛苦,如同无形的枷锁让他无法自拔。

探戈真是一部爱情的反面教材,阿根廷那些伟大的诗人早就用简短直白的词句让共情的人沦陷。在这首探戈里,失恋者容易迷失自我,渴望忘记却无法忘记,内心无时不刻在咒骂对方的渣。

愿世界和平,没有乞讨的爱情。

Sinsabor

无味

Llevando mi pesar

como una maldición,

sin rumbo fuí.

我带着悲伤

如同魔咒

漫无目的地走了。

Buscando de olvidar

el fuego de este amor,

que te imploré.

我尝试着遗忘这段火一般的爱情

那是我向你乞讨来的。

Y allá en la soledad del desamparo cruel,

tratando de olvidarte recordé con la ansiedad febril

el día que te di

todo mi ser,

在残酷无助的孤独中

我试图忘记你

但却在焦急的情绪里

回忆起对你倾注全部的日子。

Y al ver la realidad

de toda tu crueldad,

yo maldecí

la luz de tu mirar

en que me encandilé,

llevando mi ansiedad de amar.

看到眼前一切残酷的现实

我咒骂了你眼神里的光

让我迷惑其中

让我夹杂着爱的焦虑。

Beso impregnado de amargura,

tuve de tu boca tu frialdad,

tu alma no sintió mi fiel ternura

y me brindó con su rigor, maldad.

Quiero disipar toda mi pena,

busco de colmar mi sinsabor,

siento inaguantable esta cadena

que me ceñía al implorar tu amor.

从你嘴里充满苦涩的吻中

我得到了冷漠,

你的灵魂感受不到我虔诚的爱

所以你用无情的邪恶回敬了我。

我渴望驱散所有的痛苦

渴望寻求弥补我的无味之心,

我无法忍受这样的枷锁

这是在乞求了你的爱之后

给自己带上的。

(以上内容选自公号“探戈人”,获允转发)

Sinsabor, 乐队: Edgardo Donato, 演唱: Lita Morales y Horacio Lagos,视频来源: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