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大东亚系及研究中心联合声明:谴责针对亚裔的暴力行为

伊大东亚及太平洋区域研究中心主任与伊大东亚语言文化系主任近日代表各自部门发表联合声明,谴责针对亚裔的暴力行为。联合声明原文如下:

CEAPS/EALC Joint Statement

Dear CU Champaign Chinese Community,

A recent rise in anti-Asian violence has heightened awareness of the importance of inclusion and diversity of the Asian-American community and the community at large. The Center for East Asian and Pacific Studies along with the Department of East Asian Languages and Cultures appreciates the support that has been shown to our units from the University and the community. We condemn any threat or violence based on one’s race, ethnicity, identity, religion, or national origin. We are committed to diversity, inclusion, and intercultural learning through teaching, research, and public engagement based on the history and fundamental values of humanity. We stand in solidarity with all of you that have reached out and sent messages to us.

For background and resources please visit:

Office of the Vice Chancellor for Diversity, Equity & Inclusion

The Bias Assessment and Response Team (BART) Bias-Motivated Incident Reporting Form

Stop Asian American and Pacific Islander (AAPI) Hate

With kindness,

Misumi Sadler
Director, Center for East Asian and Pacific Studies

Chilin Shih
Department Head, Department of East Asian Languages and Cultures

More info: https://emails.illinois.edu/newsletter/558441415.html

厄巴纳市长声明:不容忍仇恨

厄巴纳市市长声明

我们坚决不容忍仇恨

针对最近几年日益增加的对亚太族裔的种族歧视行为以及暴力攻击,我在此声明,厄巴纳市坚决与亚太族裔社区成员们站在一起,团结一致。

正如上星期在亚特兰大三个美容按摩院发生的令人发指的暴力枪杀事件所反映的,针对亚裔的仇恨暴力事件的受害者中,女性占比居多。八位无辜的受害者被枪杀,这种暴力从来都不该被容忍。对任何形式的仇恨犯罪,我们再也不能忽视它们,也不能不曝光它们了。

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厄巴纳分校历来欢迎来自全世界各地的人们。这儿有数千亚太族裔的学生、教授和员工们,他们选择在厄巴纳安居乐业,我们为此感到骄傲。我们非常欢迎和重视他们带来的创造力、学术贡献、创业精神、友情和社区参与。他们的存在使我们的社区和我们的生活更加丰富。

处于现在这段困难的时期,我要表达的是厄巴纳市对你们的支持和对你们的爱。

市长 黛安•沃尔夫•马林

2021年3月24日

香槟市长致信声援亚裔社区

香槟市市长菲南女士今天(3月24日)通过《香槟丛刊》致信本地华人社区表示声援,明确抵制针对在美亚裔族群的仇恨、暴力及一切形式的种族主义。市长的声援信原文及本刊译文如下:

各位社区成员:

一星期前发生在亚特兰大的针对亚裔女性的枪击案,令全美国震惊悲愤。很不幸的是,自从全球大流行疫情爆发以来,对亚裔的仇恨犯罪行为在飙升。正如伊利诺伊大学香槟校区琼斯校长在“关于在美国针对亚裔的仇恨暴力事件攀升的声明”里所说,对亚裔的仇视和偏见事件在2020年一年里就急剧增加了149%。

我想告知我们社区的所有亚裔成员,你们在香槟是受欢迎的,我们与大家团结一致,坚决反对仇恨、不相包容及暴力。在我们的社区里,一切形式的种族主义都是不能容忍的,我们都要彻底反对制止。

我在此对我们城市的亚裔社区表示声援和慰问。你们给全市社区带来了多姿多彩的文化,极大地丰富了我们社区的生活,对此我深表感谢。

如果您需要举报歧视事件或者需要其它信息资源,可以去访问这个网站。另外,亚美文化中心将举办讲座,讨论如何应对针对亚裔的歧视、骚扰和仇外情绪及行为,这里是他们的网页链接。

香槟市市长
黛博拉•弗兰克•菲南
(签名)

2021年3月24日

亚裔不是“哑裔”

文/ 罗新

经常有人问我:“你在美国遇到过种族歧视吗?”

