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画的肖像漫画

文/ 小雨

我可能是卡住了……

俗称“瓶颈期”,我的肖像漫画近两年越画越困难,特别今年除了身边亲友的委托,基本没有接单了。

我画肖像漫画的满足感也不见了,都是紧张、抗拒和拖延。

现在手上还有怎么也画不好的“烂尾单”,之前也有实在交付不了退款的状况,有的是勉强完成,自我满意度很低。甚至没有付款,也不来催我的,我也直接默不作声,当作没有这回事了。遇到亲友委托,我也常常僵硬地完成,拿不出两幅自己满意的画来。其中有客观的没时间画画的原因,也有主观的瓶颈期,一时没找到突破口的原因。

总之,现在提起肖像漫画,我都觉得自己是个僵硬呆板、水准欠缺和不负责任的人。

所以,我打算停下来修整一阵子,抛弃现有的画法,寻找一些新的感觉,帮助自己度过瓶颈期。

开始

我从小就喜欢画人物,就是从那种穿得花哩胡哨的仙女或公主开始的,并且除了“仙女”,就没有其他身份的人物了,想来我的“人物画”路子狭窄是从很早前就这样了。

珍贵的高中时的草稿本

我真正开始画肖像漫画,是从2012年与落子老师在武汉美术馆的相识开始的。当时我作为美术馆的志愿者有时会在馆里参加活动,初见落子老师时我兴奋得不得了,因为落子老师是我见到的第一个“活的”漫画家,我拿我的速写本给他看,说我从小就想做漫画家。落子老师对待爱好画画的人向来是热情的,他鼓励我和他一起画起来。我当时觉得太难了,因为我在各种专业学习和考试里成绩都是很一般的,加上久不练习,我几乎画得像个人样都难,其他的就更谈不上了。

我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最开始我常给落子老师装画框,他画好以后,我来装框。在他画的间隙里,我也会跟着画一张速写。或者不敢画时,就干脆在旁边只等着装框。在这一个阶段里,有一件小事给我的印象很深。某一次我站在落子老师身后画速写时,有一位专程赶来见落子老师的朋友和落子老师聊了半天以后,在现场拍了几张照片,他选好了一个角度以后,上来跟我说:“请你让一下。”就把我请出了镜头,他拍好照片以后,我才回来继续画。在这次以后,遇到有人拍照,我都会赶快躲出镜头。

直到不记得几年以后,有一次我又站在落子老师身后画同一个模特时,突然看到有人要拍照,我马上后退让出位置来,他反而上来请我站回原来的位置,他想拍的是我们一起在画画的场景。

我对这两件小事的印象很深,也许只是个巧合,把我请回镜头里的拍照大哥可能只是想拍个人多热闹,但是这中间我的状态也发生了变化。刚开始时,我几乎不敢被别人看到我的画,遇到有人真心索要,我也不愿意签名,因为真的太差了。几年以后,我基本可以完成一场像样的肖像漫画现场了。

是长时间和大量地画的过程让我从落子老师的肖像漫画现场的台后走到了台前。

画现场很容易产生满足感,因为现场画一个人只有十几二十分钟的时间,在这个时间里很多感觉是即兴的,线条也相对松弛。一天下来可以画上很多张不说,也许还能找到很多新的感觉。

在画现场的日子里,我听到过最让我开心的评价来自一个带小朋友的爸爸,他说他们去香港、和日本玩时都给孩子画过现场的肖像漫画,但他们觉得我画的是最像的,也是最可爱的,所以特别满意。

这种被肯定的感觉实在太好了。

但是现场画也容易出现不稳定的状况,遇到不对路子的形象,或者状态不好,都有可能翻车。

另一方面,我也觉得自己的现场画其实已经僵化了,实际上只是在重复,并没有实质性的水准进阶。

关于卖钱

为什么画肖像漫画挣到钱会让我这么开心呢?

当然是因为我缺钱。

如果画肖像漫画能给我带来不错的收入,我几乎不愿意再做其他事了。我会把“画画”分为在家接画单+自由创作两条线,完美解决社恐人士的苦恼。又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又能赚钱,真是不能更理想的生活。

同时,抛开自己的亲友,当一个非亲非故的人愿意为一张画买单时,他一定是肯定了这张画的价值。

经过一个比较长的定价过程,我画照片的肖像漫画基本定在了这样的价位上,不贵吧?

