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纱: 小说连载 10

婚 纱

——《封城记》之一

作者 | 叶大春

黄盼盼走出医院,呼吸了一阵新鲜空气。匡院长喊她,说省电视台有个记者要采访她。黄盼盼笨嘴笨舌,见到记者就发慌,怵话筒,晕镜头,但匡院长说不容推辞,要当政治任务完成,要为医院争气争光,只许成功,不许失败。黄盼盼躲不开,推不掉,只好硬着头皮接受记者采访。记者一来,黄盼盼一看,傻眼了:这不就是那个婷婷么?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哟!尽管婷婷戴着眼镜与口罩,黄盼盼还是认出来了。唉!世上真有这么阴差阳错的滑稽事,情场败将采访起情场胜者来了,这要曝光了,绝对是网络猛料、小报绯闻。婷婷真的是来采访我的么?是不是打着采访的幌子来报复我的呀?黄盼盼告诫自己: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情敌相见,分外眼红,可得随时提防她突然掏出硫酸来泼我,抽出刀子来捅我!嫉妒是魔鬼,女人一旦醋意大发比魔鬼还疯狂可怕!

婷婷也许压根不知道黄盼盼是横刀夺爱的情敌,也许有很高的涵养素质,满脸微笑地朝黄盼盼挥手打招呼,丝毫看不出心怀叵测暗藏杀机,而是干净利落地开始采访:黄盼盼女士,你好!匡院长特地推荐采访你,听说你推迟了婚期,骑单车赶回医院上班。请问你当时是怎么想的?如果是其他记者,黄盼盼肯定会敷衍了事,搪塞两句:没想什么呀?就想着医院肯定缺人手,赶回去上班,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当然也想到了多拿一笔加班费啰!可既然婷婷来采访,管她知不知道我的情敌身份,也要认真回答,不能太掉价,让她笑话我,瞧不起我们护士!黄盼盼打定主意,暗自鼓劲,边沉着镇定地脱着防护服,边字斟句酌地回答:当时我就想,武汉都封城了,疫情一定很严重,医院一定很需要人手,病人一定等着救命,结婚当新娘可以推迟,救死扶伤可不能耽误,疫情就是命令,医院就是战场,我不能缺席,我得冲上火线!婷婷遇到这么给力的采访对象自然喜出望外,伸出拇指夸赞:你说得太好了!朴实而生动!真不愧是新时代最丽美的护士!战疫火线上的最勇敢的白衣天使!

黄盼盼暗笑:哼!你要是知道我抢了你的高原,绝对说不出这两句赞美语来。黄盼盼脱下的防护服哗啦啦倒出水来,婷婷惊讶地问:咦!怎么防护服里能倒出水来呀?黄盼盼淡淡一笑:防护服密封不透气,这是捂出来的汗水,还有……她停顿片刻,羞赧地嗫嚅:我可以告诉你,可你要剪掉,千万不能播!今天我不知是尿不湿没沾好,还是搬设备时搞掉了,怕浪费防护服又不能上厕所,只好将尿拉在里面……黄盼盼接着脱下面罩护目镜口罩,脸上清晰地呈现出几道淤血凹陷的勒印,看上去那么刺眼惊心,与青春靓丽的容颜极不协调。婷婷生出恻隐之心,幽幽地问:这印痕疼么?会消失么?会不会伤皮肤破相呀?黄盼盼说:有点疼,不会破相,换班休息后印痕就会消失,上班后又会勒出来。我们护士姐妹管这印痕叫“武汉印”。婷婷边抚摸着黄盼盼脸上的印痕,边冲着摄像头煽情:观众朋友们,听见了吗?护士姐妹们骄傲地称这印痕为“武汉印”!这一道道“武汉印”,看起来有点丑,可显示出白衣天使的心灵美!

黄盼盼脱下胶皮手套,婷婷又赫然发现她的双手上有许多伤疤。婷婷惊诧:你手上的伤疤是怎么落下的?黄盼盼喷消毒水洗手,苦笑:你去看看护士的手,哪个手上没有伤疤?干护士越久,伤疤越多。这些伤疤呀,有的是练扎针时发炎生疮落下的,有的是被酒精烧伤的,有的是被玻璃药瓶割伤的,更多的是病人咬伤抓伤烫伤割伤的。婷婷瞠目结舌,仿佛听到天方夜谭。黄盼盼看出了她狐疑的神色,说:是呀,好多朋友问起我昔日那么漂亮细嫩的手怎么会糟蹋成这个样子,我告之实情,朋友们也不相信。后来别人问起我手上的伤疤,我要么撒谎,要么沉默,你是电视台记者,看来撒谎和沉默都不行,索性都告诉你吧!

也许是黄盼盼太想在婷婷面前表现一把了,也许是婷婷的采访技巧挖掘出了黄盼盼的表现潜力,黄盼盼举起伤疤斑驳的双手,逐一诉说起来:瞧这月牙型伤疤,是被一个患白血病的青年刺伤的,我深夜换针液时发现他割腕自杀,就冲上去夺水果刀,争抢间被刺伤了;瞧这个牙痕,是被一个患骨癌的少年咬伤的,进行截肢手术那天,少年哭闹着逃跑,被我抓住了,少年拼命咬了我一口,他是个暴牙齿,咬得很深很痛;瞧这块铜钱状伤疤,是被病魔吓疯了的女人咬伤的,当时我不知道她已疯了,去给她量体温血压,她突然抓住我的手腕,狠狠地撕咬下一块血淋淋的肉;瞧这片地图般的伤疤,是一位住院的老奶奶怕打针,拼命挣扎哭闹,把床头柜上的开水瓶撞破了,开水溅到我手上烫伤的;瞧这个蜈蚣型伤疤……

黄盼盼娓娓诉说着伤疤的故事,并没有伤感懊悔怨恨,反而洋溢着乐观宽容自豪的神色,仿佛不是在诉说着伤疤,而是在数着一块块奖牌勋章。婷婷听着听着情不自禁地流泪了,哽咽着问:你委屈过吗?你后悔过吗?黄盼盼喟然长叹:唉!当初受到病人伤害时,说实在话,真有些委屈怨恨,有一种伤在手上、痛在心里的感受,真想赌气不当这倒霉窝囊的护士了。后来想明白了,这种伤害不是病人有意为之,是病人面临病魔和死神时痛苦、恐惧和绝望中的反常行为,南丁格尔说“护士是断了翅膀的天使”,天使就应该忍受一切痛苦、屈辱与危险去帮助人们,甚至连生命都可以献出,怎么能受到一点委屈和伤害就放弃了天使的使命呢?我懂了这道理就坦然了。前不久,有一个患绝症的老婆婆剧痛难忍,我怜悯她,一只手给她抚摩,另一只手伸到她嘴前,说:你咬着它,也许会好受的……她咬着我的手,果然就不呻吟了,渐渐去了,可老婆婆仍死死咬着我的手,费了好大力气才挣脱出来……

这是一次成功的采访,婷婷既激动,又兴奋,用颤抖的声调抑扬顿挫地说了这么一句结束语: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婷婷采访完,与黄盼盼热情拥抱,忽然贴近黄盼盼的耳畔抵语道:盼盼,其实我一开始就知道你就是我的情敌,可我认输了,我不恨你,我恨我自己!求你一件事:你一定要对高原好!祝福你和高原幸福!婷婷跑出老远,钻进了采访车,消失在医院大门处,黄盼盼仍然呆呆地站在原地,想想自己那些小家子气念头,回味着婷婷的采访表现与刚才的表白,鼻子酸酸的,心里慌慌的,仿佛做了什么亏心事,说不出什么滋味……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