我的回答是:“遇到过,而且不止一次。”

“滚回到你来的地方(go back to where you came from)”,“滚回中国去”,这样的话,我都听过。

说这些话的人,有白人,也有黑人。

最近的一次,是去年年初的时候。那时美国大多数人基本上还在“隔岸观火”,只有华人们密切关注国内的抗疫进展,并且买光口罩捐到国内。

我在买防护用品的时候,好心的销售商听说我是捐给中国疫区,不仅从仓库里翻出仅剩下的3M防护服,还给我减了价,让我觉得很温暖。

但是,慢慢的,就有一些消息传来:有华人因为戴口罩,而被袭击,被嘲笑,被鄙视。

直到三月初的一天,我忘了是因为什么跟某个顾客谈的不太愉快,他临走的时候丢下一句话:“新冠病毒就是你们带来的!

我望着他的背影目瞪口呆。

原来,这个世界上有销售商那样的人,会以善良、友爱、平等的态度来对待旁人;也有一些人可以把偏见、愤怒和仇恨,转嫁到无辜的人身上。

几天后,美国各地由于疫情发展迅速,纷纷“封城”。之后的大半年,大家基本上都呆在家里。随着美国疫情的恶化,很多国内朋友都替我们担心,怕被人迁怒,遭受报复。那时候我的感觉还好,毕竟不太出门,有点与世隔绝的味道。

但是不久后,前总统开始把“中国病毒”、“功夫病毒”故意挂在嘴边。那时候,心里真像压了一块大石头,沉甸甸的。

然后就听说了一件事:镇上的一家中餐馆,时常接到谩骂的电话。本来生意就下降很多,加上被人电话骚扰,老板娘天天以泪洗面。

我没想到,我们这个一向平和的小镇,也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镇上的家长们听说之后,都对这种行为表示愤慨,号召大家都去那家中餐馆订外卖。

后来就是BLM(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风起云涌,镇上也组织了游行活动。

就在这个时候,又出现了另一件事。隔壁镇的一家中餐馆,被人恶意涂鸦,门上、窗上、地上,都用油漆涂上“滚回中国”、“新冠病毒”等大字。

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针对华裔的仇恨,原来就在眼前

这个镇举行的反歧视反仇恨集会,我也去了,并写了一篇文章:被涂鸦的中餐馆,以及那把悬在华人头上的剑

涂在餐馆上的油漆,被清洗掉了,但是,油漆下面的那种暗涌,一直还在,并且越来越激烈。

时光跨越到2021年,这种暗涌渐渐有了爆发的趋势,在美国各地,都出现了针对亚裔的伤人事件。

特别是一系列针对亚裔老人的袭击事件,让人义愤填膺。已经有至少两位老人由于遇到袭击而去世。还有好几位受了重伤。

到底是什么样的懦夫,到底心理要多么阴暗卑劣,才能对年老体弱的无辜长者下手呢?

两天前,一个21岁的年轻人,在亚特兰大枪杀了8人,其中6位是亚裔女性。

虚幻的肥皂泡终于破了,血淋淋的事实,摆在了人们面前。

作为亚裔,不管你多么勤劳,多么守法,多么低调、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沉默,不再是一种选择。

这几天,我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了人们的觉醒。挺身而出的,积极发声的,有亚裔,也有很多其他族裔。

这位领唱歌曲的,也许是位非裔。

这位拎着棍子,把歹徒打进医院的76岁老奶奶,是台山人。

这些走在游行队伍里的人,有各种肤色。

而昨天在美国国会反亚裔歧视和暴力问题听证会上,做出这个激动人心证词的金大贤,是韩裔。

建议大家都听一下金大贤的证词。这位导演、演员,一直谴责针对亚裔的暴力行为,曾经与吴彦祖一起,悬赏2.5万美元,抓捕旧金山推倒91岁老人的凶手。

他的证词是5分钟,并不长,但是,却揭示了许多关于亚裔的事实,并且发出了最有力的呼声:“我们是2800万亚裔,我们是坚强的,我们是团结的,我们是觉醒的。”

觉醒的是千千万万亚裔人,也是更多的其他族裔的人。几千起仇恨事件,一场屠杀,终于让人们警醒,让人们看清了现实。

退让是无用的,息事宁人是无用的,粉饰太平也是无用的。只有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那些针对亚裔的仇恨才能被压制。

