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纱: 小说连载 9

婚 纱

——《封城记》之一

作者 | 叶大春

黄盼盼那几天疲惫不堪下班时,走到医院一楼急诊室外走廊转弯处,都会看见一位老婆婆席地而坐,在照料蜷缩着躺在水泥地上的五旬左右的男人。男人身下垫着几块纸板箱片与一件破军大衣,盖着一床被子。医院人满为患,一床难求,显然这不是加床,而是病人赖着不走。老婆婆只要看见医生护士走过来,都会下跪磕头哀求哭诉:求求你们大慈大悲大恩大德,救救我儿子吧!他是个好人,救过不少人……老婆婆像祥林嫂一样一遍遍地哀求着,一次次地失望了。黄盼盼不忍心看老婆婆的下跪磕头,听老人家的哀求哭诉,每次都是匆匆低头而过,不是冷漠麻木,而是爱莫能助。

也许是老婆婆嗓子哭哑了,发不出声来,她在一片纸板箱上写了一纸求救书,还粘贴上了几张照片与证书、奖状,吸引住了一些人的眼球与好奇心。那天黄盼盼下班时看见那纸求救书,不由得放慢了脚步,好奇地多看了一眼,那笔娟秀漂亮的钢笔字吸引了她的目光。她好奇地问老婆婆:老人家,这是你写的吗?老婆婆点点头,告诉黄盼盼,她早年毕业于汉口圣若瑟女校,后在某出版社当编辑,退休后仍在写作,难怪她有一手好钢笔字!黄盼盼再细看求救书,有些惊讶:原来她儿子竟是赫赫有名的长江义务救援队队员,三十多年来曾在长江里救过上百条生命。

黄盼盼让老婆婆摇醒昏睡的儿子,她仔细端详他,无奈印象已模糊。黄盼盼掏出手机,翻出刘丹的照片,递近他面前,问:你认识这女孩吗?那男人茫然摇头。黄盼盼又问:你好好回忆一下,七年前你是不是救过一个跳江自杀的女孩?那男人仍摇摇头,喃喃:我救过的人多了,不记得了……黄盼盼说:我给你拍张照片吧,让这女孩认认是不是你。黄盼盼把那男人的照片拿给刘丹辨认。刘丹一眼就认出来了:他就是我的救命恩人!

当年,刘丹与一位刑警热恋多年,已进入谈婚论嫁阶段。那天,刘丹与男友去扬子街婚纱一条街挑选婚纱,男友的手机响了,有追捕持枪歹徒的紧急任务。没想到男友一去成永别,在枪战中牺牲了。噩耗传来,刘丹承受不了这沉重打击,喝得烂醉,黄昏时分踉踉跄跄地来到粤汉码头,跳进湍急的江水。长江救援队的江师傅巡逻时发现了在江水中沉浮的刘丹,把她救了起来。江师傅抱着刘丹上岸时被铁钉戳伤了脚板心,黄盼盼为他清洗包扎过伤口。刘丹后来专门去感谢过那救命恩人,还拜他为师学过游泳。

如今救命恩人面临瘟疫肆虐死神威胁,怎能见死不救呢?江师傅在长江里挽救了上百条生命,怎忍心不去救他一条命呢?为众人抱薪者,不能让他冻毙于风雪中。黄盼盼当即去找ICU病区的冯主任。

