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纱: 小说连载 11

婚 纱

——《封城记》之一

作者 | 叶大春

十一

黄盼盼觉得婷婷说的那句结束语真棒: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这不就是她身边这群护士姐妹的真实写照么?

ICU病区是医院抗疫前线的前沿阵地,出入这里的医护人员个个堪称真刀真枪跟新冠病毒拼杀、把生死置之度外的抗疫英雄。黄盼盼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感觉到当护士长的沉甸甸的责任,也没有看到过护士姐妹们在大疫面前这么精诚团结士气高涨。赵小兰写好了遗书,万一牺牲了,让老公不要难过,再找个好老婆,只要善待可怜的孩子就行了;王晓晓拒绝了男朋友逼她辞职远离危险的最后通牒,宁可与男朋友分手,也不当抗疫逃兵;张晶晶至今还瞒着爸爸妈妈,谎称自己只是在普通病房打打针发发药,生怕爸爸妈妈担惊受怕引发老病;刘娜月事来了,闹痛经,恰巧痔疮也犯了,下身前后都流血,屁股肚子都疼痛,但仍然轻伤不下火线;李冰牙齿疼得呲牙咧嘴,吃不下饭睡不好觉,疼得厉害时使劲擂脑袋,往墙壁上撞,可从不请假脱岗……

ICU病区几乎所有的护士都有疼痛伤痕:胃病、肾病、糖尿病、颈椎病、腰椎病、中耳炎、关节炎、心肌炎、神经衰弱症……她们鼻梁磨破了,眼睛红肿了,脸勒破皮了,嘴唇皴裂了,牙龈出血了,耳朵流脓了,脚磨破了,腿摔伤了,手泡白了……大家打着趣互相帮忙擦拭伤口、涂抹药膏、贴创口贴、贴膏药片、输液用药,没有人喊累叫苦,更没有谁泡病号当逃兵。其实,护士们最怕的是想家,在病房里拯救病人的生命,跟死神搏斗,与时间赛跑,她们可以把家抛在脑后,可一旦回征募酒店休息,家就成了她们心中最柔软、最牵挂的地方,思念与担忧像一群小虫子咬噬着他们的心。有的护士的家离医院很近,但因为工作忙,还要防备传染家人,也不能轻易回家,只能打电话问平安,通过视频聊家常。有的护士实在思念得太苦,憋闷得太难受,只得跑到自家楼下,隔着玻璃、站在窗口阳台上说话会面。更多的护士因为怕家人担心,还得保密与撒谎,说自己绝对不在一线工作,不能回家是因为有个同事确诊了要例行隔离。最要命的是,有的护士家有癌症老人的救命药完了,痴呆老人偷跑出去失踪了,患忧郁症的家人犯病闹着要跳楼了,小孩生病发烧了,甚至还有家人染上新冠肺炎住在别的医院抢救,哪一桩都让人牵肠挂肚伤心伤肝!他们或嚎啕大哭,或钻进被窝偷偷啜泣……

婷婷采访黄盼盼的节目在省电视台播出了,反响很大。高原的反响更大,生气地连珠炮般发出诘问:婷婷是什么意思呀?为什么偏偏要采访你?难道你认不出来她么?认出来了怎么还要接受她的采访?你接受她的采访不觉得尴尬滑稽么?不觉得侮辱你的人格尊严么?你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可我觉得问题很严重,你怎么不考虑考虑我的感受,我的面子,我的名声?你说我自私,我觉得你才自私咧,光想到自己出风头捞名声,不维护我的名声、人格与尊严!你知道我的亲朋好友怎么评论这个节目吗?他们明地夸赞我真有本事,请前女友采访现女友,暗地讥笑我真傻,这么漂亮精干的电视台大记者不娶,偏要去挑一个平凡普通的小护士……黄盼盼愠怒地打断他:住嘴住嘴!我看你也是真傻!脑袋长在你肩膀上,不是长在人家嘴巴上,怎么听人家一挑拨就气成这个鬼样呀?不过,趁我们还没办婚礼,你还真得考虑考虑,是挑婷婷,还是挑我?这次采访我觉得婷婷真的挺不错的!说实话,我吃醋了,没自信了,有危机感了!我要上班了,等你想好后再回答我!