今天,纽约联合广场,成千上万的人,来了。

8位遇难者,每一个人的名字,都应当被记住。

美国各地都在举行集会。这是明尼苏达。

这是洛杉矶。

许多大型机构和企业都发表了声明。

有湖人队。

有迈阿密热队。

有NBA。

有纽约棒球队Mets。

有Donimo’s 披萨连锁店。

还有名人明星们。比如马丁路德金的女儿。

比如林书豪。

更多的人,是普普通通的人。他们选择在社交媒体上转发,他们选择走出门参加集会。

他们还选择给受害人捐款。

那位用棍子痛击歹徒的老奶奶,她的孙子给她开了捐款账号,一天内收到捐款77万美元!超过2.6万人为她捐款。

很多人心疼她,又钦佩她的勇敢。

那个歹徒当天早些时候,还殴打了一位80多岁的越南裔老人。如今给这位老人的捐款也已经超过20万美元。

今天,8名在亚特兰大遇难的死者名单都公布了,四位韩裔,两位华裔。

其中一位韩裔女子Hyun Jung Kim的儿子开设的捐款网页,一天就收到了2百万美元的捐款,有5万多人捐款。

AAPI Community Fund 也迎来捐款高峰,募捐总额已经达到270多万美元。其中美国著名中餐连锁店Panda Express捐款15万美元,著名服装商店H&M捐款10万美元。

我看到那些不断上涨的捐款数字,几乎落泪。

每一分钱背后,都是一颗颗反抗针对亚裔歧视的心。

更多的游行、集会,正在策划和组织中。这个周末,反对针对亚裔仇恨的集会和示威,即将席卷全美。

我相信,当下一双手推向亚裔老人的时候,一定会有人出来制止;当下一个人喊出“滚回中国”的时候,一定会有勇敢反击的声音;当下一个歧视亚裔的行为出现的时候,一定会让TA付出代价。

就像金大贤说的那样:“我们是2800万亚裔,我们是坚强的,我们是团结的,我们是觉醒的。

当一个沉默的群体觉醒之后,一定会迸发出惊人的力量!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以上内容选自公号“七彩娘娘”,获作者授权转载。)

十一月三日,我、你、她/他

I voted, and you?

November 3rd, 2020, make your voice heard, and be nice to others.

I Voted, photo: Dan Smith, Champaign resident

我投票了,你呢?

十一月三日,发出你的声音,并请善待他人。

对十一月大选前后时局动荡的担忧,对伊州病毒新增感染人数创全美第一的焦虑,以及对国运及民生的祈愿:一张清新的纸,放上简单的一朵花,一切尽在不言中。

制图:冯岚,香槟

诗二首

编注:今天发表的原创诗歌作品有涉及当前重要社会话题的内容。本刊系非政治性刊物,并不持特定立场倾向,但我们乐见并鼓励大家表达各自的看法,关注并参与到社区及社会事务中去。

What I’d Like My White Friends to Know

by Imani L. Brown

translated into Chinese by Lisa Liu

From Imani, San Francisco:

I wrote this when Ahmaud Arbery was shot dead while jogging in Georgia, but before George Floyd, and all the protests started. I wrote it and kept it to myself, because I didn’t feel safe posting this truth. Now that the conversation had started, I thought I’d share. It’s called, “What I’d Like My White Friends to Know.”

