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谣入画,功莫大焉

文 | 何祚欢

08年那一次我们都来过,这次我又来过,来做什么,来帮他证实,他一直在坚持,了不得是坚持,08年前他坚持多年,才有08年的成就,这8年以后,他不断在画城市上下了功夫,而且转入画老童谣。

这个童谣,社会上好像逐步离我们远了,实际上还是一不小心发生了缺失。我们晓得中国国学教育童谣是不可少的。何以证明,过去的教育都是用韵文来实现的,而国学读本之前,伢们不认得字就开始唱了:一抹光、二抹财,三抹四抹打起来,张打铁,李打铁,打把剪子送姐姐,姐姐留我歇,我不歇。

武汉更是大人编了,伢们唱了。一个伢一个爹,拉包车,拉到巷子口,解小手,警察看到了三拳头……

当然也借着点毛病的,嘲笑癞痢头的,嘲笑生理缺陷的,当然他是蛮活跃的。"癞痢婆婆扁担撮撮出血来贴膏药,么膏,鸡蛋糕,么鸡,母鸡,么母,蚱蜢。"这些都看起来是孩子们在那里玩在那里笑,但是殊不知他们一上学“三字经”韵脚的教育,润物细无声的,孩子们成长中嵌进去了。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连个百家姓都编的押韵,赵钱孙李,周吴郑王…… 很自然就过来,到学唐诗的时候是很自然一事。甚至大字不识一个的人,他说话可以平仄押韵,甚至于凭直觉编对联。现在看,说的不客气点,有的教授都编不好对联。

李渔的《笠翁对韵》,他按平仄对仗押韵编成一本启蒙书,他把一东二冬三江四支五微六鱼,按照韵部来编。相声演员说的,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山花对海树,赤日对苍穹…… 相声演员从文人那里学,但不知来自何处。李渔知道国学教育是个大工程,对韵就重要了,先要做对了再开笔做文章。国学的整个体系与童谣教育,是润物无声的不声不响的。比如学珠算,一上一二上二,三下五除二,这些实际上是歌谣。我们学化学元素表,老师也编歌谣讲。中医也一样,药性歌,四百味,汤头歌,都是歌谣。

不经意之间把中国传统,把歌谣融入了他的绘画,用心良苦,功莫大焉,祝萧先生继续向前,再办,我们还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