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纱: 小说连载 7

婚 纱

——《封城记》之一

作者 | 叶大春

江桥医院ICU病区每天都在死人,少则一二个,多则五六个,黄盼盼做了上十年的护士,也是第一次遇到这么频繁死人撕心裂肺的惨况。张晶晶是新来的护士,第一次眼睁睁地看到病人死亡,呜咽着跑到走廊里干哕。18床死者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教授,昨晚还与孙女亲热视频,许诺康复出院后带孙女去香港逛迪尼斯乐园,今晨病情突然恶化撒手而去。黄盼盼走上去抱住张晶晶,轻轻地捶她的脊背,安慰道:晶晶,坚强些!勇敢些!张晶晶哽咽道:护士长,我、我不是当护士的料子,我不是怕死,我是看不得人家死……黄盼盼勉励道:我们当护士的都要挺过这一关!你读过南丁格尔的传记吧?她第一次看到伤兵死亡的时候,吓得惨叫,尿了裤子,甚至晕死过去,后来她照样锻炼成世界著名的战地护士、“提灯女神”。黄盼盼给老教授的家人打完报丧电话,拉着张晶晶的手召唤:来吧!我们一起去给老教授搞一个告别仪式,给他老人家最后的尊严!

黄盼盼用酒精棉球为老教授仔细地擦拭了面容,认真地梳理了凌乱的白发,庄重地将他的衣服抻顺,扣子扣好,领带扎好,帽子与眼镜戴好,似乎怕惊醒了他的睡梦、弄疼了他的身体一般,小心谨慎地将他装进装殓袋,然后把他的手机、钱包、钥匙串、笔记本、收音机等进行消毒灭杀后装进塑料袋,准备交给家属。没有唢呐鞭炮,没有花圈挽幛,没有挽联悼词,没有亲朋好友。黄盼盼在手机里找了一曲莫扎特的《安魂曲》轻声播放,缓缓推着担架车朝停尸房走去,几位腾出手来的护士都默默跟在后面,步履很慢很轻,五十多米的走廊,足足走了七八分钟……从此,ICU病区病人去世了,护士们都遵循这不成文的规矩,自发地搞一个简朴哀婉的告别仪式。

黄盼盼刻骨铭心地记得,短短几天里,18床已陆续走了七位病人——

最小的死者是10岁的女孩娜娜。她跟爸爸妈妈一起去武汉展览馆逛了年货博览会,一家三口全染上新冠肺炎,爸爸死在家里被殡仪车拉走了,妈妈被救护车拉去了医院,娜娜追到楼下哭喊:爸爸妈妈,你们别扔下我呀!我要跟你们一起走!一语成谶,几天后娜娜也死了,手上死死地攥着一张全家福照片。

最大的死者是90岁的汪老爹。他健谈,喋喋不休地说起他的传奇身世:1931年汉口发大水,他在襁褓摇篮中差点被淹死;武汉会战那年,日寇飞机轰炸武汉,有颗炸弹就在他家后院爆炸,他差点被炸死;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他吃野菜粗糠树皮观音土,全身水肿骨瘦如柴,差点被饿死;文革中两派搞武斗枪战,他爬上楼顶看热闹,差点被流弹打死;那年恩施飞往武汉的飞机失事,他因醉酒耽误乘机,才没被摔死;那年东方之星游轮在长江监利段发生沉船惨案,他因心脏病发作在武汉关下船,逃过一劫……万万没想到,历逃劫难的汪老爹却没逃脱这场瘟疫。

李老板在华南海鲜市场过去一直卖海鲜,去年才改卖野味,买野味吃野味的人多,赚的钱也多。没想到钱包赚鼓了,怪病也缠上身了。他常常从恶梦中惊醒,梦见蝙蝠竹鼠毒蛇野猪穿山甲果子狸轮番咬他。他悔恨交加,发毒誓痊愈后再也不卖野味吃野味了。遗憾的是,他没机会践行他的诺言了。

冷女士是殡仪馆化妆师,五十多岁,一直单身,最大的乐趣就是养猫。不多养,只养一只。不买猫,只收养流浪猫。从不虐待抛弃猫。猫死后,她都要郑重其事地给猫办丧事,给猫洗澡、化妆、喷香水、裹尸袋、装棺、焚香烛、烧纸钱、挂挽联,写悼词、下葬、立碑。她与猫耳鬓厮磨相依为命,还写养猫日记,至今不忘每一只爱猫的昵称与趣事。有人怀疑她染病就是爱猫惹的祸,她却坚信与爱猫无关,绝对是给死者化妆时被传染的。弥留之际,她给女徒弟留下两个遗嘱:替她养好爱猫,替她的遗容化妆。

老张是一位盲人按摩师,爱人是因车祸双腿截肢的残疾人。夫妻俩互为眼睛与双腿,相濡以沫相依为命。老张听说黄盼盼有颈椎病,打包票说他的按摩能神奇灵验地治愈颈椎病,等他出院了,上门服务,分文不收,只求感恩。他有个爱女今年要高考,老张怕爱女担忧他的病情影响高考冲刺与上网课,总是报喜不报忧,他临终前拜托黄盼盼,不要把噩耗告诉他家人,千万要替他保密。

王奶奶家住百步亭社区,腊月25,她参加了社区一年一度的万家宴活动,染上了新冠肺炎。临终前的一天,王奶奶挺想吃排骨煨藕汤。她有五个儿女,黄盼盼分别给他们都打了电话,大儿子一家人去了海南岛旅游,大女儿与大女婿带孙子走不开,二儿子夫妻俩染上新冠肺炎在家隔离自身难保,二女儿全家封城前逃到乡下婆家避难,幺儿子精神病犯了进了六角亭更没指望。黄盼盼不忍心让王奶奶带着遗憾离去,在同事群里发了紧急求援帖子,寻找到了排骨与莲藕,连夜煨汤,让王奶奶喝上了最后一口排骨藕汤,含笑而去。

第七位是老教授,省美术学院知名教授、油画界扛鼎画家。他是高原的恩师,当年高原专业考试名列前茅,但文化考分没过线,老教授慧眼识珠,力排众议,破格录取了高原。高原油画展在武汉美术展览馆开展那天,老教授前去站台祝贺,不幸被传染上新冠肺炎。本来高原还准备邀请恩师当证婚人的,恩师谎称他出国讲学了,等到黄盼盼意外地发现他躺在医院ICU病床上时,已是奄奄一息……

黄盼盼忽然闪过一个疑问:莫非18床是凶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