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主沉浮

|| 查晓燕 ||

李大夫,
你莫走!
多少患者还等着你医救……
却听到
夜空都在低泣:
“昔人已乘黄鹤去”!

传谣者,
会是你?
善意的警示能救几多苍生!
难道是
巍巍江城愿意:
“此地空余黄鹤楼”?!

老实人,
命难留。
警钟呜咽神州大地齐悲鸣!
谁忍见
长江楚天仰叹:
“黄鹤一去不复返”!

李文亮,
已远行。
妻儿双亲的生活谁眷顾?
问苍天
三镇何曾有:
“白云千载空悠悠”?!

吹哨人,
俯人间。
烟波江上的春天还未临。
再三问
大地何时还:
“芳草萋萋鹦鹉洲”?!

2020.2.6-7

冬天的话

冯亚丽

有一条路是两个城市的分界点。
我常常在图书馆四楼
从窗户向外俯瞰:

两个城市的分界线上,
一些已被摧毁,
一些正在重建,
一些一直存在着。

冬日清冷,树叶凋零,
每个人把话禁锢在腹中,
怕一说出来就冻结在半空,
不能直达
而湮灭在污雪里。

那若有若无的叹息声,
也被行人带走,消失于寂静中。

不知出口在哪里,
亦不知去向何方,
归往何处。

2020.02.07,写于李文亮医生离世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