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诗小辑

情人节,刊发一组情诗。以下诗作获授权选自公号飞地Enclave的专辑:《19首当代中文情诗丨为什么我爱……你?》

情诗小辑

作者: 张定浩 王寅 宋琳 池凌云 张曙光 江离 李章斌 路也 杜绿绿

西山
张定浩


我们再度身陷陌生的山中,
在漫长曲折的旅途过后,
烈日下新升起的道路盘旋无尽,
我已几乎丧失继续行走的勇气。

于是你转身,引领我回到上一个路口,
重新在林荫中找寻少有人走过的石阶。
重要的是决定去爱,
这样才能看见。

但我们并不谈论爱,
如同我们此刻并不谈论山,
在山中,每个人的痛苦都不相等,
每个人,都带着自身的重负。

当最后一级石阶自脚下退去,
整座山忽然自眼前消失,
而身后,巨大的城市浮现,
像一个不可磨灭的老笑话。

很多人坐在无遮蔽的山顶等候天黑,
好辨识远处的霓虹,
但我们只耽于辨识彼此面容,
辨识额头上各自难以消除的印记,

辨识无法帮助我们的天使,
和不会将我们眷顾的星辰。
随后就手拉手下山,走入
由我们自己所形成的空间,

在那里,你把一个陌生的我
自你的深处交付于我,而我也一样,
在一个个永在的瞬间,我们
一同辨识爱的过度,与匮乏。

幽暗中的人弹着吉他
王寅

幽暗中的人弹着吉他
吟唱的是红色的花朵
也许是郊外摇曳的罂粟
也许是另一种不知名的花

有松树的庭院,黎明时分
落满松果,孔雀在花园里踱步
一把黑伞 一顶帽子
沉在水池底部

午夜的雪花从桥下涌起
漫过头顶,升上星空
它们从高处俯瞰城市
就像格列柯一样

郊外开满了腥红的花朵
幽暗中的人弹着吉他
你摘下的珍珠耳环
在桌面上来回滚动

它们互相撞击的声音
微乎其微,就是罂粟
摇曳地开放,就是有人
再次拨响了幽暗的吉他

致可能的外星人
宋琳


亿万年之间,群星诞生,群星死去。
仰望星空的人在夜晚看见的
不过是感官的镜像,
内心的诸多渴望之一。

夜凉如水,要有一扇窗,让未眠人
斜倚着沉浸在天体的气氛中。
思念赋予她,心灵的无穷奥妙,
赋予他勇气,静息等待。

要有一座桥,横越银河的汹涌,
要有一夜,照亮别的漫漫长夜。
亿万年之间,或许你终会听见
织女的杼机或牧牛郎的一声哀叹。

天上人间,最最遥远的距离
也许是两个人——从你到我。
星星与我们究竟是什么关系?苍白的火
燃起我们身上陌生的恋情。

透过太平洋上空红色的云雾,
今夜我在一条船上阅读星图。
星光的崎岖路,灿烂而甜蜜,
你快来吧,乘上飞碟向我飞来。

1999/9

蝴蝶
池凌云


一只黄色的蝴蝶来到我窗口,
一天之中唯一的亮色,把我带离
暗淡与荒芜。我跟随
这神秘的信使,想着失落的心的碎片。
某种火焰,炫动的光
以更加沉默而灵动的触角拉着我。

我浮过暗暗涌动的气流
察看我们的躯体。我的双臂空如芦苇
轻抚裸着的河岸。一朵不败之花
跟随我们移动。我们通过它互相渗透,
渐渐获得明天的酣睡。而我们体内
秘密的装载之物
带着我们行走。

2019.10.5

逃避
张曙光


你纯洁的目光使我颤栗
当世界抛弃了我
在明亮而宁静的天空后面
我寻觅到另外一种意义

书页在微风中翻动
石头发出轻柔的低语
走进你灵魂的窗子
我感到超越了一切
生存,死亡,和黑暗的恐惧

1983

沙滩上的光芒
江离


春日的沙滩上,一片交织的
光芒在流动
有时它也流动在屋顶
高过屋顶的树叶,和你醒来的某个早晨

那是因为,在我们内心也有
一片光芒:一种平静的愉悦,像轻语
呢喃着:这么多,这么少
这么少,又这么多

像一阵风,吹拂过簇拥、繁茂的
植物园——
但愿我们也是其中的一种
并带着爱意一直生活下去

这使我们接近于
那片闪烁的沙粒,以及沙粒中安息的众神

2011.4.20

波士顿的雪
李章斌


两年前
在波士顿一条小街上,某栋小楼的窗边
看着窗外白茫茫下着的大雪
仿佛这场雪已经下了一辈子,只是
此刻才让我发觉它在那里下着,一直未停
我心中有一种温柔在融化,时间
仿佛流星一般倏尔飞逝又瞬刻停止
那一夜我吃饱了你做的,并不美味的晚餐
甜美地睡去
寒冷冻结于窗外,仅在室内留下温暖供你我围抱
我们在雪地并排走着,并未牵手
只留下两排脚印,却感觉
这白色世界里仅你我存在,仅你我走过
我感激这场大雪和这个世界,直到那一刻
我才欣然接受我已然领有的,并且知道
那就是幸福

山坳
路也


秋天正在破产,颜色更加鲜艳
大地的身体里打捞出了一座宫廷
这个在地图上尚未标出的地点,我喜欢。

周围山岗耸立,现在已走到了最凹陷的位置
天是静止的,云是清虚的
溪头那座破旧的亭子应当写进县志
身边的大青石可用来醉眠,这些我都喜欢。

那阳光的恍惚,南飞的绿头鸭的哀愁,石板路的蹉跎和蜿蜒
山那边传来一辆拖拉机突突突突的埋怨
我也喜欢。

如果你唱段京戏,用长腔把我绕进去,让我回到出生以前
让我的身体一咏三叹
我会更加地喜欢。

写于2007年10月


杜绿绿


眼前的她是这样懦弱,
弯曲成半圆形,
像微微闪烁的星星
散发出犹豫。

一个柔软的、跳动的
逐渐暗去的
光体。

你可曾触摸过?

她比秋天的山林
还要干燥。
晨光照耀她的脊背
凸起的骨头刺着
这块皮肤。

细骨上有块凝滞的炭。
既不愿熄灭
也放弃了火。

她忍受着,
炭灰填进身体。

你可曾吻过
她的忍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