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谭:民国年间的文人与市民杂志

文/ 落子

《香槟丛刊》越来越似民国年间的文人+市民杂志风姿了。

青少年时代在家翻阅了太多的旧杂志,最多在手间案头的是《人世间》、《论语》一类,《西风》偶尔也翻翻。眼下的《香槟丛刊》是最接近那时期《万象》这本期刊的了,即文人+市民风姿。《万象》还有一点,即是每篇文章有份量感,从内容到形式都是如此,不似前述杂志整篇的薄本状,也不似它每篇的卡片文存状。

因前者提倡“烟思披里纯”,犯了鲁迅先生所说的“化屠户的凶残为一笑”的忌讳,我少年时“政治正确”的头脑对林语堂有所抵触(对黄嘉音、黄嘉德办的《西风》态度更是如此),只是挡不住少年的快乐与轻盈的读书步态而读书而爱上《人世间》与《论语》。另外说一句,那时还读了很多孤島时期的进步期刊与大把的“国防文学”。

说了这许多,也是要讲《万象》杂志的“重量”感。它每一期掂在手上,就像似一本中、长篇小说,开本也是如此,其中也不乏登载一些短篇的小说;更多的是近时的文学、艺术、戏剧界的故事演绎与评论,还有勾人心思的时事评述与舖陈。还有撷采下来的诗篇与漫画,如眼下的银杏叶一般,闪亮金黄地夹杂在不知所处的书页中。

哈,少年时候的我,在中学时期的上学路上,细翻着厚实的书本,还是不引人讥讽我“轻佻”一些吧。

《香槟丛刊》的阅读感与份量感与《万象》庶几近之。唯遗憾的,不是捧读纸质书刊的感觉,便少了太多太多从书架上用目光左右扫描而自得的乐趣;在这今冬奇冷的武汉天气里,少了许多围炉时分,坐拥书城时的“不亦快哉”!

12.4 于汉阳鹦鹉花园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