What I’d Like My White Friends to Know

I woke up Black and Angry this morning, again
It’s becoming a pattern
I wake up, grab my phone, read a story in the news
M***f***s shot him while he was just jogging down the street
I rant online for 10 – 15 min about how my life matters, how our lives matter
It’s out of my system, enough so, that I can now get out of the bed
And make my damn morning tea with soy milk
What I’d like my white friends to know
Is that it is deeply degrading and humiliating to regularly have to beg for your life
I’m angry all the time
Just because we were born with brown skin
It means we must, politely, ask you to stop killing us
As we walk down the street
Play in our yards
Or even sleep in our own beds
Most of my friends are white, and I married a white woman
My wife knows, and so does my therapist
But do you know, that I don’t feel safe in this country
That after being followed around a store
Or mistreated by a medical professional who thinks that I’m just there to get drugs
That sometimes I just cry
I just cry
Because it’s a Thursday, and I woke up black in America
With you, I mostly joke around and play the race card when it suits me
But behind the sarcasm is a deep wound
I’d like my white friends to know
That sometimes I wonder if you do anything more
Then post a sad face emoji or share a story that enrages you online
If you’d do anything at all, in the real world, to undermine your own privilege
If this prose will make you mad and defensive, uncomfortable
So you’ll just shut down and move on, which is your privilege
I am mad all the time, which can be dangerous for black folks
And I just hold it in, as my burden to bear most days
I’d like my white friends to know, that this is how we survive
By swallowing pain and anger, so we can get through the day
Your sad emoji feels like “thoughts and prayers” after a mass shooting
When I’d rather see you counter protesting
The white supremacists on the steps of the state capitol
Or the ones inside in the seats of power
Fighting for policy change, and prison reform
Because you sat comfortably, as they implemented mass incarcerations
And you will sit comfortably as the guilty and the innocent
Who just could not pay for bail
Die in close quarters of COVID-19
I’d like my white friends to know
That I’d like you to do better
As my friend
My beloved community
I’m scared
And I’d like you to help me
My sisters and brothers
Because no one seems to hear our cries, or see our tears
Not really
I’m telling you, that they will listen to your voice
If you would only cry out with me
I wish you would stop sending thoughts and prayers
And help tear this shit to the ground.

想让我的白人朋友知道

原作:伊马尼 L 布朗

中译:柳婷婷

Ahmaud Arbery在佐治亚州慢跑时被枪杀。当时我写了这首诗,不过是在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事件以及所有抗议活动开始之前。 我那时并没想发表这首诗,因为没有安全感。 既然现在对话已经开始,我想我愿意把它拿出来分享。 题目叫做“想让我的白人朋友知道”。

早上醒来
黝黑的脸颊
再一次写满愤怒

这样的事情一再发生
手机里又一则
类似的新闻:
在路上慢跑的他
被混蛋枪杀
我上网爆着粗口
叫喊我的命珍贵
我们的命珍贵
十五分钟的舞爪张牙
才能够消怒
让我爬起床来
用豆浆煮该死的早茶
我想让
我的白人朋友知道
靠乞求来生存
是多么可耻与可怕

我总忍不住愤怒
只因肤色不同
却要卑微地乞求
别再杀我们啦!
无论是走在街上
在院子里玩耍
甚至是睡在自己的床头
我的妻子是白人
还有我多数的朋友
我的妻子知道
我的治疗师明了
但是你可知否
这个国家
让我没有安全的感受
在商店附近被追踪
被医护人员
认定我是去那里吸毒
有时候我只是哭
只是哭哦
因为是星期四
在美国醒来
不幸发现自己
有张黑色的面孔
和你在一起时
我多半开玩笑
并适当地打个种族牌
讽刺的背后
则是一个深深的伤口

我想让
我的白人朋友知道
有时候我想明了
你可否再多做些
而不只是网上
点个悲伤的表情符号
或转发一件
激怒你的事情
这些都如此微不足道
如果你有能力
可否在现实中
把你的特权除掉?
如果这首诗让你
恼怒不爽、有口难辩
你大可关上心门,继续
行使你的特权

我总是愤怒
对于黑人乡亲
也许这样很危险
我一直忍着
承受这个重担
我想让
我的白人朋友知道
这样求生是多么艰难
吞咽着痛苦和愤怒,
才可以度过每一天
当我希望看到你反抗时
你悲伤的表情符号
感觉像是大屠杀后面
轻描淡写的一句
“祈祷与思念”
州议会大厦的台阶
站满白人至上主义
里面的席位
也掌控着话语权
他们在争取政策改革
和监狱改变
因为你舒服地坐着
所以他们实施了
大规模禁监
你依旧舒服地坐着
让那些有罪和无罪的
因无法支付保释金
而死于
COVID-19的病魇

我想让
我的白人朋友知道
作为我的朋友
和心爱的社区团体
我希望你做得更好
我充满恐惧
希望被你帮到
我的兄弟姐妹
因为似乎没有人听到
我们的带泪的哭叫
并不是这样啊
我来告诉你
如果你愿意跟我一起哭
你的声音会被他们听到
别再发送那些“思念和祈祷”
让我们一起
把这些垃圾撕碎扔掉