黄盼盼下班后,发现自己的手机有二十几个未接电话,不是高原打来的,都是母亲打来的。她心里咯噔一跳,有了不祥的预兆:不好了!没有急事,母亲不会这么频繁给她打电话!黄盼盼拨通了母亲的电话,母亲在电话那头啜泣:盼盼,我们家天要塌了呀!你爸被确诊为新冠肺炎,住进了医院……

原来,黄盼盼的父亲腰椎病复发,疼得死去活来,医院门诊都关门了,只好请中医小诊所的大夫上门出诊,帮他扎针灸拔火罐按摩推拿。没想到他腰椎病减轻了,却出现了咳嗽腹泻高烧畏寒昏睡等症状。自从荆州也封城后,黄盼盼的父母没出过家门,都是多亏女婿高原帮忙网购米面鱼肉菜果药品等,最大的传染源,恐怕就是小诊所的大夫了。果然,不幸消息传来:那个小诊所的大夫已经确诊为新冠肺炎!

本来,黄盼盼今天遇上值得高兴的事:刘丹两次核酸检测呈阴性,肺部TC显影也恢复得较好,符合出院标准。她想今晚可以好好地洗个澡,美美地睡个觉。谁知父亲中招的消息让她重新坠入忧悒痛楚的低谷。她真替父亲捏把冷汗,父亲除了腰椎病,还有高血压糖尿病等基础病呀,传染上新冠肺炎,等于雪上加霜,凶多吉少啊! 

不一会儿,高原打来电话,不提先前拌嘴之事,而说黄父住院事宜。高原利用父亲的权势与关系,帮未来的岳父搞定了两个“一”:虽一床难求,却进了荆州最好的医院;虽一药难买,却买到了三十瓶进口丙种球蛋白。高原让黄盼盼不要太担心,她父亲吸上高流量氧气后,精神状况还不错,还让高原帮忙去借中国象棋古谱《梅花谱》与《橘中秘》,要趁住院养病好好研究研究。高原诙谐地说:老爷子哪像是生病住院呀,倒像是去参加象棋研究班呀!更要命的是,他老人家还逼我学学象棋,可以修身养性,还可以空闲时陪他下下象棋……

黄盼盼想起父亲从小就教她下象棋,让她在小学、中学、卫校与医院的赌棋与棋赛中出过不少风头。父亲当年是因诗获罪,也可说是因棋惹祸。父亲学校的一位同事是个臭棋篓子,总喜欢拉父亲下棋,父亲是个棋痴,一下棋就入迷,忘了人情世故,不知温良恭让,总是让同事输得一塌糊涂,脸色难看。后来那同事再拉他下棋,他懒得奉陪,说了一些得罪人刺激人的话。再后来运动来了,那同事怀恨在心伺机报复,举报父亲的几首小诗是大毒草、反动诗。父亲间歇式抑郁症一发作,只有一种办法可以让他立马安静下来,那就是陪他下棋。母亲当年嫁给他后,也学会了象棋,每逢他发病闹腾就陪他下棋。后来父亲不再发病了,棋痴的毛病却改不了,常常去幼儿园接女儿,或去买菜打酱油,就蹲在街头看人家下残棋,把正事忘到瓜哇国去了,待到人家收摊走人,才想起要办的正事。黄盼盼忽然想到父亲曾夸过,他的得意门生范文灿早年就是个棋坛神童,师生俩约定相会时要痛痛快快杀它几盘。

其实,黄父病情挺严重,托高原借两本中国象棋古谱虽然不是他编的瞎话,却是黄父住院之前的事。黄父一直埋怨老伴不该给黄盼盼打电话,让女儿担惊受怕。黄父叮嘱高原:万一我有个三长两短,也不要惊扰盼盼,一心无二用,忠孝古难全,让她安心工作!黄父一进医院体温飙升到39.8度,呼吸困难严重缺氧,宛如扔到岸上急促张嘴濒临死亡的鱼一般,血氧倏地降到30以下。医生一看情势不对,当机立断给黄父切开气管,安上了有创呼吸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