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

疫情记忆系列:新泽西高地公园

文| 盖蕾

5月15日 周五 晴

天气转晴,每日近午时分已是夏天的感觉。把家里的风扇和空调该清洗的清洗,该调试的调试,把冬衣厚被收起,短袖薄裤裙子整理出来,再买上一些绿豆和糯米,给后院的百合和薄荷浇一浇水。

全球感染人数继突破300万后还持续在涨。看着这一天天的数字,内心焦虑那是难免。人啊,心里的想法一定会体现在行动上。小孩子的眼睛是雪亮的,感谢萱宝儿的提醒,是她让我发现了自己内心的焦虑。这个小孩从出生到现在,情绪一直比较平和,很少哭闹不已,很多时候会自己玩,经常开启自嗨模式从而带动全家傻乐,能很快地跟随或者带领自己的好朋友游戏。而最近却出现了几次有不如意的事情就对着干,态度比较强硬的情况。是她的自我意识成长了,还是我的一些情绪,给孩子带来了内心的不安? 我自己试着调整了几日——跟孩子一起玩的时候,更耐心地跟随她的节奏,更多地倾听她的想法;即使忙于自己的事情,如果她有诉求也即刻停下来,听一听,逗一逗;如果她出现不好的情绪,就及时给予安慰疏导;尽量维护每日的规律作息,让孩子习惯按照既定日程游戏学习和锻炼;偶尔也向她适当地倾诉一下自己的小苦恼,给她安慰我的机会…… 有了心理建设这根弦,再去找找适合的方法,自我调解的能力就日渐增强。自己平和了,问题也好解决了。目前,小孩子的情绪危机大都能化干戈为玉帛,小日子继续向前,我们也就继续上演母慈子孝。

回顾一下自己的经历,虽然读书的时候学过几门心理学,但一直到工作的时候还是不清楚心理疏导和情绪管理这些概念的。所以也就认为,有人生气,有人发脾气主要是外来的原因导致,并不会从这个人自身去寻找问题升级的缘由甚至根源,也没想过要从情绪管理和心理建设这个角度去解决问题。如今,周围的朋友对于心理的健康越来越重视,大家都会主动学习增强心理健康的知识,对以前忽视的造成心理问题的原因会有及时的察觉。有一位来自杭州的朋友,在定居新泽西之前学习过一门情商课,主要的内容是心理疏导和情绪管理,几万人民币的学费价格不菲,但的确让她学会了认识各种情绪,掌握了基本的调节方法。她经常跟身边的人强调,接纳平息不良情绪的基本原则是:不伤人,不伤己。几年的实践使她成为了朋友们的义务心理咨询师,为大家化解了不少难题。萱宝儿也有一套情绪管理的绘本,我们带在身边,时不时地翻出来看看。虽然是小孩子的读物,我也跟着收获不小,不仅知晓了各种情绪的基本表现,也学会了一些应对不良情绪的办法。是啊,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这疫情之下,不如意的事情也许会更多,转移一下视线,接受一些不能改变的结果,如果能够幽上一默,那就更是上上策了!这两个多月的在家隔离时间,有人苦练厨艺,有人新学了一样乐器,有人看了心仪的电影,有人锻炼出更强壮的身体……那么多美好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其实哪顾得上焦虑。

昨天下午,天气特别好,萱宝儿的两个发小要来visit一下。她们出发之前,我就问带她们来的两位妈妈,这疫情期间的visit,怎么个弄法?说来说去,大家觉得也就是像路过一样打个招呼,最多聊上几句。她们来了,站在我们家房前的人行道上,我们隔窗跟她们打招呼,然后,我还是带着萱宝儿走到房前的走廊里,隔着草坪跟她们说上两句。孩子们都带着口罩,不知觉地就往一起凑,时不时地遭到妈妈们保持距离的提醒。这种远远地喊话一样的聊,感觉怪怪地。孩子们都知道病毒的厉害和政策的要求,也好像接受了这种完全不同往常的聚会形式,小小的年纪,还不知道怎么表达对彼此的想念,只是夸赞对方的衣服,玩具,还不时分享自己发现的一朵花,一株不一样的草……在他们彼此的心里,好朋友的情感应该是没有什么能够阻隔的吧。预计几句话的寒暄,延长为一个小时的相望陪伴。临了,与以往一样的依依惜别,一声又一声清脆的“bye,bye”一直到在彼此的眼中走成小黑点……

5月12日 晴有阵雨 周一

这天气,晴一阵,雨一阵。

这美国的数字,感染137万多人,死亡80653人,今日新增20377人感染。从前日开始首次出现日死亡低于1千的情况,但今天又有反复。新泽西目前感染总数达138532人,死亡总人数是9225人。

昨日就发现,每日风里来雨里去送信件的邮递员老先生,换作了一位带着口罩的年轻人,那位老先生是休假了还是怎的了?今早上来收垃圾的工人也更加全副武装起来,相比之前,是更加重视了,还是能够做到最好的防护了?

这疫情,让人遇到事情难免不多想。我也是这样。如果有经常联络的朋友忽地一下一两周没有消息,就会担心地去探寻她(他)的消息。两条信息发过去不回,以前会想着可能又像我一样,忙起来了,没顾上看,或者信息太多被刷屏了,没看到;但是现在,就会多想,越想越不踏实,就会继续发信息到收到回复为止。那么,自己也换位思考一下,经常圈里冒个泡,群里露个脸,省的大家挂念。

有几位国内的朋友,这些天不约而同地找我讨论留学的事情。其中一位,儿子已经在英国读大三,本打算申请美国的研究生,但担心留学签证政策的变化以及之后工作机会的限制,已经开始犹豫,准备转向其他国家。另外一位,孩子今年高中毕业已经申请到了波士顿一所大学的商学院,但担心留学签证延误,而且目前美国各个学校秋季开学后的具体安排也还不明确,是去还是留,去哪里,也在煎熬中。还有一位,孩子已经准备了一年,计划从国内大二转学到罗格斯大学来,能转过来的学分问题还没有弄清楚,已经在焦虑后全球化发展的趋势,继而担忧美国留学政策的不稳定。这位朋友曾经在去年秋天跟我说过,孩子一直想要到世界上最好的国家学习,比中国差的地方肯定不去,就盯准了美国,又因为我住在罗格斯大学附近,所以就选择了这个学校。而如今,这疫情之外,还有更多的人为因素要考虑,留个学顾忌的太多了!我自己都不知道接着会发生什么,怎么安排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最好,所以也给不出具体的建议,只能及时查看各方发出的确切消息,各自结合自己的情况从优选择。

未来的不确定,曾经被视为不断努力的动力,而今却成为了很多人努力的负担。这疫情使得人与人之间发生了很多的变化,也使得国与国之间发生很多的变化。而这这国与国之间的变化,又不知要带来多少的影响,有多少的行程面临变数,又有多少家庭和亲人要面对更远的距离和更长久的分别。

只是这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你的盘根错节,岂是一时半会儿能割舍得清楚利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