** ** ** ** **

After all the gravity of the last poem, here is sweet relief,by Lisa Liu

雨悟

作者:柳婷婷

下雨啦
干裂的土地
叹息着
汩汩吞咽
卷起的黄瓜
尽情地舒展腰身
泪流满面
干涸的小溪
欢快地
唱起了小曲
紫荆花感动得
浑身颤抖
瞬间落英满园

谁能挑选最佳的
播种时间
谁能呼风唤雨
将日月调遣
谁能保证
结果的完好无损
唯有感叹造物
细致入微的
痛惜爱怜
人啊人
理当一切顺其自然

20200729 Chapel Hill

尊重并善待所有的生命

疫情记忆系列:新泽西高地公园

文| 盖蕾

6月8日 晴 周一

美国新冠确诊人数近200万,四分之一治愈,11万多死去。新泽西的确诊人数明显下降,高地公园六月以来已经出现新增为零,身边的部分朋友开始如常的出行和锻炼。当然,遵照地方政府的提醒,大多数人还是自觉佩戴口罩出门。

大家好像不再关注这些数字,各地的游行示威以及警民之间的各种形式的互动成为热点。家长群里,党派争论和不同的观点立场也纷纷呈现。朋友圈里,开始有人因为支持和反对的不同而退群或者互相拉黑。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 and the Remaking of World Order by Samuel P. Huntington——当年为完成作业读过的书,再度跃入视野。

矛盾和冲突,无处不在,无时不有,现在汇聚到一起,被一个导火索点燃。平日里察觉或者未察觉的这些矛盾和冲突,正在改变我们的命运。由此,也许很多人也正在借助他人的力量,来撕裂般地更多地了解自己。

有哲学家认为,决定一切的,往往并不是事物本身,而是我们看待事物的方式。如同我们评价一个人做的一件事,因为对此人了解的深浅圆缺有别,往往得出不同的甚至相左的结论。有时候甚至会忽略客观事实,仅凭情与理之间的动摇,就决定了正确与错误,而意识不到,这情与理的动摇,并非是正确与错误的摇摆,而是一种理智与非理智的徘徊。按照这样的说法,这世间的正确与错误都可以用理智与非理智来判断吗?那理智的错误和非理智的正确存不存在呢?怎样才能做到理智?法律和道德在规范理智上起着怎样的作用?…… 这些问题很烧脑,但眼前的变化不得不让人们不断地地思考,并尝试用目前人类独有的智慧解决面对的问题。权且让我们根据历史的回望和对比,乐观一点看待我们人类逐步提升的解决诸多问题的能力吧。

由于近些年中美之间游走的经历,我深知有效沟通的重要性。虽然我们深处信息爆炸的时代,但也正是因为信息量太大,增加了我们选择的困难,反而局限了我们对事物的客观公正的认知。有时候外围的误导我们认识事物的信息,往往比接近事物本质的核心信息更多地充斥我们的周围,信息渠道的选择越来越重要。因此也有人认为,现在影响我们认知的是传播信息的媒体。而当我们环顾四周的时候,已经有这么多的他媒体自媒体第N方媒体…… 所以,经常会听到这样一句话:Build Your Community! 这种构建,也许应该包括信息渠道选择的构建。当然,这种构建应该首先遵循客观公正的标准。建立在彼此认为的客观公正且来源相似的共通信息基础之上的沟通,应该才算是比较有效的沟通吧。

涵姐曾经给自己定位为中美文化的小桥梁,她主要的课外活动,不是去参加各项比赛给自己加分,而是动员身边力量,通过各种方式传播中华文化,比如居住到哪里,就积极参与或者举办春晚,也积极参与居住地本社区的各种文化活动。我们这座小桥,希望身边的人能通过她,更多地了解中国,喜爱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我坚定不移地支持她。希望更多身边的人也成为一座又一座大大小小的桥梁,把这八方四水无障碍地联通起来!