那一年春天,黄盼盼与几个护士邀约着去武大校园看樱花。在人头攒动的游客中,有人惊喜地冲她呼喊:黄盼盼,是你吗?黄盼盼定睛一看:原来是那个当年剪断她一条小辫子的调皮大王冯坤……真是冤家路窄,怎么看个樱花就撞到这家伙?黄盼盼昔日的怨结未消,梦魇犹在,冷冷地说:你认错人了!冯坤十分尴尬,哭笑不得,但仍悄悄地尾随着黄盼盼。黄盼盼发觉了,愠怒地警告他:请你自重!你再跟踪我,我可就要报警了!冯坤央求道:我没有恶意,只是想问个究竟,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初中同学黄盼盼?黄盼盼答:不是的,你走吧!冯坤转身而去,嘀咕道:哎呀,世上真有长得这么像的人?第二天,黄盼盼下班刚走到小广场,冯坤从梅林里钻出来,朝她打招呼:黄盼盼,下班了!看在同学的份上,我可以请你吃个饭吗?黄盼盼大吃一惊:这家伙怎么知道我在这家医院上班呀?莫非昨天他跟踪我了?这家伙怎么像牛蚂蟥呀?黄盼盼沉郁着脸说:我不认识你,你再纠缠我,我要报警了!冯坤急忙表白:我真没有恶意,只是有一件重要的东西要还给你!这可把黄盼盼的好奇心勾出来了:什么东西呀?你快给我吧!冯坤卖起关子来:等下我再给你,你就知道了!看到黄盼盼还在犹豫,冯坤激将道:你读初中时胆子挺大的,怎么现在变这么胆小呀?我又不是老虎,能吃了你么?看在同学加老乡的份上,你就给个面子吧!话说到这份上,黄盼盼真不好推辞,与冯坤走进了医院附近的小餐厅。坐定,点菜,黄盼盼丑话说在先,AA制。又问:什么东西?冯坤拿出一副精美的小匣子,递给她。黄盼盼误会了,冷冷地说:我从不乱收人家礼物!冯坤苦笑:不是礼物,是你的东西,完璧归赵!黄盼盼半信半疑,打开一看:天啊!原来是她那条心爱的小辫子!连红头绳与蓝蝴蝶结还在上面!黄盼盼睹物思昔,泪水夺眶而出。当年她曾索讨寻找过这条剪断后神秘失踪的小辫子,却无果,她只好剪断另一条小辫子珍藏起来。没料到这两条离别的小辫子穿越青春岁月的隧道可以重逢了!冯坤眼圈也红了,真诚地喃喃:谢谢你,总算给了我这个道歉的机会,除却了我的一块心病!真为当年的懵懂鲁莽而羞愧悔恨呀!

黄盼盼思忖:看在同学加老乡的份上,冯主任应该会给个面子吧?没想到,冯主任很为难:你知道吗?我们医院妇产科老前辈吕教授染上新冠肺炎,我都没法给她腾出床位来呀!她老人家这辈子接生的婴儿,救活的难产孕妇没法统计,可病危时我们却不能给她老人家一张病床,想想都不是滋味呀……冯主任哽咽了,泪水夺眶而出。黄盼盼看得出来,冯主任不是演戏,而是真为难。

刘丹情绪很激愤,挣扎起床,踉踉跄跄地跑去,冲着冯主任大声喊道:我要出院!我把床位让给我的救命恩人!他救了我一命,我要还他一命!冯主任抢白她:亏你还是护士,懂不懂规矩呀?你闹着出院就能出院呀?还要我们医生干嘛?就算你要出院,也不能想把床位让给谁由你说了算的!刘丹哀求起来:冯主任,我知道我没有让床位的权力,可你有决定这张床位给谁的权力呀,求求你了,把这张床给我的救命恩人吧,要是我救死不救,我的良心一辈子都不能安宁!刘丹噗咚一下跪在冯主任面前。黄盼盼急忙把刘丹搀扶起来。冯主任颤声说:你想救救命恩人,我也想救救命恩人呀!当年我妈遇到罕见难产,从荆州紧急送到江桥医院来,多亏妇产科老前辈吕教授救了我和我妈两条人命,她老人家现在急需床位,我正指望你能快点出院腾出这张床位给她呀……刘丹瞠目结舌,泪水无声地流淌。冯主任痛苦地擂着自己的脑袋,良心在受着煎熬。天呀!救死扶伤本是医生的天职,怎么会遇到医疗资源如此山穷水尽的窘境,需要医生来决定将生的希望给谁呀?这会让医生的精神与良心遭受多么残忍的折磨与戕害呀!

冯主任还透露了一个秘密:你们也许不知道吧?吕教授是匡院长的妈妈!世上可能找不到这样的稀奇事:妈妈住不上儿子当院长的医院,这妈妈多伤心,这儿子多难受呀!话音刚落,匡院长推门而进:冯主任,刚才你们的话我都听见了,在我的办公室搭个病床让刘丹去住吧,空出来的床让她的那位救命恩人来住。冯主任焦急地问:那吕教授怎么办?匡院长苦笑道:她不肯来住院,说怕ICU那些吓死人的设备,她迷信中医,在家隔离吃中药……

黄盼盼与两名护士推着担架车去接生命垂危的江师傅进ICU病区,老婆婆老泪纵横,语无伦次地念叨着“大慈大悲、大恩大德、活菩萨、救命恩人”等感激话,又蹀躞在担架车旁喋喋不休地叮嘱儿子:大桥,你是男子汉,这点小病不要怕,你要给老娘打起精神来,挺住!活着!你要是大孝子,就不要辜负了老娘的期望!莫让老娘白发人送黑发人!你要相信好人平安善有善报,你在长江里救了上百人的命,老天爷有眼会留你一命的!老娘天天在医院外坐着等你平安的消息,老娘等你快点出院,给老娘梳头捶背洗脚,给老娘炸欢喜坨蒸绿豆糕煨排骨藕汤,老娘还要天天听你唱歌说笑话讲故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