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纱: 小说连载 6

婚 纱

——《封城记》之一

作者 | 叶大春

黄盼盼惊诧发现,她刚离开几天,江桥医院小广场前梅林开成了一片红灿灿的花海。往年这季节,许多病人会在梅林做操打拳散步赏花,也有不少游客慕名前来踏春赏梅幽会留影。今年瘟疫肆虐,人心惶惶,满眼络绎不绝愁眉苦脸的病人与家属,几乎无人有闲情雅致赏梅咏春。红梅寂寞开,世人凄凉过。梅在枝头笑,人在病中哭。江桥医院紧急改为收治新冠肺炎的定点医院。新冠肺炎病人更是蜂拥而来,人满为患,一床难求,医院宛如闹市,一片嘈杂喧闹哀号叫骂声。排队等待看病的队伍从急诊大厅蜿蜒至小广场前的梅林,有的危急病人排着排着,噗咚一声瘫软倒地,医生听到呼救声跑来,一看已气绝身亡。一会儿,大厅里倒了一个,一会儿走廊里倒了一个,又一会儿,小广场上又倒了一个,一倒就死,连抢救的余地都没有,叫人看了揪心,气氛阴森,场面恐怖。黄盼盼自打进入江桥医院十多年,从来没看见这一幕病人蜂拥挤兑医院的景象。

黄盼盼被抽调到刚组建的重症护理ICU病区当护士长。前段时间因疏于防护,一批医生护士不幸被感染住院了,还有一批医生护士属于亲密接触者,要隔离14天,人手紧缺,连续加班。黄盼盼回来的正是节骨眼上,士气低迷的护士姐妹们顿时有了主心骨。

刘丹被确诊为新冠肺炎,精神快崩溃了,不吃不喝,又哭又闹。黄盼盼来到她病榻旁,让她失控的情绪平复了许多。黄盼盼疼爱地嗔怪她:你是不是又扑在病亡者身上哭泣而感染的呀?刘丹回忆:我知道这个新冠病毒挺厉害,这次真没有那么傻。刚到急诊室时没有防护服与护目镜,只戴N95口罩,给病人吸痰时,病人猛地咳嗽,经常将痰液与泡沫喷射到我的手上脸上,很可能就是这样感染的。黄盼盼听刘丹这么一说,警觉起来,到病房一看,护士吸痰还是这么操作,尽管增加了防护服、护目镜与面罩,但病人的痰液与泡沫喷射到身上,仍然有被感染的风险,必须用密闭式吸痰,不断开插管,病人咳嗽时,痰液与泡沫顺着管路慢慢流到积水瓶里,才能为护士筑起了安全屏障。黄盼盼决定去找匡院长,为姐妹们的生命安全鼓与呼。

匡院长正在打电话,看来很生气,将电话筒愤然摔下。黄盼盼风风火火跑进来,匡院长苦笑:你来得正好,我正为这事犯愁咧!你公公人脉真广,通过市卫生局领导把电话打给我了,让我下令赶你回荆州去结婚。这事你自己决定吧!黄盼盼斩钉截铁地回答:我骑单车累死累活连夜赶回医院,就是为了参加抗疫战斗的,这里就是战场,哪个也拉不走赶不走我!匡院长连呼:好!好!好!我没看错你,选派你担任ICU室护士长选对了!黄盼盼说了自己的建议,匡院长当即拍板采纳,派人去紧急采购几十台密闭式吸痰机。

ICU病区按照5∶1的比例,配备了100多名护士,日夜换班护理24张床位上的重症病人。护士每天要重复进行送病人拍CT、做心电图、量体温、导尿、吸痰、采血、穿刺、插管、滤血、输氧、输液、打针、发药、喂药、喂水、喂饭、擦身、洗脸、洗脚、刷牙、换衣、大小便护理、倒尿屎盆、倒痰盂、擦地板、换被单、消毒杀灭、配合抢救、包裹遗体、清理遗物、填写死亡单等等工作,又脏又累,又繁琐又单调,又恐惧又危险。过去四小时换一次班,现在为了节省口罩防护服,只得延长到六小时换一次班,中途不能上厕所,只得贴尿不湿纸巾,到了饭点不能出去吃饭,只得挺着挨饿,累得头昏眼花腰酸背疼,只得偷闲趴在桌子上靠在椅子上打盹。重症病人缺氧厉害,血氧掉到70,就得马上插管吸氧,如果血氧掉到30以下,就得上无创呼吸机,再严重就得切开喉管上有创呼吸机,甚至上ECMO(人工肺)抢救。ICU病区的医护佩戴动力送风的面罩,里面有呼呼的风声,医生与护士之间沟通变得困难,互相听不清,说话要靠吼。穿上防护服认不出是谁,急需帮手的时候喊不出名字,都在防护服上写上名字,还写着“天佑中华”、 “中国加油”、“武汉挺住”、“众志成城”、“与子同袍”、“风月同天”等口号。黄盼盼在自己的防护服上深情写道:“盼你痊愈,盼你回家!”为了轻装上阵,黄盼盼带头将自己心爱的长发剪掉了,护士姐妹们纷纷效仿,剪发甚至剃成光头。