还有一些一直支持着我的“老客户”。

这个小宝贝我从他出生画到了现在。

现在已经是妈妈的“小小织女”从她小时候画到了结婚生娃。

我总是画不好小朋友和年轻女性之外的其他年龄段的人,织女妈妈的这一张是我画得最满意的“阿姨”。

她小时候的照片系列实在太可爱了,是那种我看了就想画的类型,也是非常适合我的肖像漫画的素材,但不知怎么,画出来的效果总是不尽人意。

画照片与现场比起来略显僵硬,因为直接看到活生生的人和照片完全不是一回事,这种感觉大家应该都有体会,很多人的照片并不像本人。不止是美颜的问题,有的人就是照片和本人给人的感觉不同。所以光是凭照片很难捕捉到本人真神的神彩,为此我们多会要上三五张照片,并要求清晰的“生活照”,以获得对人物的更多感觉。

我遇到过最夸张的一次是画一家三口的照片,我自认为画得还算像照片了,就发了稿子过去。结果对方说我把她老公画得特别老,而我对着照片几乎无从改起,因为在我看来真的很像照片,我实在不能想象她老公本人到底是什么样的。

之后她说:算了,反正是画着玩玩的,然后就把我删了……

所以,照片的质量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画的质量。如果收到构图和色彩优良,又清晰的生活化照片,我多半就知道画也不难画。但如果照片质量不高,比如像素不高、构图不好、角度不好,表情不自然,或者美颜过度等问题,那画面组织就需要花费更多精力,且最终效果像不像本人也很难说,只能说尽力像照片了。

可能都没有几个人发现,我偷偷地涨了一次价,但是完全没实行起来,因为我越来越心虚,多收几十块钱也不敢,已经进入瓶颈阶段了。

我属于严重的讨好型人格,这一点在售卖我的肖像漫画的过程中表现越来越明显。我总是期望对方收到画时会满意,所以在努力画好画的同时,也会尽力追求画得“像”,让对方满意,感到买我的画物超所值。

如果不涉及到钱,来自亲友托付的呢?

也是一样的。

我接受托付的亲友一定是我重视的人,又怎么会敷衍呢?

特别是那些本身就具有很高审美水准的师友,他们的索画本身就是极高的评价,我会更加希望自己拿出有水准的作品来。

但是,我的技法实际上是跟不上我的期待的。所以画了很多只是“像”,但并不“美”的画。我有时看到很多画得马马虎虎的画就那样摆在了别人家,都忍不住偷偷地捶胸顿足。

所以,在追求“像”的过程中,我的手和线条越来越紧张,小心翼翼地磨着碎碎的笔触。但实际上,我理想的线条是松弛的、舒展的、自由的,是看似随意,又恰到好处的。以现在的水平看来不止达不到,好像方向都错了。

如果照片质量、人物形象和一切机缘都巧合,也可以画出一张看起来还不错的画来。但大多数时候都没有这样的好运气,最后只能勉强交稿。如果对方稍稍表现出不满意,我就会非常难受。还有一些是对方觉得还不错,但是我费了很大的劲勉强拿出来的结果,实际上在我心里并没有过关。还有一种最糟的情况就是反复画,反复不行,我实在觉得拿不出手,百般拖延,倍受折磨,但对方又很无辜,这关人家什么事,完全是我自己的问题。

这个世界上的人如此不同,我怎么可能画出能讨所有人欢心的画来呢?我只能画出我自己看到的,自然地呈现自我的感受就好了。所以,我们一般都会提前说明:“画完后不作较大的修改”。但是,我总是觉得达不到对方满意就没办法结束这张画,我真不希望别人对我失望,这种心态非常不好。

所以,我认为是我的心态出了问题,太在意别人的态度和想法,却完全忽略了自己的成长。

我现在越来越明白落子老师说的:“‘像’不重要,重要的是‘好看’。”“好看”的画就是一幅完整的作品,我的肖像漫画现在还算不上是作品。只是追求“像”的路子绝对是有问题的,即使画到最像,也只是一张很像照片的画,又有什么意义呢?漫画的造型价值在哪里呢?

好吧,总结了半天,我还是觉得我好像在找借口,我练习得太少了,我得更勤奋一点,摆正心态,多画多思考,争取早日进阶。

(以上内容选自公号“小雨和她的小漫画”,获授权)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