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林新水墨

编注:本周的画展介绍郑林的水墨画。以下作品图片由画家本人为本刊挑选提供并授权。

郑林

水墨陶之一,纸本水墨,22×29厘米,2015年
水墨陶之二,纸本水墨,26×23厘米,2014年
仿古,纸本水墨,20×35厘米,2018年
归鸿,70厘米x220厘米,纸本水墨,2020年

从《玉琢》到《俯仰》

文 | 文祥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那要是三年呢?

东游记,纸本水墨,30×35厘米,2015年

2011年年底,郑林的油画展《玉琢》在北京798桥艺术空间开展。离下一次个展《俯仰》的露面,已经是三年六个月之久。

人参果,纸本水墨,25×55厘米,2017年

《玉琢》展里那些“粉妆玉琢”大小女孩,是郑林母性的流露,笔下是浓得化不开的爱意,难怪策展人贾方丹在展览序里说,是“如玉一般的温润,瓷一般纯净”。序言里当然包含了学院派那种追根溯源掉书袋式的赞美。

萌菩萨,纸本水墨,35×40厘米,2017年

现在回忆当年看那批油画的感觉如饮奶茶。

倚石 2,70厘米x220厘米,纸本水墨,2020年

两次展览,其间三四年间,作为画家的郑林,人生经历中发生了什么,不容猜测。但今天这批作品肯定能让我们看到一个对人生大有体悟的态度。

情人节,纸本水墨,35x70cm,2016

郑林的这批东西,有谐趣,有冷嘲,比《玉琢》的象牙塔,多了太多尘世,但也远非黑色幽默,郑林倒底是学院高墙里的女画家。

大树下,纸本水墨,27×35厘米,2015年

从甜美到冷眼观世,这是一个艺术家走向深刻的关键一步。大部分艺术家还不能过这个坎。

那一年,纸本水墨,70×30厘米,2014年

不理睬学院派艺评的套子,我们只拿感受说事,倒有一说。

先知,纸本水墨,35x55cm,2016

西谚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艺术家与世俯仰,青眼看人,往往扮演了上帝的角色;鸟瞰世人劳碌,熙来攘往,真不知所为者何?

倚窗,纸本水墨,20×30厘米,2017年
淡装,纸本水墨,23×34厘米,2015年
一把火,纸本水墨,35x40cm,2015
一炷香,纸本水墨,5×35厘米,2019年
红马,70厘米x220厘米,纸本水墨,2020年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