一天深夜,有个危急病人需要紧急输液,值守的小护士张晶晶穿刺几次都失败了。她穿着闷不透气的防护服,手上戴了三层乳胶手套,长时间佩戴的护目镜与面屏被雾气蒙住模糊不清,室内灯光昏暗,病人的血管细而无弹性,如果没有平时练就的过硬本领,要想穿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病人猛烈咳嗽,并大声叱责起来。张晶晶又急又慌,抖索着手不敢穿刺了,哇的大哭起来。黄盼盼听到哭声急忙跑过去,轻轻拍拍她的肩头,安慰了她几声。黄盼盼接过针头,凭借着平时练就的出神入化的针技,麻利一扎,一针见血。护士们看到这一出色表演,惊叹不已,纷纷伸出大拇指。

一天凌晨,ICU病区一位危重病人吸着的一罐氧气快输光了,急需换氧气罐。黄盼盼给后勤部门打电话催送氧气罐,却半天没人接,不知是脱岗了,还是睡着了。断氧如断气,情况紧急,刻不容缓!黄盼盼只好亲自下楼去仓库搬氧气罐。氧气罐的重量足足是黄盼盼的体重两倍多,仓库保管员望着她纤弱的身材担心地问:就你一人么?是呀,黄盼盼不敢多叫人帮忙,舍不得多浪费一套防护用具。要知道,关键时刻,一套防护用具等于一件防御病魔的武器,一个向死而生的生命。也许是又累又饿的缘故,黄盼盼拖着笨重的氧气罐觉得那么沉重艰难吃力,仿佛当年帮妈妈推着装满垃圾的板车去废品收购站,拉着装满地瓜红薯玉米棒的小摊车去小巷夜市。那时黄盼盼那么卖力地帮妈妈,一半是孝心,一半是图妈妈的赏钱,去买她朝思暮想的图书与玩具。而她现在图什么呢?往小处说图的是节省一套防护用具,往大处说图的是坚守救死扶伤的道义。前面就是太平间,原来黄盼盼对那阴森偏僻的角落挺陌生也挺忌讳,可最近经常去太平间,也熟悉了。偌大的武汉新冠病人死得太多,全市几大殡仪馆人车紧张,超负荷运转,也做不到随叫随到。江桥医院ICU病区病亡者多,往往得等上2小时以上才能运走遗体。尤其是深更半夜,殡仪馆员工更是姗姗来迟,甚至有时干脆推到天亮再来。让病亡者躺在病房里,病人觉得瘆人晦气,表示愤慨抗议。无奈,黄盼盼只好带上护士们硬着头皮壮着胆子,用担架车将遗体转运到太平间去暂时存放。人多胆子大,还不觉得害怕,可现在独自一人,而且更要命的是那一段的路灯熄灭了,刚才空手是跑过来的,现在拖着氧气罐跑不动呀!黄盼盼不由得心惊胆战起来,心脏咚咚乱跳,额头渗出冷汗,双腿瑟瑟发抖。忽然,有个声音在耳边响起:姑娘,别怕!我提着灯给你照路吧!请跟我来!恍惚间,黄盼盼仿佛真的看见了“提灯女神”南丁格尔!黄盼盼呀黄盼盼,你不是总说尊崇南丁格尔么?考验你的时候到了!南丁格尔勇敢地冲上战场,在枪林弹雨与尸山血海中抢救伤员,你不就是拖个氧气罐走过太平间么?遗体有什么可怕?世上根本没有鬼怪!黄盼盼默念着南丁格尔誓言:“终身纯洁,忠贞职守,尽力提高护理之标准。勿为有损之事,勿取服或故用有害之药。慎守病人家务及秘密,竭诚协助医生之诊治,务谋病者之福利……”她忐忑不安怦怦乱跳的心渐渐沉稳下来,力气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了,脚步也越来越稳健。闯过太平间昏暗地段,她长长嘘了一口气,扒在氧气罐上歇息了一阵子。当黄盼盼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地将笨重的氧气罐搬运到ICU室走廊转弯处时,一只猫突然尖叫着窜出来,吓得她一阵晕眩,瘫软在地……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