6月1日 晴 周一

一早起来,看到朋友传来一张十年前的旧照片。照片是跟老同事一起带着孩子出游的时候,八岁的涵姐和闺蜜以及一位大哥哥在一起玩的留影。三个孩子十年前的笑脸,如今隔着屏幕再次把欢乐传递出来,满屏洋溢着童年的味道。现在,照片中的三个孩子,一个在纽约做医生,已经升级为爸爸,另外两个也步入和即将步入大学生活。

今天是国内的六一儿童节,但美国这边的朋友很少有庆祝这个节日的。他们的理由是,美国的儿童,走到哪里都是受照顾关爱的对象,已经过着几乎宠坏的日子了,不在乎再多一个节。

趁着这个由头,加之疫情的延续,我们虽然还当这是个重要节日但也有着崭新的打开方式——早饭的时候,听了家里的儿童喜欢的一个音频故事:麦兜响当当——里面那句“没有鱼丸,没有粗面”,永远都是我们共同的笑点。然后开车到Rutgers的Livingston的校区,在宿舍楼前的大草坪中间奔跑,轮滑,游戏,玩到大汗淋漓。再然后,两顿家常美食,一个满足的午觉。

疫情让生活简单起来,任何不必要的活动都删减无余。简化再简化之后,留下的是如此轻快的节奏。新冠病毒,给了我们极度自律才有的勇气,告别一切奢华与繁冗。

说起童年的记忆,我们这一代人和上一辈还有相似的地方。比如我和我的母亲,回忆童年的生活,总有一段偷瓜摸枣的经历。我的母亲,有运动天赋,从小善于爬树就小荷露角了!她们村头有棵大枣树,母亲带着大舅避开大人视线,一个爬到树杈上使劲摇树,另外一个在树下麻利儿挑拣,配合得天衣无缝,还没等树的主人家和自家大人反应过来,两个已经提着一篮子红枣跑回家“分赃”了!而我,也记得小的时候,曾跟街坊邻里的小伙伴儿,一起到城南菜地里偷摘过番茄和茄子。那个时候知道,自然生长的番茄,虽然外面还未红透,里面已经是香甜多汁;自然生长的茄子,剥皮生吃就是甜丝丝的,不像现在菜场买到的茄子,只是生茄子味儿,有的时候还没有茄子味儿。我只记得跟着去过一次,就被父母叫停了,默写十遍《悯农》了事。跟母亲一样,我小时候没那么调皮捣蛋,出去玩的什么,回家如实汇报。该承担的责任,想必父母事后都给担起来了,也就没有惹出偷菜后菜地主人来找家长的麻烦和是非。

现在的偷菜,只能是电子屏幕上的事情了。数字化的时代,别说偷菜,养宠物也可以在网上进行。前天涵姐跟我说,她养了一只猫,咋一听,我吓了一跳——她养了一只猫,我竟然不知道!原来是在一个APP上养了一只猫!有时间了就上网登录去喂一喂,遛一遛,倒是挺省心。哪像我小时候养猫狗,洗澡梳毛,每天三顿喂,至少两次出门遛,还要防疫和社交,跟多一口家人一样。当年养了十二年的德国黑贝生病离世,心痛难忍,直到现在想起还有不舍。电子的猫和狗,不知道是不是忘记喂食也不会有问题,是不是有了问题也能满血修复或者永生不死?如果是,那怎能体会与它们生离死别的痛苦,是不是也就无从感知对生命的足够尊重……?

现在萱宝儿还不能完全分得清楚生命物体与非生命物体,甚至有时候玩皮球也会担心开缝的地方会流血。而我自己,虽然从小养了不少的猫和狗,经历过不少与它们的生离死别,但真正懂得如何尊重生命体,应该还是更晚的时候,是在经历了更多生命给予的大大小小的震撼之后。这其中也包括看过的一些电影带来的启示。记得第一次看巨幕电影,是在广州大学城科技馆的电影院,看的是《阿凡达》。至今记得的不是当时耳目一新的试听效果,而是女一号Neytiri捕捉猎物的时候,她口中的喃喃有词:你的生命将与我同在!这是电影所描述的Na’vi族人与潘多拉星球其他物种和谐相处的信念——所有生命循环往复,彼此应当尊重善待。从那以后,每当我杀鱼宰鸡,都会效仿默念一句:你的生命将与我同在!不仅想化解对眼前生命的一点歉疚,还想表达一下对所有生命平等的认同。

当然,泛灵论不是完美的教条,更像是兒童天真的善意,但對所有生命的尊重與善待应当是一个星球延续绵长的秘诀吧。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