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离骚》,暨2020读书季开启

编注:端午节读《离骚》,合时宜,而且夏日室外暑气渐浓,宅家又多了一个理由,正好坐下来读书。2020年只过了一半,天灾人祸已接踵而来,我们经历见证了许多,一些事情不一定能立刻看清楚想明白,可以静下心来,读书思考。香槟丛刊新媒体接下来拟陆续发表一些读书方面的内容,作者的这篇原创文章,正好作为我们今年读书季的开篇。

欢迎大家在这个平台分享各自的读书感受与经历,来稿请提供书名作者名、出版社及出版日期,有书籍图片也请一并附上。稿件请电邮至:champaign.ck@gmail.com

读《离骚》

文| 高兴

我很早就买了一本《楚辞全译》。书中的购书发票提醒我那是1984年在内蒙古大学进修理论物理时在呼和浩特买的。 在漫长的时间里,我偶尔翻一翻,读几段,浅尝辄止。

“忙”不能不说是个说得出的借口。 在那个年代,为学业、工作、生活奔波,无暇顾及其他,何况一本古典文学书。 不过,在那个年代里,在挤破了脑袋去进修的时候能掏钱买这本书,说明它还是对我有吸引力的。 我甚至把它带到了美国。 但几次想读没有读成。

“难”是另一个原因。 文化大革命终止了我高中的学习,我只有高一的语文水平,之后再也没有机会学习中国文学。 《离骚》这一中国古典文学的代表作品对我来讲是相当的难。读了几段就读不下去了,只好收兵。

我第一次读完《离骚》是在回中国为我爸奔丧的飞机上。 整个行程我很悲痛,我知道在飞机上我必须用什么事情来占据我的心,于是我就带上了这本书。 在十几个小时的时间里,我昏昏沉沉,断断续续,第一次读完了《离骚》,也读了《九歌》和《天问》。

第二年的端午节,我又读了一遍《离骚》。奇怪的是,今年端午节,我就像要完成一件必须做的事一样,又找出了《离骚》。这次读时,由于有了一些《尚书》的基础(我们当地有个华人读书群,专读四书五经),《离骚》中引用的从上古到商周的一些典故也不是那么陌生了。

人们往往会把读《离骚》与纪念屈原联系起来,但对我这不是主要原因。 屈原对我是个历史人物,和许许多多著名的历史人物一样,我知道其故事,但不会有太多感慨,想必是值得纪念的人太多了。

我这种感情是由对中国文化的情结而来的。 就像手头上有件你知道最终要丢失的宝物一样,你会不断地端详它,揣摩它。 我知道我会失去它。 生命于我,过去了大半。 当我能够通过读古籍和古人交流,能大概读懂他们时,这种辛辛苦苦赚得来的能力还能伴我多长时间呢?

我自不必说。 儿子自幼来到美国,接受中文教育时间更短,中文已经不是第一语言, 工作和家庭的压力使他无法顾及这方面,我甚至看不出他的兴趣。 至于两个孙子,我只能尽全力使他们能听懂中文,会用中文表达他们这个年龄段的想法。 他们现在对《猴子警长》有声读物非常感兴趣,我已经很满足了。 中国文化的传统,对于我来讲,是即将溶于大海的一勺糖,我知道它会逝去,故我格外珍惜。

明年这个时候,我还会读《离骚》吗? 会的。 不但读《离骚》,还有其它的楚辞作品。 那本84年的《楚辞全译》不是还保存着吗?

(屈原《离骚》,收入《楚辞全译》,黄寿祺、梅桐生译,贵州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