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圃生于隐庐,清赏花事

编注:本周画展介绍圃生的水墨小品。以下画作及文字由画家本人提供并授权。

序圃生画展

谭文祥

圃生的画风,清清浅浅的,一见之下,即心生欢喜。

今日之艺术,是意义膨胀世纪,满眼尽是深度解读支撑作品。靠本能与感觉画画的人,早如熊猫之类。

圃生的画,如山间小溪,屋角野花,却总能唤醒人清新感觉。

日本名小说家川端康成,在诺贝尔文学奖颁奖演讲中,说日本艺术的美学意境是清寂。举中国人熟悉的例子,就是王安石的诗句“细数落花因坐久”。能够“细数”,“坐久”,首先是能独处,其次是心事澄明,进入了“自在”之心境。

圃生的画,能随“意”,即属此类。

圃生自况,不善与人交往。那么独处能自在,能在纸上细数软红十丈,如鲁迅夫子说“躲进小楼成一统”。圃生是“北漂”,不知可“躲”处为何?能“一统”乎?

初识圃生画,策展人找来一堆往昔画评,读了直觉大多误读。圃生虽然学院派出身,却与近五百年中国画传统不合,圃生小品不论笔墨,也不遵守文人画图式,无文人画的寓意、象征支撑。却有和风俳味,有插画风。

圃生的画,最宜于饮茶、听曲、读画、发呆之时,能成一统之自在。处大变革之局面,总得时时收拾心情,才能挣扎上岸,如孔夫子叹,逝者如斯也。

圃生的水墨小品

圃生 | 绘

刘墨 | 文

圃生的画面很小,但很丰富,不像有的人,画面很大,却很空。国画原本不以尺寸的大小来衡量,而是看境界的高低,紫陌红尘外,得以超逸地神游。

隐庐系列之一  20x20cm  2018

他的画,有桂林山水,有江南园林,有文房雅玩,也有远在东瀛的富士山,但不管是哪里,都是他的心象,飘渺而精致。

隐庐系列之二  20x20cm  2018

好的作品除了可观,更可居可游,圃生细心地经营他的画面,一如经营他的生活,湿润,文雅,却又质朴。

隐庐系列之三 22x28cm 2019

一张黄色的毛边纸,再裁成数张,每张纸再画了身边的一角,或杯碗厨具,或壶盏茶器,或笔砚文房,或墙角干花,或桌上一叠书籍,或屋檐下一盏灯笼,或地板上一只猫咪。当这些藏在城市角落里的物什被笔墨铺呈在纸上时,顿时浸染上一股雅致和清幽之气,亦苍凉亦幽深,留给了观者想象和绮念,如泛黄的老照片,还喜欢他笔下的园子,但你不一定能指出是哪个园子,因为这园林已不是一个地缘概念,更是一个人文空间,唯美,典雅,深藏于作者的梦中:竹篱茅舍,石屋花轩,松柏群吟,藤萝翳景;流水绕户,飞泉挂檐;烟霞欲栖,林壑将瞑……

隐庐系列之四 28x22cm 2019

他的绘画,就是他的梦境吧!

隐庐系列之五 22x28cm 2019

我一直以为,国画的妙处,在于“从造化而归自然”,也就是说,它提供一个灵魂的栖息地,或精神的止泊点,弥合自我与自然,甚至联结自我与宇宙。

隐庐系列之六 22x11cm 2020

清赏系列之一 22x18cm 2019

清赏系列之二 22x18cm 2019
清赏系列之三 22x11cm 2019
清赏系列之四 28x22cm 2019
花事系列之一 22x28cm 2019
花事系列之二 22x28cm 2019
花事系列之三 22x11cm 2019
花事系列之四 22x11cm 2019
花事系列之五 22x22cm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